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仙路傲视滴血 > 第六百五十八章:最后一次航行一
  整个魔兽岛的生灵都感觉到了异常,大地持续强烈震动摇晃,在魔兽岛中心的人们或许不能直观的感受其他的变化,而在沿海地带,随着陆地扩展数千里之后,陆地不再扩展,而是一条断崖线伸向远方。大地在缓缓升起,海面在不断下降。远处海面上,巨浪翻腾,海兽咆哮。有高阶修士灵宝飞船悬停,有人则在灵宝船上发出阵阵惊叹与尖叫。

  从海面上看魔兽岛,犹如一倒悬的山峰缓缓升起,陆地下方,不断掉落山石和淤泥,瞬间落于海水中被巨浪掀起。这是一种宏伟壮观的场景,所有人都知道,不能撤离或是不愿意撤离的魔兽岛人族,他们开始与魔兽岛一起踏上了遥远而漫长的漂泊之旅。之所以说是漂泊而不是飞升。是因为魔兽岛在浩瀚的宇宙空域命运难测,祸福难料。

  不老山上,从真武仙君的神格发威,无数银色剑光绞杀魔族,三大魔王和安婕身影逃遁;天穹被撕开裂口,金龙盘绕光柱阻止,天外巨手拍飞金龙,而后神格飞升而去。这一系列的变化很快,这种震慑心神的力量难以抗拒。因此,当修士们惊醒过来,周围已没了魔族的身影,留下的只有无数躺在地面的残肢断臂。

  “感谢诸位为守卫佛陀圣山做出的努力,佛陀山即将飞升,请诸位早作准备。逍遥剑尊,请按计划行事。”

  逍遥老酒鬼点了点头,向元休大师问道:

  “大师,不知韩聪等人现在安好?”

  这也是其他六宗老祖想要知道的答案。数十位年青的真武修士进入地下感悟仙君本源,可是仙君神格飞升。银色光柱消失不见,这些人却没有一个跟着出来。那数十人无一不是真武灵界的精英修士。一旦陨落,可都是各大势力精心培养数百年的心血。

  “他们有危险,但是也有自己的机缘。诸位,元休拜托了。”

  “那好吧!我等定不负所望。”

  元休大师点了点头。身影突然升起,快速虚化变大。数息之后,数百丈大的法身占据整个不老山顶上空。随即,三十六位佛陀法身护法元休周围。

  “诸天佛陀法音布施万众,诸天万众法缘皈依。佛天乐土极泰,丰民祝愿。万泽佛陀经典……麽嘛弥嚒嘛嘛泓,嘛嚒默默耶默默泓……”

  佛音洪亮而久远,金色的法身,传出金色的灵光,魔兽岛数百万里范围内都能看到魔兽山脉不老山上空的佛陀法身,也能听说洪亮的佛传经文呤唱。万里之外的魔兽山脉内外层交汇处,逍遥剑尊等高阶修士从不老山传送出来,看着不老山方向天空的佛陀法身,铁战书叹息道:

  “元休大师是佛祖转世吗?飞升魔兽岛。真是大手笔啊!没想到真武灵界也有人做得到。”

  “大师是不是佛祖转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得立即前往三十六出封印之地,帮助拥有封印神器的真武修士稳定祭坛。”

  不久之后,曾经的修士西南营地。无数高阶修士进进出出,随后被不断地委派到魔兽岛各处。随着整个魔兽岛在金色光芒的笼罩下从大海中缓缓升起,沿海巨浪翻腾不息。原本没有撤离的中低阶修士和无数无法筑基的凡人只能望洋兴叹。事实上。即便是势单力薄的元婴修士,也不敢独自离开魔兽岛进入大海。因为随着海中巨浪的咆哮。无数高阶海兽的尸体随波逐流。而像六大宗门,五大帝国。南巫族等修真世家,则是在两百年前就开始分批撤出了自己的传承力量。留在魔兽岛内的无不是实力强大的高阶修士和特立独行的高阶散修。

  事实上,魔兽岛人心浮动的时期,各大势力和帝国全部戒严封山封界。唯有修士联盟军在八龙骑士的配合下清剿魔族冥修残余。而在魔兽岛东部,却仍然有三处可以出海离开魔兽岛。一个是丹云宗组织的灵宝商船,一个是东部三国联盟组织的灵宝商船,另一个是离火门组织的灵宝商船。他们在百年前就对外开放。只不过前往火龙岛的船票不仅需要五十万上品灵石这样昂贵,而且是一票难求。这还不能保证灵宝船可以安全到达火龙岛海域,因为通往火龙岛的航线上即便是以前海面相对比较平静的,也会有突然的风暴海潮肆虐。

  赵国宁都郡是东海岸的一处州郡,两百年前的一处沿海小城近年来成了魔兽岛最为热闹的修真大城,只因为这里是赵国的出海港口。在数十年以前,魔兽岛修士联盟统一领导了魔兽岛前东海深处火龙岛的航线,将三处出海口,分别由丹云宗、赵国、离火门三大力量管理经营。只因为其他小势力出事率太高,根本没有财力支撑巨型灵宝船在东海上数年的航行。近年来,随着魔兽岛形势日渐紧张,资源日渐枯竭,前往火龙岛的灵宝船的航次也日渐减少。

  今天是赵国商船最后一次对外公开航行。因为魔兽岛飞离提前,所以原来是三个月后的航行提前了。而一行十二艘崭新的巨型灵宝船已经停在了距海岸五千里的宁都郡东城门外,这里在魔兽岛飞升之前本来是海岸,现在却成了离海岸数千里的腹地。

  “各位赵国商船的客人们,我们第一百五十一次火龙岛航行即将要启程了。请各位拥有船票的客人抓紧时间在三个时辰上船。我们的这次航行将在三明天的黎明启行。尊敬的客人们,我们的灵宝船是韩聪前辈、中州、魔兽岛的千幻宗、离火门等前辈们合力打造的极品灵宝船。是目前最先进,最坚固的极品灵宝级飞行法宝。它经过近百年来一百五十次航行,成功为魔兽岛修士们服务九万四千六百四十七人次。本级灵宝船每舰额员三百一十九人,其中护送宝船的有四十二人。他们都是我们修真界的化神、元婴期的前辈。乘客两百七十七人。本次灵宝船的船长是杜九诚,副船长是赵伯言王爷。他们都是化神期的前辈。我们祝愿这次航行一路平安。”

  随着灵宝船上传音圭传出来女修美妙的声音。每艘灵宝船的船尾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而排起长龙的人群之中,不时传出了三三两两的议论声。

  “孩子。爹走了之后,你要孝顺你娘啊!”

  “爸爸,您不要走。呜呜.。”

  “孩子他爹,你离开了我们,叫我们娘儿俩下半辈子怎么活啊!呜呜.。”

  “你妇道人家知道什么?你知道老子花了多少精力才弄到这张船票的吗?我不去,难道让你去啊!让这小屁孩去啊!你知道火龙岛生活有多难吗?”

  “他爹,你保重啊!”

  “爹,您保重啊!”

  “快回去吧!别哭得让老子心烦。”

  .。

  “东,你不去行吗?”

  “艳。不行啊!我爹好不容易给我弄了张船票,我不去,我弟,我堂哥等有大把人去。我不想放弃。请原谅我。”

  “东哥.。呜呜,我不能没有你,我,我已经有.。”

  “别说了,我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

  “东哥,呜呜.。”

  .。

  无数话音间。无不流露出生死离别般的悲伤与哀嚎。当然,也有认识而不对付的人们相互质疑和诋毁。

  “鲍老大,没想到你也能弄一地张去火龙岛的船票啊!真是不简单啊!”

  “呵呵!来,平安。拜见你的龚仁举爷爷。看在咱们祖上关系还不错的份上,一路上还望龚兄多多我鲍家的这根独苗啊!”

  “鲍平安拜见龚爷爷!”

  龚仁举和鲍老大看起来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只不过看他们都是结丹末期的修为。而且身强力壮。很显然都是卡在结丹期多年而无望进阶元婴的老修士。在真武灵界,有无数修士无望进阶之后往往会建立自己的家族。全心全意的培养下一代。此时龚仁举看了看向自己行礼的**岁小男孩。不由得惊讶地说道:

  “鲍老大,通道你要让这八岁的小娃娃独自在前往火龙岛。这不是叫他去送死吗?”

  “没办法。我鲍老大这把年纪了,去哪里都一样,我鲍家数百人近百年的积蓄,也不过只能为我的这位曾孙儿买到一张船票。好歹这孩子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了,这样的苗子不能走得比我更远,实在是太可惜了。再说,前往火龙岛总比在茫茫星空中飘泊要好吧!”

  “哦!”

  龚仁举没有回应,而是沉默下来,随后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人似的。

  “喂,前面的你到底走不走啊!这么多人等着呢!”

  龚仁举看向身后的中年男子,没想到后面男子一闪身就到了龚仁举的前面。原来人家修为比他只高不低,人家不计较他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回身继续向灵宝船靠近。

  “义先,义先。”

  没走几步,龚仁举突然对着城门口大声呼喊。没过多久,一个中年大汉走了过来。

  “爷爷,爷爷,你叫我吗?”

  “义仁,爷爷年经大了,突然不想去火龙岛了。”

  “啊!”

  不等中年大汉回应,龚仁举赶紧说道:

  “鲍老大比我还年青,都比我想的开,还是将这张船票给青儿吧!”

  “爷爷,青儿可是女孩子啊!”

  “爷爷想明白了,女孩也是我龚家的根啊!青儿前不久已经筑基成功了,去了火龙岛比爷爷这把老骨头有前途。”

  “爷爷.。”

  “快去叫青儿来,如果赶不上这趟船,你就没有我这个爷爷。”

  “啊!哦哦!”

  大汉一溜烟跑去了城门边。很快就带来了一位同样不到十岁的小女孩。龚仁举迫不及待地将小女孩拉在身边说道:

  “青儿,你这么小,就已经筑基修为了。我们龚家以后就靠你发扬光大了。来,这位是鲍平安哥哥,你们以后要相互帮助,相依为命好吗?”

  身后的鲍老大立即说道:

  “对对对,龚青、平安,你们以后就相依为命,不离不弃好吗?龚兄有此意,我也有此意!”

  两小孩对眼看了对方一眼,又看了看各自身边的家人,都不由得脸红了起来。虽然他们都还小,但他们应该都明白双方大人说这话的意思。

  “龚青愿与鲍平安哥哥相互帮助,相依为命。”

  “我,鲍平安,愿与龚青妹妹相依为命,不离不弃,一辈子照顾好她。”

  两个孩童的声音稚嫩而哄亮,立即引来了这艘灵宝船前前后后等待上船的人们哈哈大笑。鲍家、龚家前来送行的家人也是欢天笑语,这让这艘船两百多名乘客,数千百送别的家人丝毫没有了离别之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