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衣手遮天 > 第二十三章 太假
  不管是真懂还是假懂,谢景衣都半点不慌,因为她知晓,十多岁的柴祐琛是当真不懂。

  既然不懂,又如何能分辨她是在胡诌,还是在掏心掏肺?

  谢景衣裂开嘴笑着,又快速的坐了回去。

  柴祐琛挑了挑眉,谢景衣心领神会的提起了桌子上的大铜壶,给柴祐琛沏了七分满。

  “柴二公子说了这么些,应当渴了,喝碗茶润润喉,且听我慢慢道来。”

  站在一旁伺候着的柴贵同青萍,都有些咋舌。天下竟然变脸变得如此自然之人。

  柴祐琛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又轻轻放下了,“你阿姐方才因为角门的事情陷入困境,你便私下来见我,不怕么?”

  谢景衣笑容淡了几分,“柴二公子明人说什么暗话,这大碗茶就是你名下的产业,难不成你还让人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去?再说了,我可是缺了石青同石黄,路过大碗茶想起母亲喜欢他家的梅花糕,方才进来饮茶,顺便带些热乎的点心回去。”

  柴祐琛惊讶的抬起了头,“你如何知晓?”

  谢景衣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公子衣衫上的暗花,同大碗茶茶旗上的暗花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你们这些世家大族,王府勋贵,方才暗暗的整这些家徽,彰显传承。”

  “而且,我们南地饮茶,喜欢小杯小盏,不会用这种大碗;这条长亭巷,往里头走,便只有我们两家,并非人来人往的热闹之地,却在三个月前,开了这么大一家北地风格的茶楼,除了公子,不做他想……”

  柴祐琛脸微微一鼓,“你在讽刺我不会做生意,开张便赔本?”

  柴贵一听,差点儿没有憋住笑,倘若真是如此,那这谢三娘子真是火眼金睛,真知灼见!公子做生意,从未赚过钱!

  谢景衣裂开了嘴,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不言而喻。

  柴祐琛扭过头去,瞥了柴贵一眼,“你去给谢三娘子准备梅花糕。”

  柴贵立马退了出去。

  “我开的天布坊,样样比过你的大布坊,为何门可罗雀,从未有人光顾?”

  谢景衣想也未想,开口说道,“公子家世好,才气高,想要进你家门的人,从京城排到临安。夜间观星,众星拱月,可终究是有亲近,有的远观。”

  “那些家世凡凡,自知高攀不上的,远远看着,并不上前;那些若是拼力相搏的,处处争锋,想要引起公子注意;那些与公子门当户对的,不远不近,不声不响的便一击即中。”

  柴祐琛的脸有些黑。

  谢景衣毫不在意,“门当户对,放在做生意上,也是行得通的。天布坊就像是公子,站在村中的小路上,村花只会远远的看着,指指点点的说着,那位公子好生英俊,但没有人会痴心妄想,感叹过后,一转身还是嫁给了村东头的二牛哥。”

  柴祐琛的脸越发的黑了,谢景衣皱了皱眉头,柴祐琛不像是个小气之人,她可是连怼人的一成功力都没有使出来,说的不过是一些浅显的大实话罢了。

  “你恼了?”

  柴祐琛摇了摇头,“没有。那我该如何做,才能够让村花嫁我?”

  谢景衣一愣,想着柴祐琛怕是顺着她的比喻在说做买卖之事,忙说道,“天布坊既然开在了兴南街,都应该低调一些,你把那地别弄得那么光亮,让村花下不了脚,你把那小二,弄得像是发了财的二牛哥,那便好了。”

  “路边的面馆,用的破陶碗,街边的小酒肆,用的粗瓷碗,开封府的正店,用的细瓷碗……这其中的道理,公子聪慧,定是能够明白的。”

  柴祐琛嗯了一声,“还有呢?”

  谢景衣心中呸了一声,若不是她有了蓝花布,不怕大布坊抢生意了,今儿个把柴祐琛点醒了,还不是自断财路?

  这人竟然还不满足,这年头,行个贿讨个乖怎么这么难!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不过是班门弄斧,这些浅显的道理,公子都明白。你不若寻个农庄,去个县城小村住上一段时日,每天晨起,就去市集里蹲着看看,去寻那农闲的庄稼汉,聊上一聊,就什么都明白了。”

  “正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公子……”

  柴祐琛将桌子上的茶点往谢景衣的方向推了推,垂着眸说道,“叫我柴二吧。”

  谢景衣一愣,柴二啊,有点烫嘴啊!

  说话间,柴贵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食盒,“公子,梅花糕好了。”

  柴祐琛点了点头,“我知了,你说得有点道理。”

  谢景衣乐了,忙顺杆子站了起来,提起食盒递给一旁的青萍,“那我就先告辞了,趁着这点心还热乎着。”

  柴祐琛抬起头来,看了谢景衣一眼,“笑得真假,像老嬷嬷。”

  谢景衣笑容一缩,从露出八颗牙齿,变成了露出六颗……虽然老娘上辈子真的是个老嬷嬷,但是你这么说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还是很让人生气好吗?

  不起不起,这是一个马屁,正等着她拍呢!

  “白得了点心不说,我阿爹还要升迁了,我看着柴二公子,笑容发自肺腑!”谢景衣说完,一个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的柴祐琛幽幽的说道,“我阿爹出京之前,官家问,私以为孰能继任杭州通判。我阿爹一个不识,只能看到过往政绩,回曰谢保林。”

  谢景衣猛的一回头,奶奶个腿的,所以这厮装到现在,一直都在把她当猴耍呢!

  把我的生意经,把我的口水还给我!

  她想着,果断的露出了八颗牙齿,假笑假死你!

  柴祐琛瞧着她的模样,微微勾了勾嘴角,“你不用假笑。因为你阿爹本来就值得。”

  谢景衣鼻头一酸,她阿爹兢兢业业,就是差人提拔,所以她才无论如何都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因为她的阿爹,真的值得。

  “谢谢。”

  柴祐琛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我是不会徇私的。”

  谢景衣喉头一梗,实在再说不出感谢的话,只是行了个礼,便匆匆的走出去,去隔壁的铺子买石青了。

  柴祐琛微微的往窗外看了看,谢景衣戴了幂幕,他只能够看到一个头顶,直到看不见了,他方才把目光收了回来。

  “走吧,咱们回去收拾一下,去富阳。”

  柴贵一愣,试探着问道,“公子,咱们去富阳做什么?人生地不熟的,咱们在那里,还没有来得及置办产业呢。”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忘记夫子叫我出来做什么了么?”

  柴贵松了一口气,他怕公子又脑子一热,去富阳开铺子,虽然齐国公府家底子厚,但也没有四处败的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