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65|第六十五章
  胡七十九的想法很简单,

管他是什么排行榜,

尊家拿第一就行,就算是什么阴间黑恶势力榜,

拿榜一也未尝不可啊。

  她甚至鼓励兰菏蝉联,

“尊家,争取拿个年冠哦。”

  宋浮檀:“这是非法行为,

不值得鼓励。”

  胡七十九:“我也没守过法啦……”

  宋浮檀:“……”

  胡七十九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意,宋浮檀的剑要按不住了,

她赶紧道:“但是到谁家随人家了,

这些人族怎么能违法呢?”

  再说白五进了棺材,

就看到里头有五谷杂粮,

也有纸钱,

这既然是棺材,自然不能空着,

否则即是“空财”了。还绘制了五福捧寿的图,木材也结实,

算是很不错的棺材了。

  这棺材一路就抬到了陵园,那二鬼扶着纸人下棺,白五就趁机攀在纸人背后,隐匿身形。

  他们把纸人扶到了供桌之前,

既然是幽冥婚庆,每次主题都不一样,有时候是西式草坪婚礼,有时候是中式,

中式又要分很多种地区的习俗,所以这次没有桥,只是设了喜堂。

  用具都是纸糊的,纸糊的花瓶,纸糊的桌子,纸糊的金山银山……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次就连新郎也是纸糊的。

  “吉时已到,新娘怎么还不来?”

  俩充作司仪的鬼有点纳闷,往纸糊的大院子里头询问。

  窗户被打开了,一个小鬼探头:“正在劝新娘子咧。”

  ——因为是家人做主操办的,所以亡魂也并非百分百都满意,但像这样抵抗的,倒还是头一个。

  只听到新娘子尖叫:“谁要和陈星扬结婚啦,我不喜欢陈星扬,他都把巡春哥哥杀了!谁给我烧的这破结婚证,你们到底什么公司啊!”

  小鬼劝道:“你爹妈做主的。那你就应该嫁给陈星扬啦,你可以折磨他啊。”

  新娘子:“……”

  新娘子:“我信你的鬼话啊!”

  还什么爹妈做主,这都什么年代了。

  他们也劝不动新娘子,只好去禀告老大,这新娘子不配合,如何能让她家的生者心甘情愿继续花钱啊。

  陵区另一头便有个穿着马褂的男子骑着毛驴滴滴答答走来,脸色青灰,露出煞气,新娘子也被小鬼强行搀了下来,“干什么,还有逼着人结婚的。”

  这马褂男鬼看了她一眼,新娘子是新死,身上穿的还是白衣,被他一看,就噤若寒蝉了。

  马褂男鬼哼道:“姑娘还是别浪费了这钱,都是你父母好意送的,陈星扬好歹也是个明星,作为主演,还不比兰菏更好?”

  新娘子壮着胆子道:“我不喜欢,就没有可比性。”

  马褂男鬼:“啧,如此,不如我们延后,等我之后找来兰菏,和你结婚。”单良可都一直在关注这些明星的动向,那兰菏好像就要去拍戏了。

  新娘子也做了一段时间鬼,从小听家里也说过些鬼故事,和父母无所谓的态度不一样,而且毕竟是真情实感喜欢过张巡春的,警惕地看了看他:“你们到底怎么请来的,会不会对哥哥有影响。”

  “有影响又怎么样?”

  “有影响我当然不结,”新娘子道,“把我当什么鬼啦。”

  马褂男鬼不耐烦地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和你父母说一声吧。”

  新娘子:“说什么?不结了还要说,难不成还能退钱?”

  马褂男鬼:“自然是告诉他们,你在下面过得不好,速速花钱为你消解——”

  他说着,就从毛驴上弯腰,手伸向了新娘子。他想做个好鬼的啊,和单良一起善良地把钱赚了,是这女的不给他机会。

  新娘子吓得睁大鬼眼,面容都扭曲了,本来因为车祸而死,死相就不是很好看,刚才还上了点粉,这会儿都盖不住血痕了。

  这时,那个浑浑噩噩的“陈星扬”居然扑了过来。

  马褂男鬼下意识一挥手,这就察觉到不对了,“陈星扬”被他随手就撕开了,而且他还未仔细思考,从“陈星扬”背后弹出来一根尖刺,直接穿过了他的手掌!

  “啊!!”马褂男鬼惨叫一声,从毛驴上滚了下来,看到“陈星扬”化作漫天纸屑,露出其后戴着眼镜的白仙,那尖刺在他手里翻了两圈,收回去倒握着,动作凌厉,身体将对方与新娘子隔开了。

  而从头到尾,他的目光都没看过马褂男鬼,只是冷冷看着斜下方。

  新娘子张着嘴,即使喜欢的是巡春哥哥,她也不禁感慨,好冷酷,好帅……

  马褂男鬼握着手掌,虽未流血,但掌心有个焦黑的小洞,他看不出白五的来历,只依稀看得出是妖物,大怒道:“哪里来的闲事精!”

  白五回头看了一下,唉,尊家怎么还不出来,说好的里应外合。

  马褂男鬼更怒了:“你敢无视我!”

  白五:“……”

  唉,能不能不说话。

  马褂男鬼觉得这白门态度太轻蔑了,仿佛自己低他一等,立刻一抬手:“来呀!”

  他在陵区也收服了一批小弟,一声令下,就是二十几个鬼魂从墓里出来,为他助阵,更有原来充当媒人的小鬼替他发言:“大哥问你话,哪里来的。”

  白五不安地回身。

  新娘子:哇,真的傲,都不带理会的,有我巡春哥哥一点风格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