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一只眼睛的怪物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先这样往前走吧
  你知道该往哪里走么?

  伊戈尔的这个问句让卡迪本有的兴奋一下子就没了,这种感觉就像刚刚要爬到一座山的顶峰突然手一滑又掉到了山底。

  卡迪还真的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

  以前卡迪也拼了命的找过月流涧,他的一个梦想就是找到咕噜咕噜的石头屋子,好好与咕噜这个怪物之王探讨探讨咕噜山的生活。可是事与愿违,他总是找不到月流涧的边边。

  那种感觉卡迪体会了太多次,每次都像极冬之日喝了一碗冰水,本来还算热乎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冰冷冰冷的,心里的热切期盼立刻结成了冰块,只要在再稍微一用力他的心就会蹦哒一声碎一地。

  而且让卡迪最为不解的是明明自己能听到那歌声,远远也能看到月流涧的轮毂,可偏偏就是找不到月流涧的道路在哪里。

  月流涧的歌声,似乎是线索,但是卡迪无法摸着其中的奥妙,他本来就不喜欢动脑,这种思考的事情还是不适合他。

  卡迪把他的所有期盼都押到了伊戈尔的身上,他觉得伊戈尔这么聪明,能走出幽风谷,还知道那么多神奇的事,肯定可以帮助他完成一个梦想。

  可是没想到,伊戈尔刚刚迈出第一步,就出现了问题,这个问题如同一个大棒子,直接砸在了卡迪的脑袋上。

  这似乎也是在说,你为什么不动动脑子呢,什么都指望别人,以后怎么办,别人能跟你一辈子不成。

  这个教训的口吻有点像凯文,而且这一棒子打下来的风格也是凯文的作风。

  很奇怪,卡迪总是在自己有一点点无助的时候想起凯文……不管是好的印象还是差的印象,凯文就像一道幽灵时不时冒出来。

  “要是凯文在这,又会把我拉到苍鹰峰了。”卡迪自言自语道,他还在自己的臆想当中,没有注意到伊戈尔的一举一动。

  伊戈尔早早就把迈出去的那只脚收了回来,他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圈圈画画,不知道在干什么。

  树枝在地上游走发出沙沙的声响,这沙沙的声响也像是唱了一首歌,只不过这个歌声不如月流涧的那么动听。这个歌声听起来比较单调,没有月流涧的那么抑扬顿挫而已。

  卡迪寻着这沙沙声望去,看到伊戈尔站在那挥舞手臂,像是一个学者计算着什么规律。这一幕让伊戈尔在卡迪心目中的形象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对于伊戈尔卡迪已经从之前的崇拜上升到了现在的膜拜。

  这是大神啊!

  伊戈尔呢,他其实只是把昨晚听到的那些歌声写到地上而已,他希望把那两段歌声进行比较,好找出这当中的相似点或者共同点,从共同点里找出突破口。

  伊戈尔回忆起昨晚听到的歌声,虽然那流水不停的在唱,但是仔细听就会发现它唱来唱去就是那两段,一遍唱完再一遍,不断的重复而已。

  第一段歌,像是招募你加入,加入他们和他们一并捕捉夜晚的安宁。

  这第一段歌声动听,充满着诱惑力,听完有一种冲过去加入他们的冲动。

  而第二段,听上去就没有第一段那么激情了,更像是一个鬼鬼祟祟的小贼偷盗得逞后暗地里偷偷的笑,时而让你觉得对面充满着危险,时而又让你觉得对面到处是阴险狡诈的人。

  水花,石头,星星,月光……

  伊戈尔仔细看着那两段歌里面提到的东西,似乎这些就是路标,只要搞明白了他们就能轻轻松松的走过这个月流涧一样。

  卡迪内心的兴奋还是多一点,毕竟他已经找到了月流涧,较之以前,他已经往前跨出了一大步,至于怎么越过这个月流涧,他觉得只是时间问题,伊戈尔肯定能找到答案。

  他对伊戈尔的期待又恢复到了满格的状态,之前的那个不知去哪的问题再一次被他抛到了脑后。

  伊戈尔已经去想了,我卡迪就不用再浪费这个脑力了,我想到的伊戈尔早就想到了,我现在只要好好等待便可,千万千万不能打扰到伊戈尔。

  卡迪虽然不想打扰伊戈尔,但是伊戈尔却想着要卡迪的帮忙,他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两段歌声风格迥异,意思也相差很大,唯一能看到的一点就是这歌声貌似在劝你远离这个月流涧,靠的太近可能会被背后的人抓起来做俘虏。

  不知道这个咕噜山是不是也有什么故事传说,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同于别处,也许了解了这一点就能够找到这两段歌声中的特别之处呢。

  而能够知道这个咕噜山的情况的自然是卡迪了。

  “咕噜山有什么传奇故事么?”

  “没有哎。”

  “那咕噜山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么?”

  “这,我一直在咕噜山,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什么样呢。”

  “那,那你以前听这个月流涧唱歌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之处么?”

  “没有哎,我就觉得他们一直是石头水花什么的在打架,他们相互都看不起对方。”

  伊戈尔和卡迪一问一答,卡迪没有听到他想听的,伊戈尔也没能得到他想要的。

  看来从这歌声突破也是没辙了……

  必须找找其他的突破口了。

  可是时间一个咕嘟一个咕嘟的过去,中午也很快变成下午了。

  “为何这四面看起来都差不多呢,我们到底该往哪里走。”伊戈尔自言自语道。

  “呃,以往你遇到这种情况你都是怎么做的呢?”卡迪弱弱的问道。

  “以前啊,我都是抛树枝啊,带树叶的那头指向哪我就往那走,话说我来这个咕噜山,也是那个树枝的功劳呢。”

  “那,那你这次也试试抛树枝呢,说不定运气还是站在我们这边呢。”

  “你说的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那赶紧做啊。”卡迪催促道。

  “可是,如果运气不站在我们这边,我们走错了方向岂不是找不到咕噜咕了?”伊戈尔开始优柔寡断了。

  “那我们就在这等,一直等到你想到答案为止么?”

  “呃……”伊戈尔看了看天空的太阳,似乎时间跑到还挺快,他毕竟不是跳跃时人能够回到过去或者跳到未来看一看再做决定。

  “天黑了,我们就又能听到那个歌声了,但是真的要一天都耗在这里么?”卡迪歪着头,问伊戈尔。

  “呃,先这样吧,我们就这样往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