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心猿道尊 > 第二章 女娲补天遗仙石
  话说天地初开洪荒初现,盘古身陨元神化三清,天地万物现生机。接引、准提等众弟子又随鸿钧修炼多年,皆有成就,遂都辞了鸿钧离了紫霄宫各自于洪荒世界之中建立道场,选有灵性的生灵,传其道法,授其神通,领其悟道,以扬鸿钧之无上道法。

  是以女娲在三十三天之上立了女娲宫,接引准提又于西方共创西方教,他几人各自与门下弟子讲道,而三清因是盘古元神三分所化各自元神多多少少也会有些损伤便闭关疗养元神精气,百年时光不过弹指之间便已过去,三人出关,自也开坛讲道,这让洪荒万物皆是受益匪浅,几师兄弟(妹)之间亦时常来往论道以求己身修为更为精进。

  无数岁月在指尖流淌而过,不知不觉间洪荒已过去万载岁月,这里的局势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此时在洪荒大地上共有三大种族实力最强,其一是龙族,其肉身极强一般法宝伤不得其身,战力又是极为强悍尤五爪金龙更甚;其二是凤凰一族,其战力不甚强悍,只是速度极快,双翅一展便可飞出千万里远近又会浴火重生,十分难缠;其三是麒麟一族,此族数量极多又会三昧真火,如遇强敌动辄便是千百只一同出动,所以亦是这洪荒之中三大势力之一。

  一开始这三大种族之间各安本分,没有什么征战之心,倒也和睦,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各族的实力不断增强便都生了吞并其它种族一统洪荒万物之心。所谓一念生万恶做,是以龙、凤、麒麟三族终日厮杀,互不相让,后因麒麟数量众多惹得龙凤群起而攻之,终于麒麟族被灭。后龙凤又起争端,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此等景象女娲等几位天道圣人自然知晓,但他们知此乃天数所以并未出手制止只是轻叹一声“天数如此。”

  龙凤大劫终以龙凤两族两败俱伤收场。洪荒世界又当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安宁的日子。

  转眼,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会元又至。却是当年盘古开天身陨,口中呼出一口浊气

  ,这浊气集混沌五行成灵是为巫族,巫族之中有十二者先于其他同族化形又有天赋神通,可结成十二都天神煞阵,因而巫族皆尊者十二人为祖,这十二人便是十二祖巫。盘古左眼化为了太阳,太阳之中孕育有两只三爪金乌,便是帝俊与东皇太一,这二人天生便是天道圣人,如今距开天已过几十万年不止,帝俊膝下已有九子,个个修为极高,却是都不安分。

  这日,帝俊正在烈炎宫中密室之中闭目打坐,心中忽的心血来潮,急忙将手收入袖子之中默默掐算,越是掐算眉头就皱得越紧,他窥得天机知他的九个儿子最近将有一厄劫临身,于是急忙起身出了密室来到大殿之上,唤人将他的九个儿子找来,对他九人严令道:“你们九个如无要事一月之内不得外出惹事,知道么?”小金乌笑着问道:“父王,这是为何?”帝俊道:“别的莫问,好好在宫中呆着便好。”说完便一闪身不见了踪影。

  九人被严令一月不得出宫,心中烦闷不已,原来他们前些日子出外却惹了一大堆麻烦,让帝俊好生呵斥了一顿,因为这件事他们已经很久未曾出去戏耍了,今日本想着能出去玩玩了,却不料自己不知怎的不准他们出去。

  在宫中呆了一会,小金乌实在按耐不住,寻了其他几位哥哥一齐使了个身法,瞒过看护的神将,出了烈炎宫,若脱笼之鹄般展翅飞向高空,在云层间几兄弟便展开手脚比起了武艺,一拳一脚之间拳风浩荡带起股股爆烈的火焰,这火焰可不是普通火焰,乃是太阳真火比那三昧真火不知强了凡几。这时那其中一个金乌却是一不小心将一点火星坠落洪荒大地,不偏不倚正落在以夸父为首领的巫族某部落,这点火星在天上时极小但落到地上时却是滔天大火,只一瞬间便呈燎原之势,将那草棚木屋尽数烧了个干净,又烧死了几百上千名巫族族人,一个好端端的部落瞬间变成一片焦土,这令身为首领的夸父十分愤怒,他抬头望见云层中有九个金乌料必是他们所为,便指着他们大喝道:“喂,你们九个为何无故纵火烧我巫族部落?”

  九个金乌听闻下方有人喝问,方停手向下方看去,只见满地焦土,中间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向上怒视着他们,九人一见是夸父,也不答话,立时化作金乌本体纵身向回路飞遁。夸父见九个金乌不答话却纵身逃遁,心中更怒,操起桃木杖,飞奔着追了上去。只追到半途便力竭倒地而亡,身化为一山,桃木杖化为一片桃林。

  若问这九个金乌为何见了夸父就飞遁,却是因为夸父的修为仅在十二祖巫之下,就是他们九个联手也未必斗得过夸父,无奈只得飞遁。

  却说夸父的知己后羿来寻他见到夸父身陨,心中悲愤不已,便拿起射日弓,搭起射日箭将那帝俊九子射死其八,伤了最小的,最终还是被他逃走了,后羿也不去追,只是跪在那山前,仰天大笑但眼中却含有泪光,大声道:“夸父兄弟,我后羿为你报仇了!”

  却说帝俊在他的几个儿子殒命时就知道九子已殒命其八心中悲愤至极,急命人将东皇太一请来,怒道:“那巫族之人胆敢杀我八子,此仇不共戴天,必须要报!”

  东皇太一亦道:“不错,巫族欺人太甚,此仇必须要报。”

  二人话罢,便各自回去调兵遣将,准备与巫族开战。而巫族那边亦是知道此次巫妖大战不可避免,也是在准备。

  三天之后,巫妖两族在不周山展开激战,这一场大战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杀气直冲九重天,使得天地都为之颤抖。本来巫族肉身强悍,战力超绝,但妖族也是主修肉身,肉身亦是坚如铁石又数量众多,再加上妖皇东皇太一与妖帝帝俊皆是天生圣人更是法力无边,因此巫族这一战损失惨重,逼得十二祖巫结成了十二都天神煞阵将帝俊与东皇太一击成重伤,帝俊两兄弟拖着伤体强行以天道圣人修为运用大道法则筑成四九天梯将十二祖巫镇压其下,但因此他们被大道法则反噬身陨,而因那大道法则与十二都天神煞阵威力太大而硬生生被撕裂出一道缺口,自那缺口中不断有混沌离火降落,洪荒百兽无不惊慌失措,这混沌离火可是极为恐怖的,乃是天地未开之前便形成的,只要粘身立时身化飞灰,洪荒大地哀鸿遍野。

  女娲娘娘见此心有不忍,便飞往混沌之中寻得四块五彩仙石,只缺一块方合了五行之数,便又飞至混沌极深之处,终寻得这最后一块五彩仙石,但见此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二丈四尺围圆,只是石身被青紫二气包裹看不清形貌,女娲只是觉得此石似是与自己有缘又与五行之数相符,袍袖一挥将这仙石收了,驾祥光飞往紫霄宫。

  入得紫霄宫中,鸿钧道祖坐于道台之上,双目微闭,。“弟子女娲,参见师尊”女娲于道台之下恭敬跪拜道。鸿钧双眼微微睁开道:“起来吧,一切我已知晓。”说罢,鸿钧手指虚空一指,一团金光落在女娲身前,金光散去,现出一鼎,但见此鼎,高丈六,似青铜所制,上刻有一道道玄妙的符文,青光流转。就听鸿钧道:“此鼎名为造化鼎,内有造化加持,可助你炼那五彩仙石。”

  女娲遂辞了鸿钧回到洪荒大地上,设下阵法,将造化鼎祭起,采混沌离火,开始熔炼五块五彩仙石,历五日五夜那其中四块五彩仙石已成液态,只有那五丈四尺的仙石只将青紫二色光芒收入其内,后脱落一小块熔入那液体之中。女娲向那些液体施乐哥法诀,便见那液体临空飘起,“咄”女娲轻喝一声,便见那些液体如江河汇海一般向那天穹缺口涌去,一道白色光芒闪过,天穹缺口终于补上,女娲长舒了一口气,喧了一声:“无量无劫。”转身看向那造化鼎中余下的仙石,心中甚是奇怪这仙石竟能在混沌离火的煅炼下尤存,她也不理会,直接将那仙石收入袖中,飞往紫霄宫去见鸿钧道祖。

  半途中,那五彩仙石却是忽的自女娲的袍袖之中滑出,坠落洪荒大地,女娲虽知却并不出手阻拦,因为她知道这块仙石必有造化,他日必有所成,便只继续前行,到达紫霄宫中与鸿钧道祖备言前事,鸿钧道祖只默然不语,但脸上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过了一会,鸿钧道:“为师知晓,你去吧。”

  女娲将天穹补好,只觉天道降下一缕功德入了她的元神之中,道心更为稳固,心中大悦,出了紫霄宫便在天穹上驾祥光慢行,俯视着洪荒大地上的生灵。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