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封神第一帝 > 第985章:还有一条死脉
  “灵脉?”凤雉当即来了兴趣,双眼放光的追问。

  “是的,就是灵脉。”申公豹连连点头。

  “如何破坏?既然是关于成汤江山社稷的灵脉,那自会有精兵强将把手,岂会这么容易让我们得手,若是轻易能得手,成汤的江山又如何能维系六百余载。”凤雉疑惑的看着申公豹,满是不解的问道。

  凤雉虽然对帝辛的一些记忆被封印,但是她其他的记忆都在的,且她曾追随过禹王,很清楚一个国家的气运灵脉意味着什么,其周围定然会受到诸多强势力量的守护,不会让人这么容易得手的,即便是有法力的人出手。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凤儿你先说,你想不想毁掉成汤江山,当然若是不想的话,咱们就不去做了,再另想办法对付姜子牙……”申公豹当即看向凤雉,他先试探性的说一番,然后再以退为进。

  申公豹很清楚有些事情不能逼得太紧了,否则或许会被凤雉怀疑的。

  现在申公豹要做的就是与凤雉同仇敌忾,对付姜子牙,以及收留姜子牙的那成汤的江山。

  他们就是要杀死姜子牙,对成汤江山算计,以此来实现为石玉音报仇的意愿。

  当然申公豹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将报仇的事情理出个思路,甚至是多次被凤雉怼,且凤雉还多次欲要前往朝歌找姜子牙报仇,但却都被申公豹阻拦。

  直到最近,申公豹答应凤雉欲要寻一个好的办法,便离开了轩辕坟。

  而这次归来就带来了这么一个消息。

  申公豹之所以迟迟未动,就是要看看凤雉报仇的决心,以及在试探凤雉,当然更多的是试探苏媚娘。

  毕竟他接下来的计划是需要苏媚娘来操刀的,并非是凤雉,即便是凤雉报仇心再切,他也不能去做。

  当随着这些时日的观察,申公豹可以肯定,不仅仅是凤雉,那向来稳重的苏媚娘亦是报仇心切,一心想着要杀姜子牙,还在肆无忌惮的破坏成汤江山。

  也正是如此,申公豹才敢将此谋划搬到台面上来。

  “不!我不但要姜子牙的命,我还要让收留姜子牙,间接害死我三妹的帝辛也要死无葬身之地。”凤雉紧攥着拳头,气呼呼的说道。

  凤雉现在就好似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当然她仅仅是失去了关于孔宣和帝辛的记忆,对帝辛和孔宣不再是那般忌惮和敬畏。

  而这段时间,凤雉和苏媚娘还经常见面,凤雉也清楚苏媚娘的心思,两女都在一点点的谋划,且苏媚娘已经开始在肆无忌惮的算计,当然这仅仅是在凤雉和申公豹眼中看到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帝辛和苏媚娘联手在布局,在演戏给他们看!既然他们在算计帝辛的成汤江山,那么他们为何就不能反算计他们阐教的未来气运!

  帝辛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来自后世,知道封神的大趋势进程,也清楚其中的一些细节,所以他可以很好的去谋划,细细的去一点点的反击。

  关键帝辛掌控神秘莫测的紫金玉石,有紫金玉石在手,一切都有。

  帝辛现在对外是寄希望于通天教主和女娲娘娘,对内则是寄希望于金手指紫金玉石。

  帝辛相信,只有有朝一日完全掌控紫金玉石,他或许就能够证道混元。

  关键帝辛还清楚,他现在修炼的是《开天诀》,一旦达到巅峰,那么他就是石王,就可以拥有传说中盘古开天的力量,到时候他帝辛还需要怕谁?

  即便是元始天尊算计他,那他又如何会惧?

  这才是帝辛的真正底气,帝辛很清楚,只要是他机会到了,达到了巅峰,那么一切都可合道,即便是元始天尊正面硬抗,也无惧什么。

  “好!既然凤儿也是这般想的,那么我的那个截教的道友倒是给我出了个主意……”申公豹此刻当即就笑了,一副神秘兮兮的看着凤雉。

  他其实一直都在等凤雉这句话,只要是凤雉能够狠下心来,那么他就会去将真正的谋划布局,一切都可以迅速的进行推进,根本就不需要太多。

  “奥,公豹快讲。”凤雉闻听,慌忙催促着申公豹快说。

  果真如申公豹所料,凤雉在听到申公豹所言,就忍不住想听。

  申公豹当即一笑,露出一丝神秘兮兮的笑容。“我截教的那道友曾听其掌教师尊言,在朝歌城中那气运灵脉应运而生的还有一条死脉……”

  “奥?在哪里,我们这便去将其毁掉。”凤雉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凤儿稍安勿躁,且听我把话说完,那死脉可集聚死气和怨气,一旦死气和怨气聚集充沛,自可激活那条死脉,而那条死脉若是激活,则可吞噬腐蚀气运灵脉,如此以来成汤的气运灵脉精华则会被一点点的吞噬,在一定时间后,自会大商的气运会一点点被消耗,如此即便是帝辛再如何力挽狂澜,也无济于事,气运灵脉一旦被吞噬一空,其成汤的江山则会瞬间瓦解,支离破碎。”申公豹此刻当即将他的心思道出。

  其实申公豹绕老绕去这么多日,今日才算是将他真正的目的道出。

  其实就是想要借助朝歌城下的那死脉来腐蚀其气运灵脉,以此来击垮成汤江山。

  “这……公豹你确定?”凤雉闻听此言,不禁生出一丝疑惑,当即开口确认。

  她待在朝歌城附近这么久,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般说法。

  申公豹肯定的点点头。“凤儿自可放心,我那截教道友深的其掌教师尊喜欢,此事正是他听截教掌教师尊所言,绝对不会有问题。”

  “好,真是天助我也。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这便行动。”凤雉当即起身,就嚷嚷着欲要前往。

  “凤儿……”申公豹瞧着凤雉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当即哭笑不得。

  “不要急,此事需要从长计议,且成汤的江山也不是说毁掉就可以毁掉的,一切都需要慢慢来。”

  申公豹拉住凤雉,还不忘再次嘱咐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