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首席继承人陈平 > 第70章,我家挺有钱的
  江婉双眼一紧,从结婚到现在,她都不清楚陈平的过去,甚至结婚那天,他的父母都没到场祝贺。

  以前江婉问过很多次,次次都被陈平搪塞过去了。

  久而久之,江婉以为陈平是孤儿,不想提起那段伤心的往事,所以也没再探究。

  但是今天,陈平表现出来的气势,手段,或者态度,都和以往那个一直忍气吞声的窝囊废有着天壤之别。

  他变了,忽然变得有些陌生了。

  但是,江婉能感受到,陈平对她是真的。

  “你终于肯说了?”江婉不确定的问道。

  陈平点点头,抬眉看着深邃的天空,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江婉,其实我家里挺有钱的,我之所以不告诉你,是因为,我和我爸妈闹翻了,我是离家出走的。”

  “离家出走?”

  江婉一怔,显然没想到陈平的解释会是这个。

  离家出走,也不至于好几年都不回去看看吧,难道陈平的爸妈就不会来找他?

  这么一看,他爸妈好像挺心狠的。

  陈平点点头,道:“我爸妈传统思想比较重,家里人都唯他们是从,我之所以离家出走,是因为他们……给我安排了一门亲事,你可以理解为商业联姻,那个女孩我从来没见过,订婚那天我没去,跑到了这里。”

  陈平并没有告诉江婉全部,只是说了大概,其中自然也有一些虚假的成分。

  真正的身世,陈平现在还不能全部告诉江婉。

  只能透露一点东西。

  以后,慢慢的告诉她,自己全部的身世吧。

  江婉慢慢的听着,心里大概有了对陈平家庭的模糊印象。

  传统、包办婚姻,难怪陈平会离家出走。

  “那你爸妈……不是,咱爸妈就没来找过你?”江婉问道。

  没记错的话,陈平来上江市七年了,这七年,他可从没离开过。

  陈平的爸妈难道就没来找过他?

  “找过,但是我们谈崩了,我爸一气之下和我断绝了父子关系。”陈平淡然的说道。

  断绝父子关系?!

  江婉惊愕的捂着小嘴,瞪大了眼睛看着陈平,心里替他难过。

  “陈平,我觉得他们始终是你的父母,你应该想办法和他们坐下来谈谈,七年了,父子之间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江婉想了想,拉住陈平的手劝解道。

  陈平舒了一口气,勾了勾江婉额角垂落的秀发,道:“好,我答应你,有时间我就联系他们。”

  江婉嗯嗯的点头,眼角弯弯,露出清纯甜美的笑容。

  而后,她埋下头,有些娇羞和害怕的问道:“那个,爸妈他们知道我和米粒吗?”

  陈平一怔,继而笑道:“他们知道,等过一段时间吧,我带你和米粒回去看看,找他们谈一谈,我想他们见到你和米粒,应该会很高兴的。”

  “真的?”

  江婉眼睛睁的大大的,有星星的光闪烁。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公公婆婆喜欢自己啊。

  “对了,你就不想知道我家有多少钱吗?”陈平忽然玩心大发,眯着眼睛,满脸笑意问道。

  江婉瘪瘪嘴,顺着问道:“多少?”

  陈平沉吟了片刻,道:“比高阳多点。”

  他这是故意的,就是想告诉江婉,高阳在他陈平眼里,一直都不值一提。

  高阳每年有千万的收入。

  比高阳多点,那不是……

  江婉眼神一窒,目光灼热的盯着陈平,紧紧地抓住他的手问道:“那米粒的手术费?”

  陈平真的这么有钱?

  陈平紧紧的抱住江婉,安慰道:“婉儿,你放心,米粒是我的女儿,我自然不会让她受苦的,手术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来办。”

  江婉嗯嗯的点头,差点哭成泪人。

  这些天来受的委屈,一下子就崩溃决堤了。

  以至于,她狠狠的用小拳头捶在陈平的胸口,娇嗔的骂道:“都怪你,为什么你不早点说,害得我求这个求那个的,你知不知道,我从来没求过人,呜呜呜……”

  江婉哭的很是伤心,陈平抱得更紧了,“对不起婉儿,我的错,我答应过你的,一定会给你和米粒一个美好的未来,相信我。”

  如此五分多钟过去了,江婉的情绪才平复了下来。

  而后,她红着眼睛,有些担忧的问陈平:“你和爸妈他们闹翻了,还能有钱给米粒治病吗?”

  陈平有些不好意,羞愧的忸怩道:“其实我有一张卡,里面应该有一两百万吧,以前没拿出来,是怕吓到你,现在你不用担心,一切我来处理。”

  江婉用力的点头,没再追问。

  她知道,陈平这么多年没跟自己坦白,今天说这么多,一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

  陈平要强,这是她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的。

  这三年,他从一个要强的人变得甘愿受苦,被各种人羞辱,都一直忍着,他一定很累很委屈。

  一下子知道这么多,江婉心里其实也是七上八下的。

  她不敢确定,但是她愿意去相信陈平。

  至少现在她知道,陈平不是窝囊废。

  今晚,陈平撒了一个慌,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

  打着地铺,看着床上江婉曼妙的背影和女儿米粒可爱的睡姿,陈平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该怎么把这个谎言圆满的圆下去,还真是头疼。

  江婉,你或许不了解,你老公家里的钱可不只是比高阳多点哦。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一个家族比陈平更有钱。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翌日清晨,卫生间内,陈平望着江婉,有些担心的问道:“婉儿,你要不要回医院,这才几天你就出院了。”

  江婉淡淡的笑了笑,道:“没事的,浪费那些钱干嘛。你快给米粒喂饭,今天爸妈让我们回去一趟,估计是有事。”

  陈平也没多说什么,下午他已经联系好了唐和敏,给米粒办住院手续。

  来到了岳父岳母家,刚进门,陈平就感受到了家里的气氛很是沉闷。

  杨桂兰和江国民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着户口簿。

  老两口,脸色都很差。

  “回来了,那就赶紧跟我去民政局把正事办了。”杨桂兰寒着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平和他怀里的米粒,嘀咕了句:“又把这个小野种带回来,真是晦气。”

  杨桂兰从昨天到现在心情都没好过,一晚上也没合过眼,就寻思着今天让江碗和陈平离婚。

  陈平听到杨桂兰的嘀咕,脸色也冷了下来,怀里的米粒更是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大眼睛里闪着害怕。

  江碗也一脸很无奈的说道:“妈,你这是又整哪出?如果是让我和陈平离婚,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了。”

  说罢,江碗就重新穿上鞋,准备离开。

  自己老妈什么脾气,她还是很了解的,就是那种一天不闹都坐不住的人。

  杨桂兰听到这话,立马气的脸色铁青,吼道:“江碗,你今天要是敢出这个门,就别认我这个妈!户口簿也在这,你不离婚,你就从我们家户口上划出去,我和你爸跟你断绝关系!”

  杨国兰真的气疯了,自己女儿怎么就这么蠢。

  非要跟这个窝囊废过一辈子是吧?

  江碗也快气炸了,自己老妈为什么非要这么无理取闹?

  她神色复杂的看着陈平,从他昨晚告诉自己的那些事,她努力去相信陈平。

  “妈,你为什么对陈平那么大意见?就因为他没钱?”江碗问道。

  杨桂兰气的脸色涨红,指着陈平,破口骂道:“对,他要是有钱,我肯定对他比对自己儿子还要好。可惜他就是窝囊废啊,你没看到昨天你二姨怎么看我们的?你让妈这张老脸往哪搁?”

  “婉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能不能听听我和你爸的?当初我们没劝住你,害你嫁给了这个废物。但是今天,我和你爸无论如何都要让你和他离婚。”

  杨桂兰说着,狠狠的瞪了一眼江国民。

  江国民其实不愿意掺和这些事,无奈的附和两句道:“婉儿,赶紧去把这事办了,别惹你妈生气了。只要你们离婚了,我拿出五十万给米粒治病。”

  这时候,陈平站了出来,对杨桂兰平静道:“妈,爸,我和江婉是不会离婚的,而且您这五十万我们也不需要,米粒的手术费,我负担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