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阖宫上下的笑柄, 金楚阁夏嫣嫣。

  才因为在太后的死手下被陛下救了, 备受人关注, 大家都以为,她真的是陛下的心尖尖。

  可是她假孕, 找不到人碰瓷,碰到了陛下那里,直接把她的所有恩宠, 全部碰掉了。

  贤妃淑妃笑得酒杯都端不稳, 在她们小小的庆功宴上, 笑作一团。

  “我就说, 她的屋子里早就下了避孕的药, 哪里来的肚子。”

  “这不是专门祸害人, 造出来的么?”

  两个人又笑了,笑得满心欢喜。

  “这下子好了, 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夺走陛下的宠爱了。”

  良昭仪和卫昭媛的庆功宴上, 也是十几个宫妃的喜笑颜开。

  唯独中宫愁眉不展, 从大宫女到小宫娥,各个都是一副满目愁云。

  西偏殿和东偏殿的小孩儿们手牵着手,守在外殿,也就是列儿, 会招来大宫女问一句。

  “母亲还没有用膳么?”

  大宫女伏了伏身,柔声道:“回禀公子, 皇后娘娘的妹妹没了, 她正伤心呢, 用不下。”

  “那可不行,”列儿稳重道,“母亲伤心可以,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她都三天没有露面了。”

  “如儿想母亲。”

  如儿俏生生道:“母亲早点出来好不好?”

  大宫女含笑道:“小的知道了,小的会把姑娘的思念转告给皇后娘娘。”

  中宫的几个孩子这几天都是没有人带领,以列儿为中心,老老实实在偏殿里学习,没有瑟瑟的时候,不敢外出。

  大宫女安抚了几位小孩儿后,掀了帘子进了外殿,又搬开了一扇插屏,地上搁着毯子,大宫女掀开了毯子,露出下面一处活动的地板。

  她打开了地板,露出了地道。

  “皇后娘娘,如儿姑娘想念您,在问您什么时候出去。”

  大宫女的声音在昏暗的地道中响起。

  “本宫唯一的妹妹病逝,本宫很难过,告诉如儿,本宫还没有缓过去,让她乖,等本宫出来了,哄她玩。”

  瑟瑟的声音就像是从悠远的地窖里传来,飘飘忽忽,有些失了真的虚无。

  大宫女恭恭敬敬道:“是。请皇后娘娘保重身体,切勿忧思过度。”

  打开的门重新被封了起来。

  最后一点光也被收走了。

  瑟瑟慢悠悠点起了一根蜡烛。

  烛光微弱,在暗无天日的地窖中,是唯一的光芒。

  烛光照在瑟瑟的脸上,衬的她雪肌苍白,眸子有着清浅琥珀色的妖异,眸心烛火跳动之间,依稀有一丝的怜悯。

  她打了个哈欠。

  小小的地窖,只有她所坐的美人榻是最令人舒适的存在。阴冷潮湿的地窖寒气渗骨,瑟瑟一袭石榴红长裙,身上披着一个兔毛的斗篷,手持烛台,慢悠悠眨了眨眼。

  “开始了哦。”

  在她的对面,潮湿的墙壁上挂着两条锁链。

  一条栓在了一个消瘦男人的身上,一条栓在一个瑟瑟发抖的少女身上。

  男人衣着整齐,除了面色苍白了点,看不出与药庄时候的他有什么区别。只除了他脖子上的铁链项圈,以及看向瑟瑟时,眼底最深处的惊恐与畏惧。

  而少女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蜷缩在角落,浑身抖得幅度极大,她藏在乱蓬蓬的头发下的面孔,写满了恐惧与崩溃。她拼命摇头。

  可是她说不出话。她的嘴里塞着一个木球,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男人脖子上的项圈铁链长度,仅仅能够到达少女的面前,距离瑟瑟还有几丈远。少女就更惨了,她的铁链捆得她无法动弹,就连退缩这种动作,对她来说都是困难的。

  “呜呜……呜呜……”

  少女抬起了头,朝着瑟瑟疯狂摇头,眼泪流出,一遍又一遍冲刷着之前的泪痕。

  抬起头来,狼狈不堪的少女,赫然是夏嫣嫣。

  在名义上已经被病逝了的夏嫣嫣。

  瑟瑟求情,保住了她的性命,当天就把夏嫣嫣接到了中宫来。

  那时候,夏嫣嫣以为她躲过了一截,万分庆幸,抱着瑟瑟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哭过之后,夏嫣嫣抹了眼泪,看着中宫的繁华奢靡,心中一动。

  夏嫣嫣的身份已经死了。那她岂不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

  瑟瑟不会把她送回夏家吧?

  夏嫣嫣很犹豫。

  如果回了夏家,她父亲且不说,嫡母怕是容不下她。万一随便把她发嫁了出去,怎么办?

  她可是要做皇后的人!

  绝对不能让瑟瑟把她送回夏家。

  夏嫣嫣在中宫休息了一个时辰,心情刚刚平复下来,她见中宫没有人给她准备偏殿,心中已经笃定,瑟瑟是要送走她了。

  “姐姐,以后我就要在中宫陪伴您了,”夏嫣嫣坐在瑟瑟的身边,抹着眼泪,“您别把我当妹妹,只当做宫女,使唤我就好。”

  瑟瑟倚着美人榻,手中摇着缂丝扇,似笑非笑看着夏嫣嫣。

  “妹妹这是打算,在本宫的中宫做宫女?”

  夏嫣嫣知道瑟瑟心疼她,不会真的让她做宫女,但是嘴上肯定要顺着说。

  “妹妹如今无颜见人,能留在姐姐身边做一个宫女,就是姐姐的恩德了。”

  瑟瑟抬手,摸上了夏嫣嫣的脸颊。

  夏嫣嫣当时在赵定那儿碰瓷时,被暴怒的赵定扇了一耳光。她娇嫩的脸上,还有一个没有消肿的五指印。

  “可怜见的。”瑟瑟的两根手指捏着夏嫣嫣的脸颊,语气悠悠然,“可疼?”

  夏嫣嫣觉着有些古怪。可她不敢在瑟瑟手里挣扎,只轻声道:“不疼。”

  瑟瑟松开夏嫣嫣的脸颊,轻轻拍了拍,笑吟吟道:“不疼好啊,不疼本宫就放心了。”

  瑟瑟拍在夏嫣嫣脸上的巴掌挺轻,只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辱感,让夏嫣嫣心头一跳。

  为什么感觉姐姐对她的态度,有些不太对?

  夏嫣嫣觉着是因为她身份的转换,让她心里不舒服了。

  她的姐姐对她一向很温柔,哪怕在这种时候,也愿意出面保住她。

  “不疼,姐姐放心。”夏嫣嫣微微笑了笑。

  瑟瑟收回了手,看着夏嫣嫣,轻声问:“确定了,要在本宫的中宫做个宫女?”

  “是,”夏嫣嫣咬着唇,“妹妹如果离开姐姐这里,怕是性命难保。还请姐姐垂怜。”

  瑟瑟了然,捂着唇轻笑:“好啊,既然要做宫女,嫣嫣,你现在的位置就不合适了。”

  夏嫣嫣一愣。

  她坐在瑟瑟侧卧的美人榻旁圆鼓凳上,这个位置,距离瑟瑟挺近,也是以前她们说话时,她常坐的位置。

  瑟瑟这话的意思,是她如今的身份……僭越了?

  夏嫣嫣脸色一僵。

  半响,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反应过来自己身份的变化。

  瑟瑟只是在和她开玩笑?

  夏嫣嫣抬眸,对上了瑟瑟的视线。

  瑟瑟以扇遮面,露出一双眼,眸子里满是笑意,可那笑意,凉薄得很。

  夏嫣嫣突然懂了。

  她不再是赵定的心肝儿的时候,瑟瑟就没有必要在她面前小意奉承。

  这样的瑟瑟,依稀是还未出嫁前,身为家中嫡女的高傲。

  夏嫣嫣慢慢从圆鼓凳上起身,膝盖一弯,缓缓跪在了瑟瑟的面前。

  “姐姐。”

  她的声音不再有刚刚的满心欢喜,甚至有些茫然。

  难道真的要恢复,从前还未出嫁时,在夏家时的身份了么?

  她不甘心!

  夏嫣嫣身体微颤。

  瑟瑟轻摇小扇,眉眼弯弯:“好丫头,真乖。”

  夏嫣嫣攥紧了拳头。

  不行,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作为一个宫女,在夏瑟瑟面前卑躬屈膝,这种日子她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中宫,皇后。

  陛下。

  太子。

  这些,都该是她夏嫣嫣的!

  夏嫣嫣小心翼翼抬眸,看见了瑟瑟的悠然,甚至眸里有的那么一丝戏谑。

  她想要起身,不知为何却不敢擅自行动。

  看,这就是皇后。

  即使只是一个保护她的傀儡,到了这个时候,夏瑟瑟高高在上,而她跪倒在她的脚边。

  夏嫣嫣咬紧了下唇。

  与其这样,倒不如……取而代之。

  外头没有了名声的夏嫣嫣,可所有人都知道,夏家还有个嫡女,是皇后。

  死了的夏嫣嫣究竟是谁,外面没有人会在意的。

  哦,或许有一个人,她的嫡母。可是哪有如何。如果她真的取而代之,那她就是皇后!

  什么也不怕了!

  夏嫣嫣低着头,呼吸有些急促。

  “好妹妹,你看本宫这个中宫如何?”

  瑟瑟的声音轻语呢喃,好似完全没有看见夏嫣嫣是跪在地上的,口味一如她们话家常时的亲昵。

  夏嫣嫣强笑:“姐姐的中宫,自然很好。”

  “那妹妹,”瑟瑟坐起身,用扇子挑着夏嫣嫣的下巴,她眸波流转,似笑非笑,“你愿意永远留在中宫么?”

  永远?皇后……

  夏嫣嫣吞咽了一下,用力点了点头:“愿意!”

  “好孩子。”

  瑟瑟愉悦地笑了。

  “好妹妹,开始了哦。”

  昏暗的地窖里,瑟瑟斜倚着美人榻捂唇轻笑,她手中的烛火晃动着焰心,投到夏嫣嫣的脸上,清晰映照着她的恐惧。

  听着瑟瑟的吩咐,那被铁链拴着脖子的田神医喉咙里发出了呼哧呼哧的声音,慢慢朝夏嫣嫣靠近。

  “呜呜……呜……”

  夏嫣嫣疯狂摇头,瞳孔紧缩。

  然而她不能动。

  田神医手中的针,干脆利落扎进了她的肩胛骨。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