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无上皇尊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再见伊人
  第六百二十二章再见伊人

  过了一会儿,宁凡却是发现在皇城的另外一边似乎是有着许多人入住进来。

  有些人的气息还让宁凡感觉到一些强势,完全是实力可以压制住现在的宁凡的人。

  当然,对于这些人宁凡也没有过多的担心,毕竟自己那破实力,现在随随便便找个人都能够完爆自己。

  而宁凡在下面还真的感觉到了几个实力快要接近觉醒期的强者,一时间却是让宁凡有些存疑。

  不是说圣地之中的人最强大的有觉神期的存在吗?怎么只派出了觉醒期都没有到的人啊。

  下意识的宁凡就想要探头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宁凡只是看了一眼,却是愣在了原地。

  宁凡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那个人在那里。

  “白凤……”宁凡这个时候呢喃着说道。

  下面的人正是圣教的人。

  此时此刻近侍似乎是得到了国王的命令叫人来迎接圣教的人,只见得齐刷刷的城卫军开出一条道来。

  圣教的教众列成两排靠在一边。

  白凤缓缓在两个长老的拱卫之下走进了皇城。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一时间,宁凡的脑海之中想了很多,完全没有想到白凤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在这皇城之中。

  怎么会来到圣迪公国,而不是应该在大兴帝国之中吗?

  一时间,宁凡的脑海之中都已然成为了浆糊。

  之前虽然说圣教的圣女也会来,宁凡也想过这个打算,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快白凤就已经到了这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凤却是猛地一下抬起了头,朝着宁凡所在的屋顶看了一眼。

  顿时间,宁凡就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自己仿佛是在一瞬间就被白凤给看光了一般。

  “圣女,怎么了?”两边拱卫着的长老看着白凤的一个不对劲,就朝着白凤身边围过来,很是紧张的问道白凤。

  白凤却是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若有所悟而已。”

  听到白凤没有说什么,其他人也自然没有那么紧张,此时是非常时刻,这圣迪城之中算是鱼龙混杂,一不小心就有什么危险。

  不过白凤虽然嘴巴上说没有什么事情,但是内心之中白凤却仿佛是若有所思一般,一直想着刚刚看着的东西。

  而宁凡此时此刻已经躲到了瓦后面了,实在是不敢多看白凤一眼,说真的完全不知道白凤的修为已经到何种境界了。

  因为宁凡刚刚看着白凤那一眼的时候,白凤就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可以说这无疑是很危险的。

  若是刚刚白凤道破自己的踪迹,那么这个时候宁凡面对的就是数不清的追踪,到时候拿下宁凡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是白凤却没有道破这一切,这就让宁凡又内心之中感觉到了许许多多的疑惑,那就是白凤到底对自己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情绪,怎么看起来似乎毫不在意自己到底如何一般。

  但是宁凡知道的是,当年自己和白凤就已经是闹翻了,此生再见只能够是对手,而非当年那个“宁凡哥哥”了。

  一时间,宁凡想得过去的时候,内心之中蓦地就感觉到了一种伤感,这种伤感顿时间就蔓延到了宁凡身体四周。

  毕竟那天在大兴城之中,白凤已经和宁凡决裂了,宁凡也把过去的一切都给抛弃了。

  但是宁凡却不知道,再看见白凤的时候,为什么这些情绪就控制不住的喷涌而出,让自己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难受。

  自己那一颗只求战斗的内心怎么又多了如此多的复杂情绪?面对这一切,宁凡怎么都想不通,宁凡怎么都想不明白,宁凡不知道为什么到底自己会有这样的情绪,一时间看着眼前的黑夜,内心之中却想着的还是白凤刚刚看着自己的那惊鸿一瞥。

  其实似乎想起来白凤和自己都没有任何的过错,只是当年白凤选择了一条强者之路,放弃了和自己在一起。

  而自己为了妹妹,为了白凤,自己也是选择了一条强者之路。

  两个人都选择了同样的目标,只是走的路不一样而已。

  这没有任何的对错,不知道在大兴帝国之中哪位先哲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爱情之中没有对错,有的只有两个不合适的人。

  此时此刻,宁凡算是理解这样的一句话了,却是刹那间不由的苦笑了一番。

  外面圣教的人还没有走,宁凡自然不可能再在这个时候冒头。

  想起今天的时间应该就打发在这里了,不由的感觉到了一些懊恼,自己要怎么才能够找寻到宁诗。

  宁诗对于宁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和宁凡有着血缘关系。

  一个是大兴帝国大帝,宁凡的伯父。

  一个便是宁诗。

  宁凡那位伯父和宁凡有着杀父之仇,宁凡又怎么会对这样的一个人有着牵挂呢?

  因此,最后能够成为宁凡牵挂的人也只有宁诗了。

  宁凡想要找到宁诗的那颗心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宁凡怎么会连自己的安危都来不及照顾,就奔波到处去找宁诗了呢?

  正是因为宁凡想要找寻到宁诗,想要看着宁诗。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宁凡却是内心之中感觉到了一种无比的焦躁,那就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把自己的妹妹给找寻回来。

  听着下面的声音絮絮叨叨,似乎是圣教的弟子都已经退走了。

  见到这一幕,宁凡也知道自己应该是没有办法去找到那个近侍,把那个近侍给拿下来了,内心之中也是感觉到无奈,毕竟这也算是一个突然情况。

  内心之中默默的叹息了一声,宁凡却是慢慢地从这房顶上朝着一边撤退。

  “宁凡,见到我。你都没有想要下来见见我的想法了吗?”这个时候宁凡却是听到了一阵冰冷的声音,仿佛是寒气逼人。

  这个时候宁凡却是知道,白凤已经发现自己了,只是没有说破而已。

  想得如此,宁凡却也是无奈,和白凤一别不知道有着多久,岁月过去的时光虽然在流失,但是宁凡却是感觉到只是过去了一瞬间一般。

  没有从其他地方进入房间,一个飞身,宁凡却是从窗户之中而入。

  “你为什么在这里?”宁凡看着白凤,其实这个时候的白凤依旧是那么的美不方物,但是宁凡却是没有想再多看白凤一眼。

  因为此时此刻的白凤不再是过去那个白凤,以前的那个白凤温婉,带着一种和悦的感觉,此时此刻的白凤寒气逼人,尽管成为了不少人内心之中女神的形象,但是宁凡却是不会去多看白凤一眼。

  只因为宁凡是宁凡。

  “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白凤看着宁凡,却是端坐在椅子上,“没有想到你的实力还是这么的差劲,炼气期。”

  “一开始我以为你能够突破的速度快一点了,结果还是太让我失望了。”白凤对着宁凡眨了眨眼。

  宁凡这个时候却是没有说太多的话语,而是盯着白凤,脑海之中却是想起墨羽门的几个同门在逃亡的时候惨死,自然自己之前那种情绪被这样的仇恨的情绪给取代了。

  “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实力你不用去关心,只是在想你放着你大兴帝国太子妃的位置不坐,来这圣迪公国做什么。”

  宁凡的话语之中却是有些冷。

  “你是在怪我和你分开吗?”白凤看着宁凡,说道,“你太弱了,你没有办法让我找寻到安全感。”

  “所以这些都不用多说,你今天叫我下来只是为了看看我?”宁凡这个时候看着白凤,语气显得很是冷淡。

  “难道我们两个人已经到了见面只能够是仇人,不能够好好的谈一谈的份上了吗?”白凤看着宁凡,眼神之中都是一些怨恨。

  宁凡这个时候却是看着白凤,说道:“无关你离开我还是不离开我,只是我们两个人的立场不同。”

  “当大兴帝国被你们大易宫带着圣教入侵的时候,我们的立场就只有仇恨了,没有其他可言。”

  宁凡这个时候盯着白凤的眼睛说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过你们圣教的亡灵法师召唤出来的骨牢,那一个用着大兴帝国城卫军的尸骨搭建而成的骨牢。那是多少的生命?”

  “我想一路上,大易宫到大兴城,这一段距离没有几个活人了吧?”宁凡这个时候越说越是愤怒,却是没有想过圣教做出的那些事情却是那么的恶心。

  “宁凡,有时候实力提升的,自然就会超越很多。你看见的东西也就不会一样了。”白凤看着宁凡,说道,“你现在的实力还没有到达那个层次,你知道吗?我这一身魔法是在雷崖山脉获得的,因此等我意识到我和别人不一样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

  “很多时候是我们去控制他们,外面的这些百姓浑浑噩噩,上天注定有他们的生活,我们现在所做的只不过是在替天行道而已。”

  白凤看着宁凡,却是丝毫没有躲避宁凡眼神的想法。

  看着白凤,听着白凤的话语,宁凡却是觉得很是好笑,不由的一笑,说道:“呵,好一个替天行道!”

  宁凡的眼神之中却是不由的带着一些嘲笑的声音,看着白凤说道:“什么是天?什么是道?道是心道!天是万事常理!”

  在稷下学宫呆过的宁凡,自然对于这些东西有了一些明悟,关于哲学哲理的东西,宁凡自然很是清楚。

  “百姓安居乐业,举世如此,若有变化,那是往好了变!亡灵法师杀了他们之后驱使着他们的尸骨,死无葬身之地,这叫做替天行道?这替的是圣教的天,行的是杀人的道吧?”

  宁凡看着白凤,却是觉得白凤这个时候无比的幼稚和可笑。

  白凤这个时候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的实力还不够,等到你到了那一步的时候你自然知道了。”

  “到了那一步又如何?”猛地,宁凡就把自己的气势通过霸决运转起来。

  觉醒期的气势,加上霸决的气势,虽然只是控制在这个小房间内,宁凡爆发出来的气势已然是吓人无比。

  被宁凡这一阵气势飘起的长袍,上面却是显得带着无比的劲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