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侯门重生贵女 > 第238章 希望不会让雪耽搁了
  只是做了这样的决定,她还是有点儿心慌,觉着这事儿不简单,别是齐芳儿与袁明娘两个人互别苗头,不会将她们五娘卷入什么漩涡吧?她想想就坐不住,吩咐身边的丫鬟道:“去问问你们姑娘,如燕要回了没。”

  待那丫鬟要退出去,傅氏又叫住她,“将齐侧妃下帖子的事儿也跟姑娘说一下。”

  丫鬟慎重地点了点头,这就退了出去。

  傅氏坐在临窗的大炕上,神情有些疲倦,临近年关,三爷的差使还没有个消息,让她心下有些着急。这事儿她又急不上,只能是在家等着消息。

  丫鬟奉着傅氏的命去了袁澄娘那里,知道五姑娘还睡着呢,便悄悄地找了紫藤。

  紫藤让丫鬟仔细着伺候自家姑娘,她到是走了出去,压低了声音,“姑娘睡着呢,可是三奶奶那边儿有事?”

  那丫鬟面上还嫩,摇了摇头,“是三奶奶吩咐我过来跟姑娘说一声,二皇子府的齐侧妃给三奶奶与五姑娘一块儿下了帖子,让三奶奶与姑娘一道儿去赏梅去呢。”

  紫藤一愣,“是齐侧妃?”

  丫鬟使劲地点点头,“三奶奶还让我过来问问如燕姐姐是不是要回京了?”

  紫藤这回是点头了,“估摸着就是明后天的事,希望不会让雪耽搁了。”

  雪下得有点大,这一眼望过去,屋顶廊下都积了雪,过道上到是干干净净,时时有婆子们清理着积下来的雪。雪夹着风,并没有雪,不像南方的下雪天,通常都是雨夹雪,雪才落在地面上就与雨水融为一体,路面慢慢地结了一层薄冰,湿湿滑滑。而京城的雪,完全没有湿意。

  丫鬟得了回答,就回去了三奶奶傅氏,三奶奶傅氏才稍稍安心了些。

  袁澄娘睡了醒,睡得暖洋洋,浑身儿就有种懒劲,就不想起身。“外面雪停了没?”

  紫藤领着丫鬟们都在绣花样子,见着她醒来,她连忙放下手头的花样子,拿了大迎枕垫在姑娘身下,“回姑娘的话,外头的雪还没停呢,这一会儿工夫都快下了一整个白天呢。也不知如燕姐姐在路上如何了,雪眼看着越下越大了。”

  袁澄娘早就得到如燕的信,江南的铺子已经都开了起来,那盐案一平后自是不一样的天地,又欣欣向荣起来。这江南一兴,她的生意也跟着慢慢地有了起色,尽管这起色并不是一飞冲天,她到是不介意,还是挺有耐心地等待着铺子的全面开花。她的铺子都收了大半年,养了那么多人,如今也是该慢慢儿得到回报的时候了。

  她到是放心如燕,“没事儿,如燕在外头我放心。”

  紫藤也是极为信服如燕的本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三奶奶使人过来的事同自家姑娘说了,“姑娘,您睡着的时候,三奶奶曾使人过来问过话。”

  袁澄娘微挑眉,显得那双眼睛波光潋滟般,“可有说什么事?”

  紫藤将丫鬟的来意一说,袁澄娘到是颇有兴致,“真是齐侧妃的帖子?”

  紫藤点点头,“我还以为听错了呢,还仔细地问了一回,确实是齐侧妃。”

  袁澄娘撇了撇嘴,“她还敢给我下帖子?”

  当年的事,紫藤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她会不会记恨着姑娘呢?”

  袁澄娘到是不惧这个,如今的齐侧妃只是侧妃,并未走到台前,听闻二皇子府即将要抬入正妃,齐侧妃这赏梅的事总不会只请了她们三房母女,侯府的人不必提了,肯定都在,那别家呢?她不由得觉得这齐侧妃够高调,想给将来的二皇子正妃一个下马威吗?或者想找回当年的场子?

  她思来想去都觉着有点儿有意思,“齐国公府如今怎么样了?”

  紫藤回道:“齐国公府分家了。”

  袁澄娘到是眼睛一亮,上辈子那齐国公府可没有分家,齐国公让了爵位给三房,正是齐芳儿的父亲。“齐三爷那一房给分出去了?”

  紫藤点点头,“我听侯府里的人说起这事,齐国公因着身子骨不好,就让了爵给长孙齐大公子,因齐家战功赫赫,并未降袭爵,如今齐大公子成了齐国公。”

  袁澄娘真是觉得这辈子跟上辈子不一样了,如今的齐国公竟然是齐明庭,齐明庭之母正是范皇后之长姐,也是她母亲傅氏的亲姑母,从这点关系上算起来,她还得称齐明庭一声“表哥”。她不由觉得这亲戚之间的关系可真是乱如麻了,齐三夫人可是侯夫人的庶妹。

  她忍不住发笑,“那三房搬出齐国公府可乐意?”

  紫藤到是乐意提起这事儿,“哪里能乐意?姑娘您是知道这事,齐三夫人不就一直就盼着齐三爷上进吗?齐三爷于官途上到没有什么能长进的法子,到是指着能承了这齐国公府呢。谁想得到这齐大公子到是活得好好儿的,还得了陛下青眼,如今都让陛下调回京了,掌管西山大营呢。”

  这让袁澄娘到是惊愕了,她到是乐见别人都过得好,只是这齐明庭竟然都入了京,还去了西山大营,这些事免让她吃惊的。“他真在西山大营里头?”

  紫藤点点头,“这消息准没错儿。”

  袁澄娘上辈子还没见过齐明庭,反正没有半点交际,如今听得这消息,到是让她对齐明庭好奇了几分,忍不住揣测起齐明庭来,难不成齐明庭也跟她一样?这念头一起来,就让她有些压不住内心的波澜,“齐明庭成亲了没?”

  紫藤诧异地看向自家姑娘,见自家姑娘一脸的严肃,微摇了摇头,“这、这奴婢不知,不过这事儿简单,稍微打听下就知道了。”

  袁澄娘忍不住“咯咯”笑出声,“还真是有趣呢。”

  紫藤真不明白这事儿有什么能让自家姑娘觉着“有趣的”?于她看来这齐家三房也是眼光够高,还觊觎起齐国公的爵位来,齐三爷不过是庶出,如何能承了爵位?偏他们家还要想着这爵位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