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学园岛战记 > 第418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雨霏也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脸上罕见的红了起来,伸着她的美腿不停的踢着我。

  和雨霏嬉闹了一会儿,这丫头也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没有刚刚来到这里时,被震撼到的那种感觉了。

  不多时,文叔和一个中年大娘一起出来了,大娘见到我之后,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家伙,你可算来了,上次说有空来找婶婶,这都过了多久了?!”

  虽然说着责备的话,但大娘的脸上却满满的都是笑容,语气里也是欣喜满分。

  “文婶,好久不见了。”

  再度见到这和蔼可亲的文婶,我也是感到非常的高兴。

  “好什么好,你都不来看婶婶的。”文婶笑呵呵的拉着我的手,一双眼睛不停的在我身上看来看去。

  “嗯,比以前高了许多,也壮实了许多,听说家伙你给婶婶找了个侄媳妇,在哪呢,快让婶婶看看。”

  我赶紧对着雨霏招了招手,把她叫到了文婶身边。

  “文婶婶好。”雨霏软糯的声音响起,甜甜的叫着文婶。

  雨霏本就生的十分的漂亮,一双美腿支撑下,更显得高挑漂亮,再加上这夹杂着江南女子特有的软糯口音的一声婶婶,更是叫的文婶心花怒放,止不住的夸奖雨霏。

  “好了,老婆子,快带着他们进去吧,老爷子还在等着呢。”文叔见我们聊的差不多了,便催促着文婶带我们进去。

  文婶拉着雨霏的手,叫着我向着院子里走去,至于文叔,也是被她丢在了后面。

  走进院门里后,拐过一道影壁,便看到一位须发皆白,但精神熠硕的老者坐在摇椅上,看着面前的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练剑。

  老者看到文婶拉着一个少女进来,愣了一下,直到看见跟在文婶身后,正和文叔一起并排走着的我,这才大笑着站了起来。

  “你个鬼头,这次来找我这老骨头,肯定是有什么事吧?”

  额,我没想到这老爷子这么直接,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因为我确实是有事才过来的。

  “哈哈哈,你个鬼头不是挺机灵的吗?怎么这就愣在那了?”老者见我没有答话,仍旧是笑呵呵的说到。

  b、正y:版a首{发0

  “老爷子您这突然来这么一下,我是真的跟不上了,要不咱们重新来?”此时我也是缓了过来,开始笑嘻嘻的和老者调笑了起来。

  “嗯,还是那个鬼头,来坐吧。心怡,别练了,你一直想见的唐雨白来了。”围着一张石桌坐好后,老者也是招呼着在一旁练剑的少女。

  听到老者的介绍后,我没有什么别的念头,不过雨霏直接丢给了我一个卫生眼,看的我不由得心里一阵发慌。

  这丫头分明是又开始怀疑我拈花惹草,四处留情了,这真的是冤枉我了,这个少女我还是第一次见,留个屁的情啊。

  少女,也就是老者的孙女朱心怡,在收了剑之后,便向着我们围坐的这一张石桌走来。

  不过少女并没有直接落座,在走到石桌旁边后,开始定定的看着我。

  就在我们都感到莫名其妙,不明白少女打算做什么时,少女突然对我出剑,一剑隔着石桌对着我左肩刺出。

  虽然少女这一剑很是突然,但在我看来还是太慢了,等到剑尖几乎要刺到我的左肩时,我才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剑尖。

  任凭朱心怡如何用力,我始终用两根手指牢牢地夹着剑尖,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任由她折腾了一会儿,我便松开了手指,让她拔走了长剑。

  本以为朱心怡只是试探一下而已,在被我阻拦之后,也该收敛了,谁知道她却仍旧是一剑向我刺来,比之刚刚那一剑更为迅捷,角度更加刁钻。

  然而我仍旧是等待她剑尖快要刺到我时,才出手夹住了剑尖,这一次只僵持了短短的一瞬间,我便松开了长剑。

  结果朱心怡第三次一剑仍旧是刺向了我的左肩,这一次我没有留力,直接在她出手的一瞬间便将她的长剑夺了过来,然后直接插回了她的剑鞘内。

  当我做完这些时,朱心怡的右手仍在保持着握剑的动作,并且仍旧在继续着她挥剑的动作,知道动作完成,她才发现手中的长剑不见了。

  待得少女发现长剑已然在她的剑鞘中时,不由得忍不住跺着脚,凤目圆睁,柳眉倒竖的瞪着我,仿佛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一样。

  我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已经很尽力的给她留面子了,奈何她一直挑衅,我也是没有办法。

  见打不过我,朱心怡直接坐到了老者的身边,抱住老者的胳膊不停的摇晃着,撒着娇,想要老者帮她出面收拾我一下。

  不过老者任由朱心怡在那里撒娇,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她不说话。

  “哥,哥,”雨霏轻轻的拉了拉我的衣角,“你怎么人家了?是不是撩完就跑让人家姑娘记恨了?”

  我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对着雨霏翻了一个白眼,什么叫撩完就跑,我是那种人么。

  “丫头,别乱说话,你是了解你哥的,但凡你哥看上眼开始撩了,那你哥就绝对会把她收进后宫的。”

  我没注意到的是,一直对着老者撒娇闹性子的朱心怡,在听到我这句话后,眼睛亮了一下。

  不过雨霏在听了我这句话后,手又摸上了我的腰际,“哦?这么说哥想把她收进后宫咯?”

  “你是怎么样才能得出来的这个结论?”

  我感觉有点抓狂了,这丫头的脑回路到底是咋长的,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表达过那种意思好不好。

  “哼,还在狡辩,你看看人家对你的态度,分明就是撩完人家就跑了,让人家空等了好久,一股怨气无处发泄的样子。”

  雨霏煞有介事的分析着,完了还用下巴对着朱心怡那边挑了挑,让我自己去看。

  “我说丫头咱们别瞎说了成么,虽然你哥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比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人称人形自走……呸,不是,人称少女收割机,可是今天这是你哥我第一次见到她,我上哪去撩完就……”

  我根本就不相信雨霏说的,你要说我有本事让少女对我一见钟情,这我相信,毕竟是事实嘛。

  可是你要说我让一个我连见都没见过的少女对我钟情已久心生怨恨,这特么……好像也是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