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盲眼王爷红玲妃 > 第四十四章 小安府的妾
  夜深人静,亭台花谢,白玉台阶一直从大门延伸到最深处,内院里一处微光点点,绣着朵朵祥云的帐幔下,宽大的拔步床吱吱呀呀的响。

  风起绡动,祥云缥缈,如梦如幻。

  木床停了声响。

  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响传来,紧接着就是一句,“你早些休息。”

  一节藕臂探了出来,“太子爷,就不再多陪陪奴家吗”

  正在穿衣的太子抬了头。这位白面书生模样的太子爷,正是中宫所处的嫡子,靳辰宇。

  靳辰宇面前的女子声线娇软,白嫩的肌肤上尽是青紫的痕迹。素手轻台,将雕着镂空祥云的罩子轻罩在床边的夜明珠上,罩上雕工极其细腻,顿时房内尽是祥云朵朵,每一朵各不相同。女子赤足踩在地上,步步如同踏至云端。

  靳辰宇见了此景,朗声笑道“你这主意可是稀奇。”

  “太子爷过奖,不过是些女儿家的小把戏罢了,当不起太子爷的称赞。”

  “行了,你好生休息,本宫还有事。”

  “是,恭送太子爷。”

  与太子郎情妾意的这位,正是太子侧妃,安轻云。

  安轻云眼看着太子走远,回身毫不留情的砸碎了夜明珠上雕着祥云的灯罩。

  “连人都留不住,我还要你何用”

  太子一向看重名声,平日里极少留在侧妃妾室的房里。她安轻云不过一个小安府的女儿,怎能比得过人家

  靳辰宇没去太子妃的房里,抬脚去了书房。

  “太子爷,太子妃那边”

  “随她去吧。”

  “是。”

  丞相府的嫡女,靳辰宇揉了揉眉心,若不是为了拉拢丞相大人,他何至于娶一个无颜之女如今娶回了东宫,哪怕他实在对那个女人喜欢不起来,也是要给足了她太子妃的面子。

  侍卫把靳辰宇的话传给了等着消息的小丫鬟。

  小丫鬟道了谢,小跑着回了太子妃的宫里。

  sbiqu“太子妃,太子爷今夜歇在书房里。”

  “知道了。”

  花倾城转头跟她的奶嬷嬷笑“嬷嬷你瞧,我说他不会来的吧。”

  花嬷嬷叹了口气,若不是自家小姐幼时跌下假山,脸上带了疤,丞相府的千金,怎能困在这深宫之中,做一个有名无实的太子妃都怪她当年没看顾好自家小姐。

  花倾城听了花嬷嬷的叹气声,还是没心没肺的笑“嬷嬷可千万不要自责,若不是这疤,我怎能看清那些人的真面目嬷嬷宽心吧,这疤痕可是不知救了我几条命呢。”

  谁家没本难念的经呢

  花嬷嬷服侍花倾城洁面,漱口,最后不知是第几次说道“若是能寻到那神医青竹”

  “嬷嬷可千万不要说这话,若是神医好寻,九王爷何故一直安坐于轮椅之上”

  “是奴婢失言了。”

  花倾城笑了笑,只是笑里难免多了几分惨淡,“我不过是个深闺女子,到底活不出她的样子。”

  花嬷嬷心知自家小姐说的是谁,那时小姐婚事刚定,小姐心里烦闷,外出游玩险遭山贼。惊险之时,红衣似火的姑娘从天而降。

  真真正正的一身红衣倾天下。

  这世间,怕是当年的苏便嬛,都活不出那么张扬的样子。

  想到了苏便嬛,花嬷嬷又叹了口气,可惜了当初年少鲜活的苏家嫡女,竟落了个年纪轻轻便撒手人寰的下场。

  “太子妃,早些歇着吧。”

  花倾城点了点头,“嬷嬷也早些歇息。”

  花嬷嬷俯下身子“太子妃,奴婢夜里给您守着吧。”

  “怎么”

  “当年苏家那一位,府里也有个小安府的妾。”

  花倾城瞳孔微缩背上突的浮起一层冷汗。

  “太子妃歇着吧,奴婢给您守着。”

  花倾城慢慢的躺了下去,手中的丝衾被抓的死紧。

  京城人尽皆知,苏便嬛死的蹊跷。可最多不过只道一句,可惜。

  小安府出来的妾室,手段可见一斑,更何况府里这位,是莫府那位姨娘的亲侄女儿。

  嫡亲的侄女儿,又能是什么好东西自从嫁到这东宫里,安轻云的手段她见多了。

  若不是因她爹爹是丞相,太子为了那至高的位置还需要她爹爹,她怕是早就被休了

  花倾城思绪纷飞,彻夜无眠。

  寻花楼里,温白正肆无忌惮的跟眼前的姑娘谈笑。

  “在下非墨。敢问姑娘芳名”

  “奴家莺歌,见过非墨公子。”

  “莺歌,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蝶舞莺歌,景色秾丽,姑娘果然人如此名。”温白折扇一合,扇尾轻佻的抬起莺歌的下巴,附耳道“明艳的让人忍不住想去采摘。”

  莺歌混迹在这片花柳巷子里,也不是什么花魁,接的客大多数只是些跟着主子前来寻欢作乐的下人,哪里听过这种话

  玩世不恭的白衣浪子,姑娘家顷刻间芳心萌动。

  一袭男装的初夏带着莫年挤过来,简略的扫过一眼严家暗卫几个的位置,这一扫,就对上了严八一双惊愣的眸子。

  很好,你们九王府很好。

  初夏压低了声线“兄台可真是好兴致。”

  温白一僵,转头就看见男装的初夏,姑娘家一双微微眯起的眼,跟莫冬儿如出一辙。

  温白脑子里不知名的一根弦一崩,满脑子都是遭了。

  温白收回了还抵在人家姑娘下巴上的折扇,“姑娘,我们下次再聊。”

  莺歌虽是不舍,却也心知她身份低微,打断不得大人物之间的事儿,极有眼色的福身告退。

  走之前的莺歌上下打量了一番初夏,低着头,掩盖了嘴角勾起的一抹笑意。

  温白一手摇着折扇,一手背在身后,疯狂给严家弟兄几个打手势。

  要是让眼前这丫头发现了小九在这寻花楼,小九还娶不娶媳妇儿了为了一个破花楼把小九的未来媳妇搭上,亏不亏

  莫年“公子背后这只手是什么意思”

  温白咬了咬牙,莫大小姐身边这几个,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一个都不好对付。

  初夏扬起下巴点了点几个暗卫的位置“我都看着呢,别瞎动。屋里的那位大人应该也听见动静了吧,既然您没什么动静,我一个奴婢也不敢将您请出来。只是大人今日所作所为,奴婢一定如实报给我家主子,绝不敢有半句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