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大魔仙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杀之暗影
  “能解开子寰封印的,原本有三个嫌疑人,但现在已经确定就是陆子峰了!是了……他和姬家的……唉!可惜了这个人才!”女娲海某处驻地内,柳老爷子面色沉痛地轻叹着,他的周边,现在就剩和吕凉最亲的那些人了。

  “如果光靠他一个,顶多也就干成这一件事!可后来阻挡女娲娘娘那一掌的,还有那移形化法破开虚空结印的……没有证据我都能猜得出是谁!即便我没有亲身见过,但就参照那些典籍,也能基本知道谁出的手。”姜应龙淡淡地说着,随即也叹息道,“只可惜,就算心里认定,但如果没有证据,还真是不能把对方怎么样!”

  “是谁!你告诉我!”东方筱玉和苏巧儿几乎是异口同声问出来的,同时那股子止不住的怒火与杀意,也不加掩饰地喷涌而出。

  对她们来说,吕凉就是她们能奋斗到现在的基础,就是能让她们倾心以待的全部,如今只要能确认是谁,管它什么证据不证据的,那也足够过去报仇的了!

  “冷静,先冷静点……报仇是其次的,咱们目前的当务之急,是确保吕凉如何平安的撑过这一劫!”姜应龙赶紧摆摆手,随即正色道,“不瞒你们说,我这次过来,就是因为找到了能让他恢复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必须不能有人打断或破坏!”

  “你找到解铃之人了?!可据我所知……啊!”文小婧先是惊喜地呼喊了一句,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就闭口不言了。

  姜应龙眼中闪过一丝“放心了”的神色,随即说道:“我魔源岭一族内,王家曾有一项秘术,称之为‘启魂**’!现如今,王寒濛你们知道吧,她就会这项秘术,且愿意为吕凉施术。如果一切顺利,不但可以很快令吕凉恢复,还直接就能让他化出完美的第二元魂。只不过,这个过程中,无论是王寒濛还是吕凉,都绝不能被打扰,否则,也许当场,两个人就都得玩完!”

  “明白了!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这回不光是那两女的声音,在场几乎所有吕凉一方的人都是一副撸胳膊挽袖子的拼命架势。

  “既然都明白了,那我们就各司其职吧。另外,有个消息提前透露给大家下。”姜应龙说到此处,似是漫不经心,但眼中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划过,“如果顺利,吕凉当可在不长的时间内就恢复。”

  “好!”随着众人亢奋的声音参差响起,一道道人影也陆续消失,最后只剩下了三个人。

  “对不起,我早该想到的……”文小婧脸上闪过愧疚之色,这话,是用传音说的。

  “没事,反正关键的话你适可而止的没说,挺合适。”姜应龙微微一笑,回应道,“就这么赌一把吧,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赌赢的可能性尽可能变大!”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在商量什么,但也明白,必定是攸关性命的要事……”女娲的传音同时传入正隐秘交谈的两人神魂之中,“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助力的?”

  “多谢娘娘!”姜应龙则以感激的语气传音,同时目露精光道,“那就在我们赌的运气不佳时,希望您可以凭借女娲海的底蕴帮我们力挽狂澜了!”

  ……

  吕凉的生死不明是一件令整个女娲空间都震动异常的事情。虽然很多人意识中,他依旧是那个运道不错的下界小子,但一个个也都明白,这小子干出来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还有那庞大异常的关系网,可足够令整个空间都为之侧目的!

  但是吧,仅仅过了多半日,所有人就被另一件事情弄得更加震惊了!

  因为,前一天还算半个死人的吕凉,竟然于第二日一早,就生龙活虎地再度出现了!

  女娲海这边,经过片刻的沉寂后,就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

  吕凉则露出一贯的憨傻笑容,依次向所有来探望他的各界大能表示谢意。就这样过了两个时辰后,女娲专门出来清退所有人,至于理由就一句:小弟刚刚恢复,并没有完全如初,后续两日将闭关进行最后的复原,这之间,就不要再有谁过来打扰了。

  这之后,几乎整个女娲空间都能较为清晰地看到,女娲海东南之地,有一片七彩光晕笼罩之处,范围虽不算大,可一旦靠近女娲海万丈的境地,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恐怖威压!

  “这么快就康复了?你确定?!”弥勒佛似的胖子,本来不大的眼睛,此刻睁得是溜圆,语气里透着十足的震惊,“这怎么可能!换个无极五祖级别的人过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啊!”

  “可我亲自过去探问时,确凿及肯定,那就是吕凉!不光是我的灵虫探知无误,从那边相关人员的情绪流露,也难想象那不是真的!”姬宏紧咬着牙,眉头皱的一团乱麻。

  “现在怎么办?”边上的瘦子直接问道。

  “刚才我和老大说了,他的意思,就是动手!”胖子目光一沉,斜眼看着姬宏道,“就算暴露,也要尽可能地致对方于死地!”

  “这……”果然,姬宏面露挣扎之色,似乎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你觉得自己还有退路吗?我的嘴虽然牢靠,但保不齐万一失败被人施以搜魂秘术,可就什么都说不准了。”胖子微微一笑,一副悠闲的样子。

  “唉!罢了!”姬宏先是长叹一声,猛摇了摇头,随即再抬头时,已经满眼都是决绝之光,“那就拼了吧!”

  “别说得我们好像是鸡蛋碰石头似的,弄好了,不但完成任务,还不会暴露自己呢!”胖子又笑了起来,这回就是透着十足的阴险了,“老大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我们只要照着做,就一定没有问题!当然,有老兄弟你肯配合,那就是双保险了!”

  随后,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越聊脸上的表情越兴奋,终于在一刻钟后,似是议定了什么计划,姬宏先走,胖子叮嘱了瘦子几句,也随之消失不见。

  当整个房间只剩下瘦子自己时,他先是面无表情的感受了一遍周遭气息,待确定确实没有别人时,自怀内掏出一枚闪着幽光的青色小符就那么一撕,随即也身形飘散而去。

  与此同时,在女娲海西部某处仙山洞府区,有几座被层层封印笼罩的各式山洞,每座山洞周边都有数名女娲海弟子严阵以待地巡视着,因为这里住着的,都是身份崇高的一些贵客。

  “呵呵,真当这种雕虫小技可以瞒过老夫?我是很久不问世事了,但这种当年被我玩剩下的把戏,一个后辈儿小子就想拿出来扭转乾坤?有意思,只不过,我可没兴趣陪下去了!”这是一座内部朴素至极的洞府,除了一张石桌和一张挂在壁上的八卦图外,就只有一名身形佝偻,也同样朴素至极的耄耋老者。

  “姚老前辈神机妙算,能否告知在下其中玄机?您老特意把我留在此地,莫不是早就有了后续的计划?”老者肩膀上,有一道若隐若现的浅红火苗,其内透出了胧火好奇的声音。

  “姬宏那小子的眼光很毒,他说那是吕凉,那确实应该是吕凉吧。只不过,他肯定不是那个频临死地的吕凉!”老者微微一笑,摇摇头道,“除非是魔源王家的老头子复生,否则,就算是再厉害的后生晚辈儿,没有两整日,也休想让那小子恢复神识!这满打满算不过将将一日,哪里可能这么快!”

  “哦?您既然那么确定,为何不告诉他们?啊,我好像明白了……”胧火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显然是开始思索了。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之光,点点头道:“有你当那群元素人的头儿,也不知道于我方是福是祸。”

  “哈哈,瞧您老说的,我们对付的人,也只是吕凉而已。剩下的,不过是找个合适的地方偏安一隅。”胧火爽朗的笑声传出,随即轻声道,“有您老这样的人杰在,借我个胆子,也不敢动那点不靠谱儿的小心思。”

  “呵呵,真正让你忌惮的,恐怕还是现在生死不明的那小子吧?说实话,如果不是切肤之痛,这么个人杰的出现,倒真是女娲空间莫大的福气。只可惜……唉!”老者于眼中闪过没落之色,随即沉声道,“不说这没用的了,让你的棋子准备动手吧!”

  “哦?什么时候?地点呢?您真的知道吕凉在哪儿?”胧火惊奇与惊喜并用的语气传来。

  “我不知道吕凉在哪,但却能肯定,七彩玲珑阵内那个是假的。至于真的在哪里呢?呵呵……”老者再度微微一笑,这回透着的,是无比的自信之情,“一个最不起眼的地方,却有王家特有的秘法之力传来……老友啊老友,当年你告诉我的,是不是太多了呢?我这次是真的对不起你了,待到黄泉路上,再向你好好赔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