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全职国医 > 第七百一十三章 你想得美
  “好了,剩下的缝合谁来做?”

  方寒放下手中的器械,抬头看向帮忙的几位医生。

  受损的肝组织已经切除了,该处理的方寒也已经处理了,剩下的就是关腹,做最后的收尾工作了。

  几位帮忙的医生都急忙看向钱小林,方寒既然没点名,那么这个人选就由钱小林决定了。

  这一次参与手术的几位医生倒是没什么新人,大都有过主刀的经历,倒也不至于因为一个收尾工作而激动。

  “小高你来关腹吧。”钱小林交代了一下,他这会儿可没有心情关腹,他还想着把方寒弄来急诊科呢。

  方寒要是来了急诊科,那他就有办法把方寒留下来,留在他们急诊科,这么一位优秀的青年医生,可不能让走喽。

  要是方寒留在中医科的话,那留不留的钱小江就不操心了,留下来也是中医科的人,他何必去给谭广林打工。

  “呼!”

  观摩室,观看手术的一群医生这会儿也都松了口气。

  刚才手术他们可都是目不转睛,虽然只是观众,心却跟着方寒的操作走着,现在手术结束了,他们好像也松了口气。

  “叹为观止啊。”

  “是啊,简直太厉害了。”

  “操作完美,毫无瑕疵啊。”

  “是啊,这一台手术难度不大,还看不出方医生的真实水准,不过从操作看,绝对是顶尖水准。”

  一群医生低声交流着。

  医生的水平越高,简单的手术自然是很难发挥出水平。

  顶尖的外科权威和一般的外科医生相比,正是在手术难度和预后效果方面体现价值的。

  一台手术,你能做,我能做,为什么我就是权威,就是因为我做的手术预后好,就是因为更高难度的我也能做。

  这一台手术算不上太高难度的手术,因而也确实看不出方寒的全部水准,不过从操作上来看,方寒的操作绝对是毫无瑕疵的。

  “厉害啊。”

  陈培忠也禁不住轻声感叹了一句。

  水平越高,看的越多,相比其他人,陈培忠看到的东西更多。

  方寒的操作扎实,思路严谨,单从这一点来说,方寒就绝对是外科方面的好苗子。

  一位顶尖的外科医生,除了操作之外,头脑也是很重要的。

  要是单纯的只是操作好,也只能成为一名不错的外科医生,却绝对走不到顶尖。

  做手术其实和打仗也是一样的,全局观,思维,随机应变能力缺一不可,而这些方寒都有。

  别说方寒现在的水平就不低,哪怕方寒现在的水平再差一些,具备这些条件,方寒以后的成就就不会低。

  “才二十四五岁啊。”

  陈培忠在心中感慨,这么年轻就有如此水准,未来国内医疗领域绝对有方寒的一席之地。

  如果方寒就这么一路走下去,不犯什么错,不得罪什么人,自己不飘,未来一个工程院院士是跑不了的。

  工程院院士啊,多少医生为之奋斗一生也难以得到的荣誉,对方寒来说却只是不犯错,自己不飘,只等着资历到了就唾手可得。

  “咳咳咳!”

  陈培忠又是一咳嗽。

  “老陈,喝水。”

  谭广平急忙把陈培忠的杯子递给陈培忠,态度相当客气。

  陈培忠呵呵一笑,又是一阵咳嗽,急忙端过水杯喝水。

  “老陈啊,我看你这是外邪化热,咽喉发痒,等会儿我给你开个方剂,保证一喝就好。”

  谭广平那是什么水准,燕京医院中医科的主任,水平那可是杠杠滴,看一个小感冒那绝对是手到擒来。

  “那我就谢谢谭主任了。”

  陈培忠呵呵笑道。

  作为燕京医院肝外的科主任,陈培忠要想找人看病,还真不缺医生,可一个小感冒就找谭广平那就有些小题大做了,现在谭广平就在边上,还眼巴巴的要给自己开方,陈培忠想一想就觉得畅快。

  他们这些科主任,每个人都是自身领域的大拿,别看表面上热情,平常那可是谁也不服谁,再加上都在一个医院,科室之间也是互相竞争的,遇到资源分配的时候也会掐仗的。

  “小事。”

  谭广平不以为意,急忙问:“老陈,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陈培忠又禁不住乐了:“看来老谭你对方寒是势在必得啊。”

  “这是自然。”

  谭广平道:“手术我是不懂,可方寒在中医方面的水准那可是不低,这么好的苗子,我岂能放过?”

  陈培忠又禁不住吃了一惊,他还真不是很清楚方寒中医方面的水平,毕竟除了在手术上,他也没接触过方寒其他的方面。

  可既然谭广平这么说,想来水平是不低,谭广林可不是没见识的,能让谭广平看中,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

  “老谭啊,我之所以说你希望不大,是因为这个方寒对江中院的感情不浅。”

  谭广平笑了:“感情不浅岂不是更好,毕竟他就是江中院的医生,又是江中院送来咱们医院进修的,要是对江中院没感情,说走就走,我还真不稀罕。”

  这世上谁也不喜欢白眼狼。

  没有良心,不懂得感恩,不念旧情,水平再高,天赋再好,那也不值得栽培。

  谭广平可不想培养一个白眼狼,培养好了,对方一转身遇到更好的待遇,走了,或者踩着自己上位了。

  当然,在国内,能比燕京医院更好的医院还真不多,可即便如此,人品方面谭广平也是相当看重的。

  方寒念旧是好事,越是念旧谭广平越喜欢。

  而且谭广平也没打算空口白话的把方寒挖过来,到时候他肯定会和江中院方面沟通,给江中院方面一些好处,到时候江中院还能不答应?

  别的不说,只要江中院中医科愿意和江州省中医院长期合作,对江中院来说那就是很大的便利了。

  现在江中院每年也就一个燕京医院的进修名额,到时候他给三个,五个,不信江中院不答应。

  一个方寒换燕京医院的长期合作,换三五个进修名额,只要江中院的领导脑子没坑,就绝对会答应的,这一点谭广平还是有自信的。

  江中院愿意放人,甚至江中院的领导再做一做思想工作,他这边许诺方寒一些好处,方寒岂能不来?

  从江中院跳到燕京医院,这种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燕京医院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陈培忠又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笑着道:“谭主任有信心是好事,我说一个事,在沪上的时候,沪上医院的副院长刘清平可是招揽过方寒的,被方寒婉拒了。”

  陈培忠之所以觉得谭广平的希望不大,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

  燕京医院是国内顶尖的三甲级医院,全国能和燕京医院相提并论的医院不多,燕京也就协和能和燕京医院抗衡,和沪上医院同样是不弱于燕京医院的顶尖医院。

  谭广平的自信来源于哪里陈培忠很清楚,正是燕京医院的招牌,江中院虽然是东南五省知名的中医院,可和燕京医院比起来还是差了些。

  可人家沪上医院却不是小医院,方寒能拒绝沪上医院的招揽,难道就会轻易的答应谭广平?

  而且当时招揽方寒的还是沪上医院的副院长。

  “刘清平?”

  果然,听到这儿谭广平眉头皱了一下,要是这样的话,这件事确实不是那么好办的,他还是有些乐观了。

  沪上医院可不差,招揽方寒的更是沪上医院的副院长,刘清平可不是一般的副院长,而是常-务副。

  相比起一位常务副院长,他谭广平这个科主任就略显不足了。

  “谢谢你了老陈,有了你这个消息,我就有准备了。”

  不过谭广平却也没有气馁,相比起沪上医院,他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燕京医院的中医科。

  方寒毕竟是中医,燕京医院中医科可是很强大的,除了燕京医院中医科本身在编的这些专家,不少国手可都在燕京医院挂着名呢,这个优势则是沪上医院所没有的。

  “手术结束了,该走了。”陈培忠站起身。

  两个人一起出了观摩室,手术室门口,钱小林正在和黄夫人说着情况。

  “手术非常成功,方医生的水平相当高,现在黄总已经送去icu了......”

  黄夫人道了声谢,没看到方寒,也没多客套,转身走了,钱小林一回头就看到了谭广平和陈培忠。

  “谭主任什么时候来的,我正有事打算和谭主任你商量呢。”

  “来了有一会儿了。”

  谭广林呵呵笑道:“老钱你有什么事和我商量?”

  钱小林笑着道:“既然谭主任来了有一会儿了,刚才的手术谭主任看了吧?”

  “看了一会儿。”谭广平面带笑意,他已经隐隐猜出了钱小林要说什么了。

  站在谭广平边上的陈培忠脸上的表情就更诡异了,很显然陈培忠也猜出来了。

  钱小林笑着道:“既然谭主任看了手术,那我就直说了,方医生的肝切除水平相当高,这么一位外科新秀留在中医科是不是不合适?我的意思是让方医生来我们急诊科,不知道谭主任给不给我这个面子?”

  有求于人,钱小林说话很客气,称呼都是谭主任,说话也是先说手术,然后再说不合适,屈才之类的话压根没敢说。

  谁曾想谭广平根本不给他面子。

  谭广平脸上带着笑意,嘴唇轻起,声音不大,吐出四个字来:“你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