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172 胳膊肘不能往外拐(800月票加更)
  其实现在的刚果自由邦,跟天翻地覆也差不多。

  和尼亚萨兰爆发的冲突,直接造成刚果自由邦稳定的局面土崩瓦解,在此之前,虽然泰泰拉人的反抗还没有平息,但是泰泰拉酋长已经被赶出刚果自由邦,跑到了德属坦葛尼喀,对刚果自由邦造成的影响已经极为有限。

  在冲突中,刚果自由邦损兵折将,不仅利奥波德二世组建的殖民军遭到惨重损失,就连白人组成的雇佣兵也被罗德西亚北部师全部歼灭,这不仅直接导致本来已经偃旗息鼓的泰泰拉人死灰复燃,其他原本稳定的区域,也受到泰泰拉人的影响,对比利时人的反抗层出不穷,甚至就连以前听话的殖民军,都开始对殖民当局的命令阴奉阳违。

  前文说过,利奥波德二世在刚果自由邦组建的殖民军,军官虽然是白人,士兵却都是刚果人,这其实隐患很大,一旦军心浮动,那么利奥波德二世的殖民统治就会彻底崩溃。

  利奥波德二世也知道隐患大,但是利奥波德二世没办法,比利时也是小国寡民,不能为利奥波德二世提供足够的兵源,刚果自由邦还是利奥波德二世的私人财产,比利时政府恐怕也有想法,所以利奥波德二世只能依靠刚果人组建殖民军队。

  这其实也是殖民国家的常用手段,如果没有罗克捣乱,这种模式会一直持续到20世纪中的冷战时期才会结束,罗克只不过是提前了这一过程,并没有改变最终结果。

  还是有改变的吧,最起码利奥波德二世要面对的这些困难,在罗克这里都不存在。

  利奥波德二世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大厦将倾的刚果自由邦,同样要面对来自国际的责难和压力,以及比利时国内的诉求,和混乱的刚果自由邦相比,这两者更要命。

  为了镇压反叛的刚果人,利奥波德二世将更多权利赋予加丹加公司、安特卫普公司、开赛公司、以及英比橡胶公司等等在刚果自由邦拥有巨大利益的商业企业,将更多的土地租借给这些公司,并且允许这些公司组建军队,以维持在刚果自由邦的统治。

  同时利奥波德二世对外百般抵赖,坚决不承认在刚果自由邦进行的残酷统治,并邀请英国人和法国人加入利奥波德二世组建的调查团,共赴刚果自由邦调查事实真相。

  不得不说,利奥波德二世的算盘打得很妙,英国和法国在刚果自由邦也存在广泛利益,在这个问题上,英国和法国肯定是支持利奥波德二世的。

  退一万步说,英国和法国的屁股上也不干净,所有殖民国家刚刚征服殖民地,对殖民地进行整合的时候,使用的都是差不多相似的办法,只不过英国、法国的殖民地已经稳定,所以英国和法国才会在这个问题上发声,以表示本国政府的公平正义。

  其实不过都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雨季结束后,约翰内斯堡又开始了新一轮建设。

  这一轮的建设不再以城市建设为主,而是以道路交通为主,约翰内斯堡要趁旱季期间,完善约翰内斯堡内部的交通网,同时还要修筑通往比勒陀利亚的公路。

  紫葳镇要约翰内斯堡之间的公路,属于约翰内斯堡内部的交通网,这部分费用是由约翰内斯堡市政府负责,但是约翰内斯堡因为要同时开工很多个工地,现在资金严重不足,所以这部分费用就成了问题。

  “洛克,帝国银行已经承诺会为约翰内斯堡市政府提供贷款,而且开出的条件很不错,市政府真的没有拒绝的理由。”欧文有点发愁,罗克希望欧文能代表兰德银行游说约翰内斯堡市政府,不过听欧文的意思,这好像有点麻烦。

  兰德银行还没有成立之前,帝国银行已经在约翰内斯堡开展业务,所以帝国银行是兰德银行最大的竞争对手。

  换成是给其他地方政府贷款,帝国银行估计还要考虑下政府的偿还能力,进而根据风险设置一个比较高的条件,对约翰内斯堡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心,谁都知道约翰内斯堡依靠兰德金矿,即便短时间没钱,长期来看,偿还能力也没有问题,所以这是稳赚不赔的投资,所有银行都想要。

  兰德银行当然也想要。

  “欧文,兰德银行可是自由党最大的金主,同时还是约翰内斯堡本地银行,市政府难道不把这个机会留给兰德银行,而要舍近求远找帝国银行?”罗克非常不满,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欧文和市政府这是把胳膊肘子往外拐。

  “洛克,如果兰德银行和帝国银行的条件一样,甚至利率比帝国银行的高一些,那么市政府也会选择兰德银行,可是兰德银行的利率现在比帝国银行高一倍,你要是市长,你会怎么做?”欧文横鼻子竖眼睛,不是哥们不给面子,实在是兰德银行要价太高。

  “呵呵,欧文,兰德银行如果不把利率定高点,从哪弄钱捐给自由党?”罗克理直气壮,收钱的时候可没听欧文叽叽歪歪。

  “这是两码事——”欧文词穷,实在是拿人手短。

  约翰内斯堡现在已经不是市政府一手遮天的时代了,随着政局稳定,约翰内斯堡的各种“委员会”也先后成立,这些委员会实际上都是政府监督机构,如果市政府明目张胆的偏袒兰德银行,宁愿选择兰德银行的高息贷款,也不使用帝国银行的低息贷款,那市政府真的没法交代。

  目前这个阶段,兰德银行也就只能在的德兰士瓦和尼亚萨兰和帝国银行展开竞争,毕竟帝国银行也是家大业大,背后的人比罗克这个区区的尼亚萨兰男爵更高贵,所以罗克要使用一些小手段才能达到目的。

  “这是一码事,兰德银行要有利润,然后才能回馈社会,没钱拿什么支持自由党发展壮大?拿什么支持市政府改善民生?拿什么支付给股东的分红?”罗克提醒欧文,哪怕帝国银行实力强大,但是在约翰内斯堡,兰德银行才是地头蛇。

  这就体现出来罗克当初拉人上车的好处了。

  如果兰德银行是罗克的私人财产,那么罗克现在说话就没这么有底气,其实市政府完全不需要纠结,肉烂了还在锅里,最后受益的还是约翰内斯堡,怎么算,都比把钱送给帝国银行更合适。

  “好吧,我可以试着帮忙,至少帮兰德银行争取到一部分份额。”欧文答应帮忙,罗克说的没错,欧文在兰德银行也是有股份的,相信菲利普也知道内外有别。

  搞定了欧文,罗克还要督促克里斯蒂安。

  克里斯蒂安现在忙得很,在约翰内斯堡的时间越来越少,半多时间要往返于比勒陀利亚和布隆方丹之间,这两个城市,也同样在利用旱季强化基础建设。

  随和雨季结束,鼠疫也终于结束,受损最严重的奥兰治在鼠疫中死亡超过四万人,更多人因为鼠疫逃离奥兰治,前往开普和纳塔尔,或者是前往德属西南非洲,以及葡属东非。

  这客观上减轻了奥兰治政府的负担,因为鼠疫期间布隆方丹损失惨重,布尔人也终于不再一味留在布隆方丹等待援助,而是离开布隆方丹开垦农场,开始正常的生活。

  奥兰治政府算是因祸得福,死了这么多人,又跑了这么多人,换成其他地方政府估计要哭天抢地,但是对于奥兰治政府来说却是好事,奥兰治政府也终于开始有精力进行重建,道路当然也是重中之重。

  “要想富、先修路”,这个道理奥兰治政府也懂,所以布隆方丹首先要修的就是和约翰内斯堡之间的公路。

  “奥兰治那边先等等,主要是约翰内斯堡这边,奥兰治那边还有的扯皮呢。”罗克当然更重视约翰内斯堡,别说什么“不顾大局”之类的话,在这儿问题上,人人都是自私的。

  “已经开始扯皮了,奥兰治的意思是,和约翰内斯堡之间的公路,奥兰治境内的,奥兰治政府负责,约翰内斯堡境内的,约翰内斯堡负责;马蒂尔达勋爵对这个建议不感兴趣,看在总督府的面子上,马蒂尔达勋爵答应了奥兰治政府的要求,但是并没有为这条路拨款,也没有将这条路提上日程,为此奥兰治政府很不满,听说官司都要打到总督府了——”克里斯蒂安是修筑公路的主要承包商,先修筑哪一段,其实就是克里斯蒂安一句话的事儿,菲利普说话都没有克里斯蒂安好使。

  当然了,克里斯蒂安也会做的让人无话可说,侧重点不同,也要建立在齐头并进的基础上,反正路不是一天修好的,只要是在合同期限内把路修好,谁都找不到毛病。

  至于约翰内斯堡市政府和奥兰治政府的官司,这本来就就在罗克的预料之中,亲兄弟分家还明算账呢,更何况约翰内斯堡和奥兰治之间的这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