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六年后。

  贺程程还在梦里啃着一大只鸡腿, 屁股上就被人狠狠踹了一脚。

  卞香香鬼魅般的声音响起来:“贺程程,你知不知道现在都几点了, 还在睡!”

  贺程程打着哈欠,翻个身,有气无力地问:“几点了?”

  卞香香气不打一处来,趴到她床边上, 啪啪拍她的脸:“已经八点半了大姐!”

  贺程程疼得一阵呻`吟,说:“才八点半, 你着什么急啊, 今天又没课的!”

  宋恬在下面看得一阵叉腰大笑:“傻了吧你,今天是没课, 可是今天有个比课还重要的事啊!”

  卞香香从床上跳下去, 说:“咱们走, 不带她去参加珊珊婚礼了!”

  贺程程微重的呼吸声顿了下, 她睁开眼,回忆了两秒, 随即蹦跳起来:“啊啊啊啊啊!”

  贺程程抓过昨晚就收拾出来的裙子, 急急忙忙地往床下爬。实在是太着急了,离地还有几栏的时候, 她一只脚忽然打滑——

  “哎哟!”贺程程捂着屁股, 痛得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卞香香跟宋恬看得乐坏了,特别是卞香香, 拍着大腿笑得狰狞之极:“这傻子, 还跟以前一模一样, 这么多年都学不会敏捷!”

  贺程程不好意思地摸着屁股站起来:“你们等我会儿,我洗漱一下就好!”

  卞香香跟宋恬异口同声:“你快点!”

  镜子里,原本青涩的一张脸渐渐也带上了成熟的气质。贺程程往脸上泼了泼水,朝镜子里的人笑了一笑。

  她新烫了卷发,又将发色染得更浅,原本就白得面色被衬托得白到发亮,走在学校里 ,时不时就有人问她是不是混血,实在太漂亮也太耀眼。

  此刻对着镜子稍微画了两笔,一张脸越发明丽,卞香香看得摇头:“本来就好看,还会化妆,让不让人活了?”

  一刻钟后,三个人并肩走到楼下。

  已经有车停在宿舍底下,韩奕辰打开的窗子边,有胆大的女生过来的搭讪,一直到他冷冷拒绝到第三次,女生才悻悻而走,看到贺程程她们,挥了挥手:“这边。”

  卞香香跟宋恬挤在后座,把贺程程赶在副驾驶,大家开着玩笑:“学长还是这么受人欢迎,随随便便把脑袋伸出窗子,就有人忍不住要来要电话。

  韩奕辰苦恼地摇头:“真是麻烦。”

  车里四人坐好,韩奕辰发动车子。

  “目标:市中心的世纪华庭大酒店。”

  所有人举手:“耶,全速前进。”

  他们四个人今天,是要去参加黄珊婚礼的。贺程程看着车里另外三张青春洋溢的脸,觉得时间啊,虽然一刻不停地往前流淌,对待他们却依旧温柔。

  本科四年结束的时候,宿舍里有三小只都选择了考研。她跟卞香香是学渣型,从一开始就决定混个本校的,学霸如宋恬在那一年居然发挥失利,阴错阳差也留了下来。

  三个人又做了同班同宿舍的同学,缘分深厚地继续挤在同一个宿舍完成研究生学业。

  黄珊是她们中间唯一决定不进行深造的,大学一毕业就考了本市的机关单位,还为了好找对象,听从家里的话做了个双眼皮跟近视眼手术。

  尽管贺程程她们都不理解为什么找对象之前一定要把近视眼做了,但为了不给黄珊压力,还是相当一致地对她妈妈的决定给予了高度评价。

  以前大学四年一直隐藏很深的一些秘密,因为这掀起的冰山一角,开始渐渐被揭露。

  黄珊家有个小厂,原本是个衣食无忧的白富美。但父母传统观念很重,一直很想要个儿子,于是寄希望于招个上门女婿来继承家业。

  宋恬则是来自农村,下面还有个妹妹,只靠几亩薄田生活,家境算得上是贫穷。幸好祖辈信奉知识改变命运,哪怕砸锅卖铁也要供她跟妹妹念书。

  于是这两人,一人拼命相亲,一人拼命念书,本科毕业之后,始终不敢松懈。

  如今毕业两年,黄珊终于达成心愿,找了个如意郎君。宋恬也年年拿国家奖学金,不仅不靠家里人,还每个月都寄钱回去。

  贺程程跟卞香香是里面故事最少的,一个专心等关戎,一个似乎近来偷偷谈起了恋爱。

  至于韩奕辰,除了感情世界一片空白,其他各方面都堪称完美。学校用重资留他读博,他组建的足球校队已经拿了两次全国联赛的冠军。

  贺程程脸上笑容更甚,真心地为他们所有人感到高兴。

  韩奕辰自余光里注意了她半天,每次看过去都是一脸痴痴的笑容。等红灯的时候,他给大家递去矿泉水,递到她手里时,问:“今年跟他见过了吗?”

  贺程程道了声谢,将水拧开喝了口,当然知道他问的是关戎,说:“算是见过吧。”

  韩奕辰笑:“见过就是见过,没见就是没见,什么叫算是见过了?”

  贺程程说:“现在才三月份,一年才刚刚开始。他过年的时候有事没回来,但去年国庆请假回来过,算起来也才过去五个月,所以我说算是见过的。”

  韩奕辰说:“你们啊,见面都按照年计数。”

  贺程程不在意的样子:“当兵的都这样,我们就算好的了,很多在外几年不回家的都有。”

  韩奕辰说:“哟,你还挺知足的。”

  贺程程一扬下巴:“那当然了,平时他那网好还能视频,比过去写信可好多了。”

  韩奕辰甘拜下风:“阿Q精神。”

  关戎大学一毕业,就按照志愿去了西部,海拔四千米的一处营地,是他扎根至今的据点。

  最难熬的其实是离开的前三个月,原本两个人几乎每周末都会见上一面,忽然在月台上彼此告别,从今以后天各一方,那份心中的迷惘和彷徨是难以言说的。

  而新入部队的关戎,需要集训三个月,这意味着三个月不能和外界联系。贺程程好不容易等到了他电话,又因为高原信号差,说了没两句就被告知信号中断了。

  之后的联系一直都是这样断断续续,两个人甚至开始写信,起码这样不会被打断说话。

  贺程程最高兴的时候,就是他去县城办事的时候。县城里信号好,他不忙的时候可以跟她视频,他每次都给她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也给她看蔚蓝神秘的天空。

  但风景再好,比不过他的笑容,第一次视频的时候,贺程程不知不觉就流了一脸的眼泪,他在那头的声音也是哑哑的,说:“程程,我好想你啊。”

  她也真的好想他,想看见他,一个活生生,能站在面前给她抱跟她斗嘴的关戎。分开第一年的春节,她悄悄在首都给他买了保暖极好的内衣,却没有等到他回来。

  第二年春节,关戎才姗姗回来。贺程程一大早就赶去老首长家等他,听到钥匙塞进洞眼,看到他高大身躯堵在门口时,她又不争气地哭了。

  明明就不是个爱哭的人,被他欺负惨了也只是摇摇头说我要让着关绒绒的贺程程,在那一次哭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关戎将她打横抱起来,像是抱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一样,一边旁若无人地亲吻她的额头,一边耐心地小声哄着:“别哭了啊,哭了就不好看了。”

  两年中的第一次,她这么近距离地看到他,端详他,凝视他。他比出去的时候更加结实,整个人都壮了一圈,外套脱下来的时候,贴身T恤下肌肉突出,线条流畅。

  不再是那个白面小生的样子,曾经说晒不黑的一张脸终于被高原的阳光晒成了蜜色,面颊两边还有十分明显的高原红,第一眼看起来可真像喝酒喝高了。

  而时光给他最大的洗礼,是他的性格,不再是那个遇事沉不住气的年轻血性男孩,他做事越发的有条理,与人交际也游刃有余,就连说话之前,也会先想一想。

  他是真的不一样了,不一样到甚至连贺程程都觉得有几分陌生,直到两个人私下相处的时候,他抱着她问她是不是有西门庆了,她这才笑出来,连眼泪都流下来。

  贺程程如今的生活简单得有点平淡,除了好好学习,就是专心等他。

  原本的那份孤独,在长久的等待后渐渐平复,有时候她会觉得现在这样也很好。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万事如意,有人把她放在心上,她有等待的人,其实已经足够好了。

  韩奕辰看贺程程很久没说话,睨了一下她,说:“珊珊都换成大钻戒了,你这个小细圈,是不是也该到了要升级换代的时候了?”

  后面两个竖起耳朵,听得仔仔细细:“就是啊,他要不换我们第一个不答应。”

  贺程程看看自己一直戴在无名指的戒指,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换啊。”

  “有时候人要主动一点嘛,他有事暂时不能回来,你就自己买一个跑过去找他,他还能赖账啊?”韩奕辰恨铁不成钢,给她出主意。

  贺程程眉目纠结:“……这个。”

  卞香香说:“最好别,关教官那么帅,那边肯定一圈小姑娘喜欢,撞见就不好了。”

  贺程程将手里的水瓶扔过去:“你故意激我呢,是吧!”

  宋恬捂嘴笑:“程程明天就杀过去!”

  贺程程想了想:“不过你们说得对,我确实也有打算等今年论文答辩过了,就去找他。”

  车子驶入酒店停车场。

  韩奕辰说:“行啊,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不过现在,咱们先参加珊珊的婚礼。”

  卞香香趴过来挤眉弄眼:“一会儿都帮程程跟恬恬抢新娘捧花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