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我的绝世谪仙 > 那个不负责任的混蛋!
  听完墨珩的解释,娄潜直接愣住,他原本还在心里打着算盘,虽然嘴上骂着女儿,但是一想到女儿将要跟墨珩仙尊攀上关系,心里还是不自觉乐着。

  现在他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天灵盖到脚底都冒着冷气。

  “……”看着墨珩面色不改一脸冷静的望着自己,娄潜一时间有些心虚,他刚才那股子怒气瞬间荡然无存。

  墨珩这个人果然够冷,让他那汹涌的怒气一下子都平复了下来,瞬间化为了冰水。

  “父皇!我不是跟你说了与墨珩仙尊没有关系嘛!”纾文在一旁大声哭喊着,整个人撕心裂肺,哀嚎连连。

  娄潜整个人愣了愣,脚步有些不稳,随即侧身望向用力抓着自己衣袖的纾文。

  只见纾文现在满脸泪水,眼眶湿红,已经哭的唇角发干起皮。

  “那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娄潜用力扯回自己的衣袖厉声逼问道。

  “我……我……”说着又哽咽抽泣起来。

  “你倒是快点说啊!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做主?我们图布国虽小,可也是一个国家,你也是一国的公主,你难道想要沦为笑柄被三界看笑话吗?”娄潜愤恨道。

  “父皇!我…..”纾文再次哽咽,说不出话来。

  “到底是谁?!你快说!”娄潜咬牙切齿。

  纾文咽了咽口水,稳了稳情绪,颤声道:“是……是西海太子’北辰’。”说完整个人都垂落下来定定的跪坐在地面上,一言不发继续抽泣。

  “什么?!”这下子轮到娄潜傻眼了,整个人气的直冒烟,迅速走到了纾文的面前,一下子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食指重重的戳在纾文光洁的额头上,大骂起来:“你个没脑子的东西!西海太子,谁不知道他的臭名?!你竟然,你竟然还跟他搞在一起?!你是要气死我呀!”说完气的眼冒金星,揉自己胸口。

  “我,我……”纾文我了半天,竟然哇一声哭了出来。

  墨珩看着眼前两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走至娄潜的身前,轻声道:“国尊不妨这样,我陪你去西海一趟,寻北辰太子出来谈一谈,若是可以就将这门亲事定下,如何?”

  其实娄潜压根不想与那西海太子有什么瓜葛,因为那个人虽贵为太子,却生**荡,臭名远播,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被这样的人糟蹋,气更是不打一出来,恨不得将那人抽了筋,扒了皮。

  娄潜眉头深锁,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先去寻寻再看吧!”

  纾文跪坐在地面上一直抽泣着,不敢再看墨珩和娄潜一眼。

  墨珩同娄潜来到了西海,见到了北辰,只见他正倚靠着绿宝石镶嵌的黄金躺椅上,躺椅上那张虎皮的皮绒正泛着点点灿光。

  北辰正左拥右抱着三个穿着较为暴露的绿纱歌姬,看上去年纪尚小,长得水灵可人,估计掐一把都能掐出水来。一个在给北辰敲背,朱唇兰指活色生香,一个的手里正拿着一串紫到发亮的葡萄,正一颗一颗的细细剥好塞到北辰的嘴巴里,还有一个则是低伏着身子在北辰的身旁帮他敲腿。

  北辰一脸知足惬意,可谓是欲仙欲死,好不快活。

  娄潜看到这一幕更是怒火中烧,银牙咬碎,恨不得直接跑到面前一脚踹在北辰的身上,将他粉身碎骨,挫骨扬灰。

  “北辰!”娄潜怒气冲冲的走至面前。

  北辰稍稍收起戏谑的笑意,抬了抬有些醉意的双眸,稍稍整了整身上凌乱的衣衫,对身旁的歌姬轻轻挥手以示退下,歌姬得了命令,知趣的迅速离开。

  墨珩担心娄潜因为怒气而做出冲动的事,于是快步上前伸出手轻轻按了按娄潜的肩膀,希望他保持冷静。

  “这不是图布国的国尊吗?国尊大人您好,请问你此次前来拜访所谓何事?”北辰轻咳一声,从那张金光闪闪的椅子上坐起,轻轻鞠了一礼。

  “哼,你问我所谓何事?”娄潜一甩宽袖,怒哼一声,怒气冲冲继续道:“还不是你自己干的好事!”

  “哈哈哈哈,请国尊明示,在下近来事务太过繁忙,所以记性不是特别好。”北辰眯着眼睛不正经道。

  此话一出,娄潜更是火焰滔天,天灵感都快被烧秃了!

  事务太过繁忙?!所以记性不是特别好?!你是因为泡妞泡太多了,花言巧语说太多了,所以记性不是特别好了吧?!

  “你,你还记不记得你对纾文干的好事?!”娄潜逼近了北辰的身前,无奈北辰身材顷长,娄潜在其前看上去有些气短。

  若不是因为北辰那浪荡的臭名气,说起来他也算是三界中出了名的美男子,喜欢他的女子也是数不胜数,他长着一张好看的笑脸,对任何人都亲和,嘴巴更是抹了蜜似的,说出来的话直戳女孩子的心窝子,这样的人,那些女孩子怎么不会前仆后继的涌上去,都幻想着可以成为他生命中那一个独特的存在。

  北辰皱着眉头,眼皮低垂,笑着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扣了扣自己的头皮,笑嘻嘻的说道:“纾文?是哪个纾文啊?我记性真的不大好。”

  娄潜气的捂着胸口,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面色深红的指着北辰的鼻子骂道:“在天界之时你可曾招惹过一个女子?”

  “天界?不久前?嗯……”北辰皱着眉回想起来,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起来说道:“我想起来了,天界之时,的确有个较为美丽的仙子常常缠绕在我的身边陪我玩乐,可是她总说是她自己迷恋于我,我只是一时不小心折了一枝花采了一点蜜,后来我因为西海有事被父皇召回,便再也没见过那名仙子了。”

  “只是?不小心?折了一枝花?采了一点蜜?”娄潜只觉得胸腔一股难出的恶气正在上涌。

  “嗯,如今那仙子如何?我许久未见倒是有些想她了。”北辰皱着眉头,微垂长睫有些忧郁。

  “你,你,你!你要对纾文负责!她如今!如今!”娄潜咬着牙却说不出那剩下的话,只觉得难以启齿。

  墨珩看着娄潜面色铁青,满脸通红,叹了口气,走到了娄潜的身前替他对北辰说道:“北辰君在采蜜之时定是不知之后产生的后果,不过后果已生,只希望北辰君可以负起责任。”

  “什么责任?我一向游历花丛惯了,折的花也数不胜数,可未曾有一朵花要我负责过,难不成我将那采的蜜再还回去不成?”北辰说话时依旧面不改色,一番言辞说的颇为轻巧。

  墨珩听闻这番话,也瞬间怒意横生,原只是觉得北辰有些浪荡之名,不曾想他还是一个做事不愿负责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