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978章 独酌(55)有什么伤心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气震之后多出来的这个小水潭实在不算大,充其量也就比寻常水井大了一圈的模样,但水色黝黑如墨,仿佛水深深不可测。可那水潭的表面平滑无波,一眼望去竟像是凝固的透明晶石似的,幽幽映出些冷光来。

  “这个……就是所谓的‘窗口’?”周游低头看着自己在水潭上的倒影,如此清晰,不由问道。

  “正是。”江月心点点头。

  “可是,在这里头,什么也看不见啊?”张小普咬着手指甲,有些不解。不是说透过“窗口”可以观察到他们正在通过的深渊通路的情况吗?可他现在能见到的,却只有自己和站在旁边的周游的倒影而已。

  “别急啊!”江月心道:“这个水潭也是刚刚出现形成的,它要从呈现形状到发挥作用,总是需要时间的。适才这水潭比现在还要小,我眼瞧着它一点点扩大,这会儿算是刚刚稳定了外形。”

  周游点头道:“就是说,这个水潭刚刚定形成‘窗户’的样子,接下来马上就可以推开窗子看外面……啊!”

  周游话没有说完,便被自己的一声轻呼给打断了。站在旁边的江月心和张小普也跟惊讶的周游一样,忘记了说话,只将三人六只眼睛紧紧盯着小水潭那黑色平整的水面。

  水面之上,三人的倒影俱已消失不见,小水潭黑亮平滑的表面上,宛若光洁的手机的屏幕,反射出一副奇异的景象。

  水面虽然黑,但是映射出的景象却清晰无比。周游等人看见,黑色“水屏”上像是在放电影似的,出现了一副动态的画面。他们瞧着,那画面像是一个无形的人扛着摄像机在缓缓地通过一个漫长且狭窄的通道,也不知这“摄像机”的角度是如何摆放的,这通道的上顶和两壁、脚底地面全都被收入了镜头之中。

  总的来看这通道黑黝黝的,四面土壁粗糙,爪痕宛然,像是仓促间由什么小兽的有力爪子刨出来的。不过与普通通道不同的是,这一路上金光闪耀如星,一颗颗不时闪烁明灭着,宛如不断燃放着的烟花,一朵寂灭了,瞬间又有几朵盛开了。

  这幅图景,从水潭的“镜屏”中乍看起来很是养眼而梦幻,但这只是张小普的感受而已,对于江月心这样的成精者,或是周游这样的修习者来说,这些金色星光可绝不是凑热闹放的焰火。

  周游和江月心对视一眼。那是术法被激发后的反应。

  “你能看出来,这都是些什么咒术吗?”周游问道。

  “有一些像是绞杀性命的,有一些像是碎裂法器保护的,还有一些我也不认得,”江月心道:“但根据被激发后的反应来看,应该都是竭力汲取真气的术法……”他咂咂嘴,道:“话说这术法……这哪儿是汲取真气,那简直是往榨干里去的啊!而且,瞅这意思,这条路还不知道要走多久,这一路上的真气劫掠下来,那可真是非常可观了啊!也不知道这面铜镜能撑多久……”

  “榨取真气?”周游心中一动,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这个钟阿樱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对真气这样的执着呢?我记得好像跟你说过,之前跟她几次打交道,几乎每一次她除了害人,就都是为了借机掠取真气……就算不是真气,连普通人的那丝生气她都要算计,看起来就像是只要是类似有点儿真气意思的,她全都要!一副贪婪的嘴脸……”

  “掠取真气?”江月心琢磨了琢磨,道:“那个人的真气……说起来也是无穷无尽的……”

  周游心里猛然一震。

  江月心看了他一眼,又道:“那个家伙……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钟阿樱,她这样大肆搜集真气,是为了什么?她在打什么算盘呢?”

  “她打的算盘……”周游迟疑了一下,道:“她好像是想率领草木之属取代人类,成为这个地球这个世界的霸主……”

  “野心够大的,”江月心摸着下巴,道:“连我都没动过这种心思,她一个木头桩子竟然有这样的歪脑筋,这是化肥吃多了吧?”

  张小普一直在旁边听着,此时由不住插嘴道:“你们说的是那个怪人吧?他这野心好像早就种下了,我那段前世记忆里就已经有了……不过那个时候,他好像还没有这么嚣张,还没有直接动手杀人掠夺真气……”

  张小普的前世记忆来自负局生,但这负局生活了多久的年头,周游是说不清。不过周游倒是曾真的查过负局生的资料,至少在唐的时候,这负局生的身影,就已经出现过了。从这里推算的话,那也就是说,钟阿樱那怪人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这个庞大而野心勃勃的计划了。

  只听张小普又道:“在负局生的记忆里,那个怪人当时广收门徒,大肆制造两通者……”

  “两通者!”江月心一惊:“你是说,两通者是由这个家伙造出来的?我说呢,两通者这种有悖伦常的东西很是偏门,又不是什么容易修的法门,怎么会一时间到处都是了呢……”

  周游看了那水人一眼,道:“算起来,你被关到地底下,好像就是在那个时间段吧?你……不会恰好与两通者这事儿有关吧?”

  江月心转过身,面对着周游,眉毛一挑,道:“你这人……嗅觉挺敏锐啊!还真让你说中了……”

  周游看见江月心欲言又止的样子,遂瞥了眼小水潭那黑色水镜,道:“看这样子,这条通路且要走一阵子呢,而且有海马葡萄镜护着,咱们暂时安全……你要是愿意,不如趁这个时间跟我们讲一下这件事?说不定会对我们这一趟有所帮助呢?”

  张小普也在旁小心道:“如果这些事情都是那个怪人一个人搞出来的,多了解一些相关情况,我们对付那个怪人就多一分把握……对吧?”

  江月心的目光在周游和张小普两人的脸上来回游移着,冷笑道:“所以说,你们两个为了打发时间,想让我自己讲讲伤我最深的事儿?”

  张小普立马道:“您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周游却还想再争取一下:“您别误会,我们绝不是为了打发时间,只是想多了解些信息……毕竟,咱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都是为了能顺利把那个人救出来,对不对?想救人的话,总得知己知彼,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