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虽然林春晓的年龄应该和赵馨雅差不多,但是看起来要比赵馨雅更有气质一些,这可能是长期在职场上的缘故,造就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虽然两人的年龄相差不少,而且又是一个上级一个下级,但是在这夜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保不会传出什么绯闻,所以丁长生将自己要说的话,特别是想在临山厂设一个招商办公室的事汇报过后,就匆匆离开了。

  而林春晓居然破例送到了门口,还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愈加肯定了丁长生的工作态度和做人做事的高度,这一下,丁长生在林春晓眼里基本上就是一个肯做事,会做人,老实巴交的孩子了。

  丁长生开车出了大院,在街上转了几圈之后,确定后面没有尾巴,又将车停在一处宾馆酒店比较多的地方,这才步行几百米到了夏荷慧住的地方。

  远远的就看见夏荷慧的房子里还亮着灯,这种有人等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不知怎么着,他有点想成家的感觉了,可是和一个女人成了家,那些女人该怎么办,难道将她们都娶回家?连他自己对这个念头都摇头苦笑。

  进门的时候,夏荷慧看见丁长生脸带笑意,问道:“你笑什么?捡到钱包了?”

  “钱包没捡到,捡到一个美女”。

  “明天你在家里好好等着,我去一趟省城,先谈一个律师,到时候你去省城办委托手续,石磊的事,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你想想,我能帮我的情敌请律师,这已经是很大度了,是不是?”

  “去,什么情敌啊,你怎么不说你玩了人家的老婆呢,我本是一个良家妇女,就这样被你搞上了床,还说风凉话”。夏荷慧白了他一眼,嗔怪道。

  “哪有,你现在不是在床下站着的吗,噢,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抱你上去啊,来吧”。

  其实丁长生和司嘉仪并没有很深的交往,原以为自那以后不会再有相见或者打交道的时候了,但是没想到随着林春晓的那句话,他意识到很可能司嘉仪一直在关注着他,他有一个很好的毛病,这也是做领导的人都应该具有的毛病,那就是打蛇随棍上,一有机会,一点也不能放过,而且现在的司南下已经是白山公司副董事长,这个关系维持好了,将来的作用或许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