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从当爷爷开始 > 566.就从你方达开始(求订阅月票)
  张思成面色平静的说道:“我给我老婆出口气不行吗?”

  随即他看向穆源道:“穆源,别老躲在女人背后了,之前你敢刁难我老婆,那么今天我打你有错吗?”

  穆源脸色阴沉道:“张思成,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们张家难道想要将这件事情记一辈子不成?你们也就这点出息了。”

  “行,你不是想打吗?来,继续,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张家是不是真的无法无天了。”

  “我告诉你,这里是香江!不是你们可以为非作歹的地方!”

  穆源也拿出了一些气魄,语气斩钉截铁,一时间让他们这边的士气也大涨,纷纷怒视张思成。

  柳青烟这些人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此时他们该做什么。

  “怎么?想人多欺负人少?那就试试看!”柳青烟丝毫不怂,直接站出来说道。

  侯新明也是轻笑道:“既然之前是你错了,那么挨打还费什么话?”

  一瞬间,这两个小团体就对上了,而且没有所谓的高大上,所谓的阴谋诡计,就是这么直来直去的。

  他们也都是年轻人,而且大事情也轮不到他们操心,这本来就是应该这样。

  这边的动静闹得很大,张然,穆金元他们也都走了过来。

  “张然,有必要这样吗?之前我已经为那件事情道过歉了,而且小源也受到了惩罚,你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穆金元平静的说道。

  张然轻笑道:“过分?之前那只是我这个做公公的替儿媳妇讨个公道罢了,现在人家老公站出来了,过分吗?

  要是你感觉过分的话,就好好的教育你儿子,别让他随意的招惹是非。”

  张思成的做饭确实是出乎了张然的预料,或者说从来到香江开始,张思成就一次次的打破了张然以前对他的认知。

  但这些都是好事,也是张然乐于见到的。

  这也说明了这段时间他对张思成的培养有了效果,而不是一点改变都没有。

  最起码一点就是张思成有了底气。

  这其实很重要,尤其是在做出一些决定的时候,底气往往是至关重要的,不仅是给自己信心,更是给合作伙伴,手下员工的信心。

  而现在张思成已经初步的有了这些东西。

  “张然,究竟是什么让你有恃无恐?还是说你真的将我们这些人当成纸糊的了?”方达站出来说道。

  张然看了看他道:“我可不敢,我怎么敢将方大老板当成纸糊的,您家的闺女可是霸气的很啊,一来就敢让我张然的儿媳妇难看,怎么?我不将你当成纸糊的,你就将我当成死人啊?”

  张然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但语气却是很冷。

  “那只是小辈之间的事情罢了,你张然都这么大人了,难道还要和小辈计较?一点涵养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方达毫不客气。

  他是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完全的站在穆金元这边,所以现在的他就是穆金元的前锋,冲锋陷阵的事情就是要他来做。

  张然笑了,“涵养?要是真的论涵养的话,他穆金元又算什么?小偷?”

  穆金元脸色不变,他知道张然肯定会再次嘲讽他的,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不过方达却是脸色一变道:“张然,成王败寇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说这些有什么用?”

  张然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成王败寇,所以我也希望接下来你们也别再找其他借口了,尤其是你,穆金元。”

  穆金元深吸一口气道:“张然,既然我走到这一步了,就不会后悔,更不会找借口。”

  他知道张然说的是什么,虽然他的心中有百般的担心,但这个时候他是不能够表现出来的。

  同时他也知道,他想要获得最大的好处和利益,那么就只有赢了张然,让张然损失巨大,损失到张然承受不起的时候,到时候生育的问题自然会解决。

  “那就好。”张然笑道。

  “对了,方达先生,你也要做好准备,我今天的话放在这里,从今天开始,不管是谁找我求情,只要是关于你的,那一切都没用,不管我和穆金元这边的结果如何,都会和你方达不死不休。”张然轻笑道。

  方达嗤笑道:“不死不休?呵呵,我等着。”

  虽然面色上他是一点怯都不漏,但心中却是稍微有些发慌。

  张然这话是什么意思?

  穆金元知道此时自己必须表态了,张然真的是抓住机会就会打击人心。

  “张先生,你还是先赢了再说吧,要不然别说和方达先生不死不休了,就是能够安稳后方估计都做不到了。”穆金元不客气的说道。

  张然说道:“那我们打个赌吧。”

  提到赌穆金元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起来,他之前还输给了张然七十亿。

  张然没管他,自顾自的说道:“那就从这位方达先生开始,我们赌方达先生能够撑过多少天,你们会给这位多大的支持力度。”

  方达这个时候脸色变了变,张然这是要拿他开刀,这么随意的吗?

  他虽然是作为前锋,但不代表着他想要第一个和张然对上,而且在他的心中,他也认为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早就做好了准备,不会因为一些气话或者对某个人的感官就会改变方案。

  他不知道张然这是在吓唬他还是真的,亦或者张然之前就是将他当成了第一个目标?

  当这在他的想法中有些不太可能,他的生意和张然重合的太少太少,张然想要对付他,耗费的代价很大,不值得。

  可是他现在也拿不准张然究竟是什么心思,他要做什么。

  看到他的神情,张然忽然笑了,笑的很大声,也有些讥讽的意味其中,让方达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与此同时,再次有人到来了,来人是王琛以及澳门的几个富豪。

  更让大家惊讶的是,这些人来到之后直奔张然这边来,目的很明显了,这是都要站队张然。

  “张先生,我们没来晚吧?”王琛笑着说道。

  三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