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每天签到一个新物种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飘上了
  “喂!你是不是感觉有点儿飘了?”陆玄螭一把拍在武白昌的肩膀上,对他问道。

  武白昌回过头来,投来疑问的眼神。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看陆玄螭这个视角有些不太对劲儿,自己好像忽然高出一截,而陆玄螭莫名矮了一截。

  再然后,武白昌顺势看到了自己矮一截的躯壳,此时,他已经有半截的魂魄脱体而出了。

  武白昌一惊,竟然吓得瞬间缩了回去,整个魂魄,再次归体。

  陆玄螭看得一阵惊讶,卧槽,这也行?

  还能吓回去的?

  一时间,陆玄螭有些凌乱。

  “你觉不觉得,这个地方,有些熟悉?”片刻后,陆玄螭对武白昌问道。

  “不觉得!”武白昌摇头苦笑道:“这片花海倒是很危险才对,刚刚没有任何察觉,若不是你提醒我,恐怕我是真的“飘”了。”

  “所以说人家总说有代沟,你们那个年代,难道没人盛传个什么花开不见叶的彼岸花吗?”

  陆玄螭瞥了武白昌一眼,问道。

  “传说,这种花开在黄泉路上。”

  武白昌嘿嘿干笑了两声:“这我倒是没听说,不过我知道亡者一路上要过鬼门关,踏黄泉路,到三途川忘川河,再过奈何桥,到望乡台,喝孟婆汤……”

  武白昌做过道士,对这一套流程倒是清楚。

  陆玄螭此时还不以为意,只是以为两代人听闻的传说多多少少有些差异而已,只是见这彼岸花海中有一条小路,也就跟着向前走了过去。

  武白昌也跟了上来,不过显得有些精神紧绷,丝毫不敢大意。

  刚刚要不是陆玄螭提醒,他可能就真的飘了,成了阿飘了。

  “你说,传说会不会是真的?”此时,走在前面的陆玄螭忽然顿住了脚步,对武白昌问道。

  “传说当然只是传说而已,是以前的人们不懂科学,对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进行了脑补,进行了各种艺术创造,这才演化成为传说流传下来。”武白昌几乎是下意识的解释道。

  别问他一个“道士”怎么这么懂科学,问就是因为相信科学,他是在“迷信科学”的那一年代成长起来的。

  当“道士”,是人生际遇,不是理想和信仰所在。

  “所以,这是传说中的忘川河吗?”陆玄螭指着前面流淌的小河道。

  小河缓缓流淌,或许是因为秘境中同样黑红的天色,整个小河呈现出一种血黄的颜色。

  一座已经生尘的小桥横贯在河上,河对面还能看见一座怪异的亭台,亭台上宽下窄,犹如倒立。

  “……”武白昌懵了,在看到这条小河的时候,他完全懵了,脑瓜子嗡嗡的,传说只是传说而已啊!

  忽然一阵风袭来,武白昌感觉有些不寒而栗,总感觉旁边空荡荡的地方,或许充满了他看不见的“人”。

  “忘川河,奈何桥,当初也曾辉煌一时啊!”此时,陆玄螭身边的孙悟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蹿到了桥上,蹲在桥栏杆上,无比感怀道。

  曾经,这是一条繁华热闹的道路,所有生者逝去,前往冥界的必经之路。

  这是那个由正宇宙的修炼者,在冥界所建立的政权的规定,那势力鼎盛一时,无人敢不尊其号令规定。

  而如今,忘川河中已是清流,奈何桥上遍是灰尘,似乎在诉说着,无论多么辉煌的曾经,终会过去,未来是任何人难以预测,不可说,不可言的。

  尽管如今的忘川河还是血黄颜色,而在当初这条道路鼎盛之时,这其中还充满了不愿抛却前尘往事,按照冥府规定转世投胎的魂灵。

  如今,已是没有了。

  “真的是传说中的奈何桥?”陆玄螭一听猴子这么说,顿时有些惊了,不敢相信的问道。

  不可能,如果传说都成真,这个世界不是太荒谬?

  孙悟空走到桥头,那里有个小小的石碑,但是已经被彼岸花覆盖,拂开花朵,碑上三个字,正是“奈何桥”!

  陆玄螭沉默的走了过去,虽然能力者、修炼者,他都接受了,可如今眼看着传说在眼前成真,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感觉。

  “虽然不尽如你们后世听到的传说所言,但很多事,也并非空穴来风。”孙悟空说道。

  不等陆玄螭回他,再看时,他已经蹿到了奈何桥对面。

  陆玄螭喝武白昌对视一眼,都能察觉到彼此心中那种怪怪的感觉。

  这还没死呢,都过了奈何桥了,总感觉哪里有点儿不对。

  两人沉默的跟着走过奈何桥,只见另一边的桥头边儿上有一个凉棚,桌椅、大锅仍在,却已经没人了。

  “看来我们走的路还是没错的,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们就会去到通道另一边的世界,冥界了。”

  “如今永夜的变化,充斥的冥气,应该都是从那里来的。”气氛有些沉寂,陆玄螭开口道。

  武白昌看了他一眼,走对了路,这算是安慰吗?

  不好意思,还真是一点儿没有受到安慰的感觉呢!

  路过望乡台下,陆玄螭看到一个大坑,不由驻足,凭感觉,这里少了点儿什么东西。

  总不能平白挖个大坑在这里吧?

  “三生石,不知道被哪个混球捡了便宜,挖走了,也算是个法宝啊!”孙悟空咬牙切齿道。

  岂止算个法宝,简直是法宝中神器级别的存在,如果现在还在,他也想撬走。

  陆玄螭恍然大悟,向着望乡台上走去,回头一看,却没见到传说中从望乡台上可以看到的五大洲四大洋,只是一片艳烈的彼岸花海罢了。

  “斯人已逝,法力也都消散了。”孙悟空蹲坐在望乡台的栏杆上,搭着凉棚眺望,感慨道。

  那是一位比他鼎盛时期还要强大的强者,但如今已经不在了,望乡台上,他曾经用法力布置的“术”,也已经消散了。

  回想那场浩劫,饶是桀骜不驯如孙悟空,也不免有些感慨,本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世间的一切,连名字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在这世上了。

  纵使因为系统能力所限,他但实力回到了刚出世的时候,但心性终归是再回不去,那般的桀骜不驯,嫌天太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