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轮回大劫主 > 第452章 飞升
  时值盛夏,暴雨初歇。

  青翠欲滴的绿叶之上,垂落下珍珠一般的水滴。

  林间小路突然喧嚣,一支车队缓缓驶来,打破了这片宁静。

  数十名玄衣劲装、腰挎长刀的骑士,护卫在数辆马车周围,他们每一个太阳穴高高隆起,显然都是江湖上有数的好手。

  咔哒!

  最中心的马车车轮突然一歪,落在一个水坑之中,令马车一震。

  啪!

  这马车似乎极重,突然出现的状况,令前方拉车的骏马发出哀啼。

  不仅如此,车轴裂开,车轮飞了出去。

  车厢翻滚在地,令里面的‘东西’滚了出来。

  那是一只巨大的铁笼!

  在铁笼之中,则是一只褐色的……巨蛹?!

  “不好!”

  “停下!”

  “速速修复!”

  前面几辆马车停下,一名少年搀扶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下车,前来检视。

  老者名为姜玉河,乃是辛武国御史大夫,扶着他的少年名为姜淘,是他的孙子。

  “这就是那个‘蛹人’么?”

  姜淘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巨蛹,不由眼睛发亮:“我终于见到真正的、活着的怪异了。”

  “易师父,修好马车,赶快上路,此物务必在太后寿宴之前送到王都,不容有失。”姜玉河道。

  “请大人放心!”

  一名中年刀客笑着答道。

  他眉如刀削,面容坚毅,正是‘狂风刀’易无极,在江湖武林之中,也有鼎鼎大名,一手狂风飞沙刀法,曾经连败一十八位武林好手,更曾经活生生劈死过数头怪异,名闻辛武国。

  因此虽然受到御史大夫姜玉河的聘请,却非仆人,而更加类似客卿。

  其它护卫上前,修理马车。

  少年姜淘却在铁笼之外,眼睛发亮,啧啧有声,半天不愿走:“这就是安东郡传闻的蛹人啊!我听说……此怪异刚出现之时,是疯癫老头的模样,皱纹深深,看起来似乎有着上百岁,疯疯癫癫……然而,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结成蛹,此蛹坚硬无比,刀剑水火难伤,破茧而出之后,蛹人看起来就年轻十岁,之前不论有什么伤势也会尽数复原,只是还是疯癫……”

  “姜少果然博闻广记。”

  易无极抱着刀,走到旁边:“那老人我见过,确实是个疯子……但每次化蛹,都能年轻十岁,实在令人羡慕……我等人生,如同蚍蜉朝露,转瞬即逝,他却如同逆水行舟,造化玄奇,一至于斯……正因为似有返老还童之能,那些达官贵人才对他趋之若鹜,最后还是咱家老爷子技高一筹……若将他作为太后大寿的寿礼,太后必慈心大悦!”

  “易师父……听闻你砍过怪异?”

  姜淘好奇地问道:“它们难杀么?”

  “不好说……”

  易无极似乎想到什么,脸皮抽搐:“你也知道……咱们辛武国原本只有武道,没有什么怪异神通……但数百年前,天地大变,我们居然举国飞升,并入蜀山仙境,从此武者都是下乘,唯有修仙才是正道……但蜀山仙境传闻曾经出了一位绝世凶魔,竟然打碎了这世间轮回,从此世间不靖,妖鬼多生,更有许多稀奇古怪之物,统称为‘怪异’!要真的遇到血肉类的,那没话说,凭着真气与刀剑,总能一拼……但那些真正的妖魔鬼怪,恐怕就得修真者出手了。”

  辛武国虽然并入了蜀山仙境,但仙境太大,辛武国太小,交流不多。

  哪怕有着一些修仙功法传入,也只在最上层。

  对于少年姜淘而言,修真者还是传说。

  “其实我知道少爷你一直想跟我学武,但老爷早有通盘考虑,这次甘冒骂名,也要献上蛹人,就是想为少爷求一个仙途啊。”

  说到这里,哪怕是易无极,也不由羡慕。

  练武,怎么比得上御剑修仙,长生逍遥?

  “其实……我曾听如是寺的昙玄大师讲经,他说梵门有十万八千小千世界,七千二百中千世界,三十六方大千世界……我辛武国原本只是小千世界,蜀山仙境则是中千世界,正因为一脉相承,才能在天变之时飞升融合……而道法武功,颇有相似之处,比如……如是寺的‘龙虎大力金刚不坏神通’,以及青元宫的‘御剑术’,就有几分法术雏形,未必不能修成法力!”

  姜淘答道。

  “虽然也是这个道理,但自己摸索,终究比不上传承。”

  易无极冷笑道:“如是寺也是自抬身价……此宗自从白虎仙君之后,就开始没落了啊……”

  “听闻辛武国一统之前,诸国混战,江湖武林豪杰制霸天下,一代武林至尊,白虎仙君,更是千古英雄人物,可惜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再怎么英豪一世,寿元枯竭,照样灰灰……此时机缘在手,怎能不抓住?”姜淘道:“我决定了,我要修仙!”

  “嗯,少爷你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老爷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易无极欣慰点头。

  这个世道不太平,怪异频出,若能御剑修仙,或许可保一方平安。

  就在这时候,他们看到铁笼中的虫蛹出了状况。

  一双白皙细腻的手臂,蓦然刺破虫茧,往两边一撕,一名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浮现出来。

  “蛹……蛹人!他又一次破茧了。”

  姜淘看得呆住,不是说老头的么,怎么是个如玉的少年?

  “他结蛹九次,年轻了九十岁,大致就是如此了……”

  易无极虽然惊叹,却还能稳住:“不要怕,他就是个普通人……也打不破这铁笼!”

  话音刚落,姜淘就看到那个少年伸出白皙细腻、没有一丝毛孔的手掌,抓住了铁笼,往两边一分。

  这套号称百炼精钢打造的牢笼,瞬间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被扯开一个大洞。

  “我疯了九十年么?”

  方仙望着天空的太阳,眯了眯眼睛。

  他恢复理智,还在片刻之前,因此这些人的谈话也听了一些。

  这一门语言,他竟然听得懂!

  而后的如是寺,白虎仙君等等关键词汇,更加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是……我经历过的古武世界,我回来了?’

  ‘不对……我不是在突破方士七级么?’

  他按着额头,感觉脑袋一阵剧痛,似乎又要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