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山中之人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温暖
  “嗯。”

  梦云见两人一兽都看着她,微微点头,身上的法衣就变成了一套黑色女武神战甲,在配合上腰间的长剑,看起来有几分上古时代的风采。

  同时她的气质开始微微转变,一丝丝杀气从腰间的惊雷上散发而出,缭绕在她周围,如果不是看着她变幻的两人,绝对会把她当成一个上古时代的杀神。

  “梦云道友,你此时的打扮不就是你的前世吗?比起我们你看起来更加像一个得到上古传承的人族守护者。”

  清玄和清尘都暗暗点头,在外海还有着不少上古乃至太古时期着装打扮的修士,这些打扮能体现出自己的传承来自哪一脉,可以说是一种独特的风格。

  “赤离?”

  三人都变幻装扮之后,全部都回头看向趴在一边观察三人的赤离。

  “主人,我也要变黑变红吗?”

  赤离见三人看向它,不由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让它变颜色,这不是难为它胖虎吗?

  “额,梦云道友,我觉得赤离就不用变了,在魔修地盘妖兽坐骑还是不少的。”

  清玄看着赤离,除了这副样子容易被云逸认出来外,本来就是妖兽的赤离根本不会有半点问题。

  “那就这样吧,对了,两位道友,你们还能飞行吗?”

  梦云让赤离来到身前,然后开口向着清玄和清尘两人问道,她在封印了自身的金丹后,只靠修炼到变化境(金丹期)的战体,根本无法在空中长途飞行。

  “我们自有办法,走吧。”

  清玄与清尘对视一眼,率先离开了仙舟,清玄周身凭空出现一道重力领域,让他轻松抵消了拉着他坠落的引力,在空中凌空虚度,在落日遁术的加持下,直接化着一道残影。

  而清尘则是直接以神识催动一团乌云法宝,跟着清玄一起向着外海而去。

  梦云见两人都有各自的手段,坐在赤离身上,收起清玄落下的仙舟,同样朝着二人的方向飞去。

  安昌岛。

  少年程昊空升了一个懒腰,只觉得浑身舒爽,昨天下午的时候,沧阳就又过来了一趟,指点了一番修炼的常识问题。

  “这上古炼心决好厉害,一夜没睡都感觉精神十足,难怪先生说上仙们能不眠不休。”

  在沧阳走了之后,他就尝试默诵心决,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到了一股无欲无求,无思无想的奇异境界,不过只持续了一个时辰不到,就醒了过来。

  然后就一直睡不着了,一晚上满脑子都是关于修仙的各种幻想。

  其实这是每一个刚开始修炼的修仙者都会有的情绪,在这个时候一般都会有师长帮助平复心情,向他这样杂念横生,很容易损失元气。

  “程公子,起来了吗?”

  正在程昊空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门外传来一个的少女的声音,听起来还带着一点娃娃音,显然年龄不大。

  “是小梅吗?进来吧。”

  在程昊空的话落下不久,大门就被打开,然后进来一位鹅黄色杏花裙的少女,看起来年纪不大,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个砂锅。

  “程公子,这是沧阳大人吩咐给你准备的补血养气的药膳。”

  这位少女名叫小梅,是沧阳分配给程昊空的丫鬟,是个先天境界的普通人,只学习了一些粗浅的武技,在他没有辟谷之前,专门照顾他的日常起居。

  “嗯,你吃过了吗?要不要一起吃点。”

  程昊空在小梅的服侍之下,洗漱了一番,然后来到大厅的桌子前,看着桌上的药膳,对小梅和善的说道。

  “程公子,是奴婢做错什么了吗?还请公子恕罪。”

  本来只是程昊空随口的一句话,却吓得小梅瞬间脸色苍白,然后跪倒在地。

  “这小梅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我的话没有其他意思,就只是看桌上的药膳有点多,问问你而已。”

  小梅的突然下跪也把程昊空吓了一跳,这在九州主仆吃饭不过是常有的事,他想不通怎么看小梅的样子却如临大敌一般。

  在九州大富之家中也有很多侍女侍从,不过她们与主人家的关系是一种雇佣关系,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自己种地,打猎,然后他们想要生活,就会选择给别人打工。

  选择了在哪家工作之后,会签订一张平等的契约,如果哪一方违反了契约,是可以随时解除的,而一些富贵人家为了留住一些有才能的人,都会适当的给一些福利,其中为了拉拢关系,请家里的侍女侍从吃饭不过是最常见的一种方式。

  “程公子,你你不是想要赶走小梅吗?”

  在程昊空跟小梅说了一下他的意思后,小梅苍白的脸色才重新恢复过来,只是对他口中出现的九州,充满了好奇,她在想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她们这里身为别人的奴仆,生杀予夺全在主人的手里,根本没有什么自由可言,如果哪天主人家看她们不顺眼了,轻者会随便找个理由把她们赶走。

  比如像刚刚程昊空叫她一起吃饭,不管她同不同意,都只有一种结局,要么是不遵礼数被一些变态各种惩罚,然后生死不由自己,要么就是不吃,那么你就违抗了他的命令,一般违抗命令的都是直接杖毙。

  “唉,这个该死的世界。”

  程昊空没想到他的一句话,就能随随便便决定一个人的一生,根本没有生命之间的互相尊重。

  在知道了他们这里的规矩后,程昊空自然不敢再叫小梅一同吃饭,万一被人看到,小梅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

  “公子,您的好意小梅心领了,您是小梅见过最好的人,能侍候公子,小梅觉得是上天给我的最大恩赐。”

  小梅见程昊空为她们这些奴仆的遭遇而闷闷不乐,突然有一种温暖的情绪在她的心中流淌,悄悄在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把程昊空吩咐的每件事都做的漂漂亮亮。

  不一会儿,程昊空就在小梅的注视下吃完了早餐,然后小梅为他收拾了餐具,告辞向着沧府的厨房而去,一路上她的脚步都感觉轻快了很多,有一种希望不知不觉种在了她的心底。

  程昊空给与她的那一丝尊重,是生命中最美好的相通,最深刻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