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重生之全球首富谈小天 > 潜龙于渊第431章葬礼
  山城的风俗,停灵三天就要火化。

  这一天早五点,宋家台子外面的马路豪车云集,超过百辆的车整整齐齐停在路边。

  所有的车后视镜都绑了一条红布,后挡风玻璃贴了一张白纸,上写宋府。

  谈小天的表弟韩语和宋小雨带着几个人挨个车分发香烟饼干饮料,这是山城的习俗,起早的司机一般都没吃早饭,送这些是让他们垫吧一口。当然,也没人真吃。

  宋家台子的村民早早就起来了,挤在宋家院子里干些力所能力的事儿。宋老爷子生前是老师,门下桃李无数,很多学生知道消息后全都赶过来。

  此时宋家院里院外,聚集了不下千人。

  从这件事就能看出一个家族的兴旺。

  大舅宋春阳眼含热泪,在风水先生的指引下,高举起火盆,喊着“爸妈一路走好”,将火盆重重摔下,这叫孝子摔盆。

  然后大舅捧着二老的照片,老舅拿着灵幡,整支队伍开始启程。

  打头的依然是劳斯劳斯,后面是灵车,之后是一水的奔驰,谈小天从旅游公司雇了四辆豪华大客车,这才勉勉强强把宋家台子的村民装下。整支车队绵延达一公里,浩浩荡荡赶往火葬场。

  宋家订的是头一炉,火化完毕装捡骨灰,然后就去了火葬场隔壁的千福公墓。

  因为皮海峰事先打过招呼,公募的领导早早就在门口等候,安排了手艺最好的师父为二老下葬。过程很顺利,不到十点整个仪式结束。

  宋家子女哭的声震云天,宋春华更是哭的晕厥过去,谈小天亲自把老妈从山上背下来,又掐人中又灌水,宋春华这才悠悠醒来。

  大部队回到宋家台子吃完最后一餐回灵饭,宾客散去。

  大舅把宋家子女召集过来,准备分摊费用。

  谈小天一挥手,表示墓地的钱他包了,不用大家出。

  大舅老舅差点因为这事和谈小天红脸,最后实在没办法,他们两家一家出了五万意思意思。

  丧事办完,宋家上上下下疲惫不堪,宋春华更是大病一场,嫂子白宁和武丹丹在病床前伺候了好几天,宋春华这才渐渐好转。

  宋春华拉着谈小天的手,眼泪汪汪,“儿子,你说你要是有个媳妇,也不用麻烦你嫂子和表姐了,你都工作两年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谈小天无言以对。

  老妈这是彻底恢复了,不然不会提这事,谈小天只能连夜逃回盛天。

  在家里休息了几天,总算缓过乏来。

  周末,谈小天在马场宴请各位股东,一是表示感谢大家对他的帮助。有孙盛和皮海峰出手,不但那六十万完好无损的要了回来,双椿山墓园已经停业整顿,估计再开业的可能非常小。至于铁哥和老杆子,已经被公安局收押。

  他们两个在山城罪恶累累,随便拿出几条都够枪毙的。从得罪谈小天那一刻开始,他们的悲惨结局就早已注定。

  经此一事,不怎么回山城的谈小天意外的成了山城的传奇人物。

  二是借此机会开个股东会,正式商量一下增资扩股及燕京分部的事宜。

  谈小天之所以在纨绔圈里人缘这么好,跟他的豪爽大气是分不开的。

  千里俱乐部能在后期发展的这么好,在业界声誉这么高,和谈小天从港岛带回来那四匹纯血马是分不开的。这四匹马总价超过一亿,每次配种费高达五十万元,可谈小天从没提过这事,那些配种费也从未取过,积攒到现在都有六七百万了,一直躺在俱乐部的账户上。

  股东这两年其实一直都在占他的便宜,大家心知肚明。

  这次增资得到全体股东的热烈影响,这些年他们从千里收获的不止是金钱,还有更宝贵的人脉。

  所以这次去燕京开设分部,所有人都举手表示同意。

  有谭明春为他们保驾护航,燕京这片汪洋大海大可以闯一闯。

  股东会开了一天,最后敲定了结果。

  新的股权分配如下,谈小天原来的股份加上那四匹纯血马,占股35%,谭明春以20亩地加3000万现金入股,占股22%,成为新的董事会排名靠前的两大股东。于彤郝建夫妇追投2000万,海红追投2000万,成为第三第四大股东,其余人按照增资比例,股权各有变化。

  总之,皆大欢喜。

  三月末,谈小天带着郝建于彤胡金及俱乐部几个中层管理人员,到了燕京和谭明春见了面。

  千里燕京分部项目正式启动。

  ******

  深市,挺着大肚子的林颖正在灯下翻看着婴儿的小衣服,看着看着,她的嘴角渐渐上扬,母性的光辉在灯光下形成了一个温暖的光晕。

  怀孕已经七个多月了,肚子开始显怀。

  她是高龄产妇,为了确保安全,她把英语培训班交给了雇来的老师,专心在家安胎。

  不知道为什么,过完年回到深市后,张明轩突然被提拔成了我恋我家深市分公司的运营部经理,一下子跨了两个级别,这还引起了公司上下的一阵轰动,同事们都猜测他有过硬的背景,因为据可靠消息说,张明轩的调令是燕京总部老总办公室亲自下的。

  张明轩的收入涨了一大截,这也是林颖敢把培训班交给外人的底气。

  不过有得就有失,张明轩升职以后比以前应酬多了,经常在外面喝的醉醺醺回家。

  每次他喝多了,林颖还要挺着大肚子给他清洗。每当此时,林颖甚至宁愿他没有升职,回到以前,虽然那时没什么钱,但两个人饭后依偎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的静谧时光。

  房门响了,林颖急忙放下手里的小衣服,迎了出去。

  张明轩喝的满脸通红,东摇西晃的进了屋,连鞋都没换便坐在床上。

  林颖追着他进来,蹲在地上为他脱下鞋,张明轩往后一躺,直接躺在床上,几秒种后便呼呼大睡起来。

  林颖费了半天劲儿,才把他的外衣外裤脱下来,又打了盆温水,仔仔细细为他擦拭干净。

  林颖抱着张明轩换下的脏衣服走进卫生间,准备洗衣服,当她看到白衬衫领口那个刺眼的口红印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扶着盥洗台站了半天,总算稳住了心神。

  男人嘛!在外面应酬,去一些歌厅洗浴之类的地方,和女人耳鬓厮磨逢场做戏是难免的。

  林颖一遍一遍这么安慰自己,可当她掏出张明轩外裤兜里的东西时,终于承受不了,瘫软在洗手间冰冷的地砖上,热泪横流。

  一条紫色的女式内裤静静趴在白色地面上,像冷冷的嘲讽,又像一道丑陋的伤疤,在林颖那龟裂的内心蔓延,撕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