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场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栖霞寺的危机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栖霞寺的危机

  释然结果徐帆递过来的灭魔咒,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饶是他出家修行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如此轻而易举绘制符咒的人,现在也不知道说徐帆是怪物好,还是天才,又或妖孽,他的心情现在十分的复杂。

  “贫僧急需这张符咒,施主开个价,贫僧买下了,钱不用担心,贫僧会和栖霞寺政府那边说一下,他们会出这笔钱的。”释然说道,很显然这张符咒在他眼中是极为珍贵的。

  “大师何须如此,你也看见了,晚辈只不过随手为之,若是方丈大师有什么难事,也尽管开口,晚辈自然尽力帮助方丈大师。”徐帆说道,他是不可能要释然钱的,一个方丈都穷成这样了,徐帆那里还好意思找他要钱。

  徐帆想了会儿又说道:“不知方丈大师所遇何事,可否和晚辈一说?”

  “哎。”释然方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轻抿了一口茶随后说道:“说起来和我那不成器的师弟也有关系,相信施主应该知道栖霞寺是千年古刹。”

  “这个自然是知道的,想必华夏乃至整个东亚大部分人都知道。”徐帆点点头说道,释然此刻却是摇摇头说道:“施主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哦?难道栖霞寺还有什么隐情不成?”徐帆疑惑的问道。

  “嗯,施主所言也差不多了,这栖霞寺的舍利塔原本是以为南朝高僧以身殉道,用自己的舍利镇压塔下的邪祟。”释然说道,脸上渐渐的出来一丝愤怒的神色,随后又是叹息一声说道:“我那不成器的师弟,早年觊觎那舍利所蕴含的佛法,将其盗走,敏仁法师才不得不提早圆寂,用其体内的舍利来镇压塔下的邪祟。”

  听完释然的话徐帆也是肃然起敬,随后说道:“敏仁法师心怀天下晚辈佩服。”徐帆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如若换做他,决计是做不出这等壮举。

  “想必施主此刻也应该知晓贫僧所求这灭魔咒的用处了吧。”释然说道,徐帆点点随后说道:“这邪祟恐怕这灭魔咒对付不了吧,晚辈修为尚浅,一般的邪祟倒是可以一张符咒下去让其灰飞烟灭,这邪祟恐怕不一般,若方丈大师信得过晚辈,晚辈愿出手相助。”

  “若是有需要劳烦施主的地方贫僧定会前来,贫僧便告辞了。”释然说完便起身要离开,徐帆见状立刻开口说道:“不如我陪同方丈一同前往吧。”

  “施主,这怎么好意思。”释然说道,显然有些不好意思,徐帆则是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没什么的,我这就随你一同前去。”

  “可是施主,你这店……”释然说道,说话的同时手指着徐帆这家店。

  “先前都说了,徐帆不靠着家店赚钱!”徐帆说道,说完后便朝着释然走去,随口又说道:“走吧走吧。”

  “哎,施主,你这是……”释然很明显被徐帆的这一举动弄得极其不好意思,不过也没有再继续坚持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栖霞寺,今天于昨日的清幽就完全不能相比了,人声鼎沸,游客很多很多,徐帆也没有想到,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跟着释然一同来到了舍利塔。

  “施主,这便是这里了。”释然说道,徐帆点点头说道:“等游客少一点的时候我们再动手,先找一地方,方丈大师同我再具体说说这邪祟的事情吧。”

  “好,施主请!”释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将徐帆引到了自己的禅房之中。

  这一路上景色也应该了那句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一路上都是花花草草,开得是好不绚烂,细心的徐帆也发现了,这花花草草也形成了一道聚集灵气的禁制。

  心中对着释然方丈也是高看了一分,当真是涉猎广泛啊。

  “施主,请坐。”一进禅房释然便给徐帆看坐,徐帆点点头说道:“方丈大师客气了。不过在下有一事不明,这里既是佛门圣地,难道那邪祟也能为祸。”

  这时候释然有些惆怅的说道:“施主有所不知,当年那南朝高僧将这邪祟封镇压在舍利塔之下,一来是因为这邪祟实力颇高,寻常手段已不能将其彻底抹除,二来是这高僧有好生之德,在此地建造寺庙,希望这邪祟有朝一日会被感化或者超度。”

  徐帆面色一凝随后淡淡说道:“方丈大师不会是说这邪祟已经可以算是佛门中人了吧?”

  “确实如此,施主所言不假,可以这么说,常年累月的聆听经文,这邪祟早已精通佛法,这邪祟如今对佛法的理解决计不在贫僧之下。”释然说道,徐帆面带疑惑的问道:“既然如此,可为何还将其称之为邪祟?”

  “邪祟终究是邪祟,之前贫僧也曾经一度认为这千年的感化和聆听经文这邪祟不说皈依佛门吧,起码应该会有所改变吧,想不到,哎。”释然语气惋惜的说道。

  徐帆看着释然问道:“听方丈大师话的意思是那邪祟一点没有改变?”

  释然则是点点头说道:“如果说曾经这邪祟用屠刀残害世人,那么如今这邪祟可用佛法残害世人。”

  “怪不得敏仁法师一直都强调修心,看来这件事情对敏仁法师的影响也是极大的。”徐帆沉吟片刻后说道。

  “确实如此,等到这些游客散去后贫僧便带你过去看一看。”释然说道,徐帆点点头没有说话。

  在释然的安排之下徐帆简单的用了一次斋饭,味道确实不错,徐帆对此也是较为满意。

  下午的时候,释然方丈去大殿之内同弟子讲经,很多游客香客在旁聆听,徐帆也没有好继续跟着,而是在释然方丈的禅房内打坐冥想,这几日徐帆可以说是收获颇多,由于忙着店里的事情跑前跑后的,一直都没有能好好消化,徐帆一边调息一边冥想,随后又将长生诀回想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