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封仙 > 章七六九 虚土余剑术
  盒子上的考验,对于常人而言,其实不易。

  但是在人仙的眼中,只要寻到了轨迹,便是不难。

  尽管陈九殿不能打开这个盒子,但他的手法,已经被清原记下。

  甚至不需要经过古镜推演,凭借清原自身的阳神造诣,不过片刻之间,阳神念头转过无数道,就已寻到了明确的道路。

  在陈九殿及刘泊静眼中,只是那黑袍人伸手接过了木盒,手中转动片刻,不过二十息的功夫,就已将秘纹归正。

  啪一声响!

  盒子当中,霞光万道,瑞彩千条。

  陈九殿如遭雷击,嘴唇动了动,竟是无言。

  至于刘泊静,虽然不知其中玄奥,但也心知,陈九殿运用其门中秘法,花费年许,都未能将之打开,可这个黑袍人,不过是看了陈九殿一次并不完善的推演,就能将盒子彻底打开了?

  “怎么会这样?”

  刘泊静心中倒吸口气,尽管他并不觉得陈九殿是什么绝顶聪慧之人,但也绝对不是蠢笨之辈,否则也不可能修成阴神,成就上人。

  但眼前的场面,却当真是令人诧异到了极点。

  ……

  盒子当中。

  光芒闪烁。

  黑袍人伸手一点。

  顿时便有一道光华闪开。

  “周天混元古气诀?”

  清原心道:“古见渊这一脉的传承功法?”

  古见渊一脉,祖师乃是仙家传承,这一门功法,也在仙家功法的行列。

  对于一座传承而言,这便是镇山的功诀,这便是宗门传承可长盛不衰的资本。

  只要修行此法,后辈弟子便要比寻常宗派弟子或是散人修道者,更具优势……而在更长远的目光之下,其他功法前路有缺,而这一等功法,则是直指仙道,无缺陷可言,绝非寻常功法可比。

  在东海之上,那所谓的玄元大派,门人众多,统御十万里海域,其门中镇派功法,也未达到仙家功诀的境地。

  而这一部功法,若是传承在外,难免也是腥风血雨,足以让一方山门宗派,都为之倾覆。

  但清原身具黄庭仙经,并有六月不净观,乃是紫霄传承,属三界当中至高一列的功法,倒也显得较为平淡,只是面对一部仙家功诀,也没有看轻了。

  他细细翻阅,尽数记载心中。

  然后,这光点便被他重新放回了盒子当中。

  他另外一点,盒子当中再度出现光芒。

  “这道法术,颇为玄妙,倒是不亚于我手中推演完善的青龙化元术。”

  清原将之记下,然后重新放回了盒子当中,再度取出一点光芒,将之点开。

  “隐匿之术。”

  “静心功诀。”

  “疗伤秘术。”

  “符咒之术。”

  “步罡踏斗。”

  “炼铅汞,进秋石,此为炼丹之术。”

  “开火炉,锻万物,成至宝,这是炼宝之法。”

  “观测天象,勘测地理,精研风水。”

  清原暗道:“古见渊这是把他这一脉的所有传承,都藏在了这里么?”

  但清原也不客气,将之尽数记下。

  继续翻阅,总算到了取到了他想要的一门剑术。

  “虚土余剑术?”

  清原暗道:“果然也是仙家行列的剑术。”

  他仔细翻阅,细细观阅。

  他本就为此剑术而来。

  在他眼中,这一门剑术对于自身的重要之处,还要胜过适才所见的其他法门。

  他细细记下,全数记在心底。

  旋即,又将盒子当中其他的光点,都尽数取来,全部记下。

  ……

  陈九殿看着那一个盒子,在黑袍人手中不断闪烁光点,心中低沉。

  他也明白,这盒子当中,必是门中秘传。

  但如今,却任由他人翻阅,而自己更是无力阻拦,甚至……今后也再没有翻阅这些秘传的机会。

  这般想着,陈九殿心中难免苦涩,偏头看了刘泊静一眼,眼中难免有着极为复杂的神色。

  刘泊静仿若不觉,只是看着那黑袍人,仿佛也是极为出神了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就见那黑袍人陡然将盒子合了上去,顺手一抛,朝着陈九殿而去。

  陈九殿愣了一下。

  盒子落入了他怀中。

  他犹自愕然。

  这盒子居然还能落在他的手上?

  不仅是陈九殿,就连刘泊静也觉讶异到了极点。

  ……

  洞天福地之中。

  清原得了五行属土的仙术,心中颇为高兴,当下便想立即将这一门剑术修成。

  至于那盒子,既然内中一切,都已被他记下,那么还于陈九殿,也无不可。

  更何况,如今陈九殿也已被他操纵在手,一言一行,都难以违背。

  只是与神符化身不同的是,陈九殿还是本身的血肉之躯,他的一言一行,跟清原的关系,虽然难以抹去,但也绝不会如同文先生等人那般深沉。

  “就这般罢。”

  ……

  陈九殿看着手中的盒子,抬起头来,神色极为惊异。

  此刻,便听黑袍人淡淡开口,说道:“我已得了心中所求,此物原是你传承所有,便还于你身……只是,这上面的秘纹,我已重新打乱,想要获得其中传承,还须你自身造诣足够。”

  陈九殿心中不知是惊是喜,已是颇为空白。

  而刘泊静正在讶异当中,就见那黑袍人又看了过来。

  刘泊静心中陡然一凛,莫名有些惶恐。

  “其实你我当初曾有一番缘法。”

  黑袍人忽然开口,笑道:“只不过是你也忘了,而如今我也非是本身在此,至于真身……不可显现,日后你或许能够知道。”

  “既然有此缘法,便送你一场造化。”

  言语落下,便有一道乌光,倏忽而出,落在了刘泊静怀中。

  刘泊静接过一看,正是一道黑色的符。

  “此符能有妙用,你好生带着。”

  黑袍人平静道:“你也不必多疑,否则只须一道法诀下去,无论是杀你,还让你与陈九殿一样,对我言听计从,都不是难事。”

  说着,他抬起手来,旋即落下。

  周边场景,陡然消去。

  刘泊静神色一滞,满是古怪。

  黑袍人抬手落下,是要消去阵法?

  先前他本以为对方是要下此杀手,于是将那盒子一事,尽数告知。

  此刻看来,刘泊静只觉一阵空白,满腹皆无言。

  而待他回过神来,那黑袍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ps:发书至今已一年光景,恍然如昨日,嗯,明天加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