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侠剑之情缘 > 第一百零四章 剑关情长(中)
  张琳心朝昏迷中的曹敬坤恨恨的啐了一口:“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要不是他,我和哥哥也不会被困在五色教这么长时间!小雷,你可不要手软,给我好好地整治整治他!”小雷连连点头:“是是,张姐姐请放心,等把他弄醒了,我一定好好收拾收拾他,替姐姐出气!”

  独孤剑继续说道:“等他全部交代了,小雷兄弟,就麻烦你派人将他送回洞庭湖的天王帮去,交由杨姑娘他们处置吧。”小雷点头答应下来。等做完这一切,三个人走出密道,独孤剑接着问道:“小雷,你们可曾见到了张如梦兄?”小雷摇了摇头:“大哥,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并没有再发现任何一个自己人了,除非还有什么地方有这样隐蔽的密室我们还没发现。”独孤剑仔细回想了一下:“应该不会,无相曾经向他的手下询问张兄是不是还关在后边,既然是这样,应当不会是什么密室。”

  张琳心说道:“我只知道当时他们将我和哥哥分别关在后边的两间房子里,昨天下午他们给我下了药,晕倒后我就不知道了,若是五色教拿我来当诱饵,那么哥哥他们应该也不会放过,除非......”

  “除非什么?”独孤剑追问。张琳心看了看两人,续道:“除非是彩虹姐姐帮忙。”听到女孩这么说,独孤剑又急忙问道:“琳儿,早上时你说这段时间一直是南宫姑娘在维护你,究竟她在五色教里是做什么的?”张琳心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那些人对她都很尊敬,她说什么都没有人敢违背。”

  独孤剑忽然想到昨晚无相问那个杀手的话:“你们红堂主呢?”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南宫彩虹很有可能跟这位红堂主有着极大的关系!他点了点头:“那现在看来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就是南宫姑娘救走了张兄。”

  小雷突然说道:“大哥,张姐姐,昨晚我们还遇到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在接到你的传讯之后,我就带着众人赶了过来,路上却遇到了五色教杀手的阻截,后来那个负责指挥的杀手头目却突然被一枝不知从哪里射来的冷箭给杀了,我们这才得以杀散那些杀手,及时赶了过来。”

  剑心两个对视一眼,也是十分想不通,这暗中帮助他们的又究竟是什么人?“现在哥哥又不见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独孤哥哥,你说我们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独孤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必须从曹敬坤嘴里撬出‘山河社稷图’的下落,这图十分重要,绝对不能让五色教把它交给金人!”

  张琳心和小雷都点了点头,小雷拍着胸脯说道:“大哥你就放心吧,就算掘地三尺,我也一定会把这副宝图找到!等曹敬坤那狗贼醒了,我一定亲自审问!”看了看已经接近正午的天色,剑心两个不禁都感到饿了。女孩这一段时间被五色教关押,虽说吃的并非什么牢饭,可也不是什么好吃的,而独孤剑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吃什么东西,一直到了现在。

  尽管说他们整日里在江湖上奔波,挨饿受冻也是常事,可这会儿一下子没事了,那腹中的饥饿感顿时如火烧一般,猛然间就窜了上来。小雷也是七窍玲珑之人,看到时候也不早了,自然是要请二人一起去吃饭,顺带也想让张琳心尽快帮忙将自己和段芙蓉之间的亲事给定下来。于是一行人就返回成都去,独孤剑还特意要从东门走,为的就是想看一看能不能遇见杨瑛。张琳心和小雷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窍,见他一力坚持,自然也没有反对。

  可惜他的这一番打算杨瑛似乎并没有听到,一路上众人走得十分缓慢,直到酒楼的时候,他也未能在人群中发现杨瑛。进了酒楼后,坐在椅子上,独孤剑却突然觉得自己心中一轻。没能够遇见杨瑛,他心中的那一丝执念似乎也消散了许多。“大概,这就是天意吧?”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对杨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这样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付出的女孩,他一方面是十分感激,但在感激中又掺杂了一些别样的情感,这是他自己都没能注意到的。

  吃过饭,剑心两人在小雷的带领下,来到了段芙蓉的姑妈家中,段芙蓉见到独孤剑和张琳心,那是格外的亲热,毕竟她在成都,认识的人不多,除了姑妈家中的几个弟弟妹妹,就只有小雷一个了。现在能够和剑心两个相见,她自然是欣喜万分,尤其是看到张琳心之后,更是拉住她的手不肯松开。

  当张琳心向段芙蓉的姑妈说明来意之后,小雷又送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那段芙蓉的姑妈也是一个实在人,她对小雷和段芙蓉之间的事情也早就看在了眼里,如今见到他来提亲,而且保媒的又是段芙蓉亲近之人,自然也没有反对。于是这一桩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替小雷将这一桩事情了却,众人又再次返回了山庄,段芙蓉虽然有些不舍,但也知道他们要去做很重要的事情,也就没有出言挽留,而是目送着他们离去。

  回到山庄,那曹敬坤也已经醒了,又有人替他将伤势止住。于是小雷就和剑心两个亲自前来审讯,想从他嘴里得到五色教的相关消息,更重要的是问出“山河社稷图”的下落。可不想此人倒也十分硬气,无论他们如何逼问,曹敬坤就是一言不发。到后来独孤剑亲自下场,先后点了他的笑穴、痒穴等多处穴道,也依旧不能够问出些什么。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际,一位丐帮弟子献计说请成都大牢里的牢头过来,他们这种人每年不知要审问多少犯人,自然一定会有办法可以撬开曹敬坤的嘴。三人心里明白,一旦请来了牢头,那就意味着要刑讯逼供了,而曹敬坤现在依然有伤在身,万一一个失手,还没拿到消息,反倒让他先死了,那可就不妙了。但此时看来,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可用,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先把人请来再说了。

  那边人还没到,便又有人来报,说在山庄东侧发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还有几串新近的脚印,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留下的。听到这个消息,独孤剑开口说道:“小雷,你留下来继续审问曹敬坤,我和琳儿过去一探究竟。”小雷点头答应下来。

  在一名丐帮弟子的带领下,剑心两个很快就来到了那条小路,他们仔细察看了一下地上的脚印,确定是两个人留下的,而且看脚印的样子,应当是一男一女。分析到这里,剑心两个抬起头互相对望着,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震惊的神情:“张兄、南宫姑娘!”“哥哥,彩虹姐姐!”

  这脚印的大小不由得两人不想起张如梦和南宫彩虹,他们四个毕竟在一起住过一段时间,那大小,确实和张如梦跟南宫彩虹的鞋子比较吻合。更何况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极大的可能就是他们两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