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衣手遮天 > 第八十八章 柳艳娘
  柴祐琛没有照镜子,都觉得自己的面容有些扭曲。

  谢景衣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小娘子,是如何知晓这么多三教九流的事的?

  还是说,她觉得他就是那种会流连烟花之地的登徒子?

  不管是哪一种,都让人极度不悦。

  “我哪里有谢嬷嬷你神通广大,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就连隔壁邻居家的鼠儿一窝生了几个崽儿,都知道!”

  谢景衣哈哈的捂住了嘴,拍了拍柴祐琛的胳膊,“多谢夸奖,多谢夸奖。原来我的耳聪目明,蕙质兰心,早就传遍江湖了。”

  柴祐琛被她给气乐了,正欲开怼,又听谢景衣说道,“这个柳艳娘,有三点闻名杭州,你不知晓,当真是孤陋寡闻了。第一是美,第二是攀,第三便是作!”

  “传闻有一知县瞧中了她的美貌,想要给她赎身将她抬家去。你猜怎么着?嘿嘿,她……”谢景衣说得手舞足蹈的,两眼放光。

  一旁的柴祐琛打断道,“哪个知县?政绩如何?好事没有听说过,风花雪月倒是不少?你说是哪个,且该参他一本。”

  谢景衣一愣,“什么叫传闻?传闻就是不晓得是谁说的,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总而言之你说我说,像是那么回事儿!总而言之,这柳艳娘就是一个仗美行凶,待价而沽,一心想要攀高枝的厉害人物。”

  “杭州城里,她能看得上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了,宋知州惧内人尽皆知,关慧知她娘亲将门虎女能一个抽八个,你阿爹那是驸马爷,她不敢妄动……啧啧,我这祖父一来,那绝对就是鱼塘里进了蚯蚓,惹人爱啊!”

  柴祐琛看着谢景衣手舞足蹈的样子,眉眼弯弯,重生可真好,上辈子在宫中,可是鲜少能够看到这么鲜活的她。

  “你的样子很可爱,当真像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娘子,不像里头住了个老嬷嬷,以后别假笑了。”柴祐琛认真的夸奖道。

  谢景衣立马收了收,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嬷嬷假笑,盯着柴祐琛瞅。

  “所以我们是要去看那柳艳娘收服永平侯?”

  谢景衣点了点头,“聪明。永平侯日进要去青山村,我收到风,柳艳娘已经在路上等着了,自是有人将她送上门。”

  谢景衣说着,微微有些心虚,她为何收到风,那不第一股妖风不就是她放出去的吗?

  马车行了一段路,远远的便瞧见前头停着自家那低调的青色马车,谢景衣忙叫停了柴贵,拽住了柴祐琛的手,往林子里钻去。

  柴祐琛耳根子一红,反手握了回去,跟着谢景衣寻了个大石头后头,躲了起来。

  谢景衣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伸出了脑袋可着劲儿的瞅,这一瞅,顿时就乐了。

  只见那柳艳娘坐在一块大青石上,怯生生的伸出一只脚来。

  这可真是一只好脚,肤如凝脂胜美玉,搁在暗沉的大青石上,越发的显得白嫩,可就是这么好看的脚,此刻已经泛着血丝儿,微微发肿,一看就是伤得颇为严重。

  那柳艳娘穿着一身红色长裙,双眼朦胧,却是强忍着泪意,一脸坚强的望着永平侯,“奴奴不慎摔倒,耽误了大官人的行程,实在是羞愧难当,左右不过一点小伤,我身边那女婢前去问路,不多时便会返回来寻我。”

  “这是虽然是荒郊野地,不过我们两浙路向来太平,艳艳不会有事的,还望大官人宽心。”

  她说着,坚强的站了起身,却是脚一歪,险些摔倒了去,永平侯伸手一扶,那柳艳娘像是遇到了烙铁一般,单着脚跳开了,又跌回了大青石上。

  那动作,那身姿,宛若一只美丽的跛脚蝴蝶,在翩翩起舞。

  谢景衣胃中犹如翻江倒海,她惯是不喜做作之人,可架不住某些色胆心生的人,就好吃这一套,果不其然,永平侯老脸一红,果断的说道,“那怎行?身为君子,怎么能够将一个弱女子单独留在这里,我去过前头的青山村,便要回杭州城,柳娘子若不嫌弃,我便捎带你一程。”

  柳娘子扭了扭小腰,怯生生的咬了咬嘴唇,“这不好罢?太过麻烦了,再说了,孤男寡女,授受不亲。大官人乃是正人君子,艳艳岂能污了您的贤名。我虽然出身低贱,但是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

  谢景衣一听,满头黑线,敢情站在一旁犹如石化雕像的谢保林同谢景泽,在你眼中都不是人。

  永平侯迟疑了片刻,见柳艳娘失望的低下了头,立马说道,“无妨无妨,清者自清。”

  柳艳娘含羞带怯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坚强的朝着马车蹦跶而去,蹦到永平侯跟前,又是一歪,险些摔倒在地……

  ……

  就这样你拉扯来,我牵扯去,过了好一会儿,一行人方才重新上了马车。

  谢保林同谢景泽铁青着脸,一左一右挤着车夫,坐在了马车的前头。

  躲在石头后头的谢景衣看得呵呵直乐,待马车走了,方才伸着懒腰跳了出来。

  一旁的柴祐琛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皱了皱眉头,“永平侯妾室通房不少,便是柳艳娘进了府又如何,不过是后院多添一人罢了,你做事越发的无聊了。”

  谢景衣嗤之以鼻,“这你就不懂了,所有的作精,一开始都是和和气气乖乖巧巧的,待她的砝码够了,她才开始搅风搅雨,叫你吐不出来,吞不下去,如鲠在喉。凭我在后宫看人多年的本事,这柳艳娘厉害着呢,你等着瞧好了。”

  “你若是觉得没啥,日后我再找一个柳艳娘送给你,嘿嘿,看看你消受不消受得……”谢景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柴祐琛你有毛病,快放我下来!哪里有这样扛人的,跟码头上扛麻袋的一般!”

  柴祐琛却是不理会,继续扛着她大步流星的朝着马车走去,“柳艳娘算什么?哪里比得过谢嬷嬷你会搅风搅雨。”

  谢景衣扑腾了两下,便放弃了挣扎,柴祐琛见她不动了,反倒是将她放了下来,一脸无奈的摸了摸谢景衣的脑袋,“你是傻子吗?”

  谢景衣耳根子一红,结结巴巴的说道,“你干嘛总摸我头,都要被你摸秃了。”

  柴祐琛翻了个白眼儿,自顾自的上了马车,“你是猫还是狗,还能撸秃噜瓢了不成。快些上车,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