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邻家闺蜜爱上我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舌战群老
  虽然面对柳家的长老们,但我依旧表现出了镇定从容的样子。

  说实话,这样的场面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星耀皇室和天启皇室的长老会我都出席过,也曾在会上侃侃而谈,发表我的意见,相比起来,柳氏宗族的长老会反而是小场面了。

  讨北王柳瀚先招呼我过去在他旁边坐下,随即隆重地介绍道:“各位长老,这位就是陈小羽,江原陈氏陈三的儿子,也是星耀鹿原公顾人我的女婿,星耀的三大,不,现在是四大国公之一。”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各位长老好。”

  柳瀚随即说道:“陈小羽,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宗族的长老吧。”

  我笑着说:“麻烦王爷。”

  柳瀚随即一一给我介绍起来,十二位长老一一介绍,每一个我都礼貌地和他们微笑打招呼,不卑不亢,既不会张扬,也不会因为有求于人而显得卑微。

  没错,这次我是来请讨北王出兵配合我回镐京,可是这种事情也不会因为我的刻意讨好而发生改变,反而太过卑微,反而容易被人看轻,同时也失去了说服力。

  最重要的还是利益,讨北王府和柳氏宗族的利益,如果对他们有利,我高调点,他们也会赞同,如果不利于讨北王府和柳氏宗族,即便是我摇尾乞怜,也不大可能改变结果。

  毕竟关系着宗族的生死存亡,个人的关系和感情都得抛到后面。

  在介绍完毕以后,讨北王笑着说:“长老们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我说道:“王爷,不用客气,有什么问题长老们尽管问。”

  大长老随即说道:“那我就不客套了,直接开始正题吧。天启从来没有女帝的历史,你为什么有这样的底气?”

  我说道:“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凡事总有一个开端不是吗?就好比天启,姬氏就是天生的皇族,就注定了是天启的主人吗,还不是姬氏先祖敢于站出来,打出来的天下。”

  二长老说:“可毕竟性质不一样,女帝,呵呵,你可想到天启国内的人会是什么反应。”

  我笑道:“二长老可又想过,如果让所有人知道姬勇伪造密诏,谋朝篡位又会是什么反应?”

  二长老说:“没人可以肯定的说那份密诏是伪造的。”

  我说道:“没人肯定,但不代表没人否定。二长老难道相信,姬耀真的甘心把帝位传给威武亲王也不传给他的亲生儿子?难道威武亲王还会比他儿子还要亲?若是这样,那姬耀为什么活着的时候直接立姬勇为储君?”

  二长老登时无法辩驳。

  我说道:“更何况先帝姬耀已经没有其他的子嗣,唯一可以继承皇位的就只剩下公主,所以我认为咱们先站住了理。”

  三长老说:“平西王府和姬勇关系亲密,极有可能成为姻亲,四大异姓王府镇南王府倒了,平西王叛变,剩下征东王态度不明,就凭我讨北王府怕是没能力和姬勇对抗吧。”

  我说道:“谁说镇南王府倒了?镇南王府的根基在于赤炎军十三营,十三营一天不解散,镇南王府就不算真正倒了。”

  三长老说:“可是赤炎令早就没人知道下落,赤炎军十三营虽然还在,却没人能够调动。”

  我呵呵一笑,从怀里取出赤炎令,高举起来,说:“各位长老,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赤炎令!”

  长老们登时震惊。

  就连柳絮也露出惊讶无比的表情。

  在天启的军队中,赤炎军的名气最大,在以往的历史也最为辉煌,所以赤炎军的归属更是成为天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自我爷爷去世以后,外界一直在讨论,赤炎令到底落在什么人手里,直到现在柳氏宗族的长老们才解开心中的疑惑,知道赤炎令竟然落在我的手里。

  按镇南王府出事的情况来看,我一没有名气,二没有能力,我爸更是离开王府多年,和王府没有关系,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想到在那种情况下我爷爷会将最为重要的赤炎令交给我。

  大长老随即说道:“定国公,能不能给我看看。”

  我心知他怕我的赤炎令是伪造的,要亲自鉴定,当即笑着说:“大长老请看。”随即将赤炎令递给大长老。

  大长老接过赤炎令与旁边的讨北王鉴定起来。

  我在他们鉴定的时候,继续说道:“虽然平西王府倒戈,但有句话说得对,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既然不在一条线上,那也无所谓,否则的话,如果和他们贸然联合,他们两面三刀,反而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帮助,有可能成为祸害,若是咱们的底细什么都让姬勇知道了,各位想想后果会怎么样?再说征东王,征东王也不糊涂,知道皇室自姬耀以来,一直想废除异姓王,就算现在为了一些目的,表面采取柔和手段,但过后还是会卸磨杀驴的。我一直认为,与其慢性死亡,倒不如殊死一搏,更何况我觉得咱们的胜算不小,更要和姬勇争一争。只有公主姬雨晴登上帝位,讨北王府才能真正安宁,柳氏宗族才能真正安宁,各位长老才能真正放心。”

  我越说语气越是激昂,越是信心满满,只要不是傻子,我不相信他们会不懂这个道理。

  镇南王府的倒台是结束吗?

  显然不是,只是一个开端,若是姬勇真的心怀坦荡,又岂会扣留世子柳石?又岂会拉拢平西王,分化三大异姓王?

  长老们听到我的话都是纷纷点头,心下对我的话表示赞同,但还是有疑问。

  大长老和讨北王鉴定过后,由大长老宣布:“赤炎令是真的,看来老王爷早就把王位传给你了。”

  我说道:“我爷爷在去世之前,确实看到了镇南王府的危机,所以特别将这面令牌交给我,希望一旦镇南王府出事,我可以凭借这面令牌召集十三营东山再起。”

  四长老说:“老王爷还真是深谋远虑啊,当年的定国公年龄那么小,老王爷也敢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说道:“这些年我一直在为镇南王府的重新站起来而努力,但很多次都因为一些意外失之交臂,我知道各位长老的担心,但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容不得举棋不定,也许镇南王府的历史很快就会在讨北王府重演。”

  ……

  宗祠里和长老们辩论了三个多小时,毕竟关系着生死存亡,哪怕我有赤炎令,哪怕他们也知道讨北王府的处境,哪怕他们也知道不反抗就是慢性死亡,但还是问了很多很多,包括我的计划,还有怎么说服征东王,还有如果失败,有没有什么退路。

  我跟他们说,退路没有,这本就是一条没有退路的路,但如果长老们真希望有一条退路,也不是完全没有,星耀可以作为备选方案,实在不行投靠星耀,依靠星耀的支持,料想也能和天启对抗。

  听到我的话,长老们都是震惊无比,没想到我会说出投靠星耀的话,这无疑是叛国啊,一向以天启异姓王为荣的长老们都是觉得难以接受。

  但在激动过后,却又冷静下来。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连生存都困难,那么叛国的罪名又算什么?毕竟活着才能谈其他的,更何况姬勇苦苦相逼,也不能怪讨北王府。

  我再说柳石滞留天启京城的事情,反问长老们有什么想法。

  长老们表情凝重。

  谁都知道姬勇的猜忌,以及姬勇废除异姓王的意图。

  会议结束,长老们没有当场下决定,让我先回去,等他们商量过后再给我回复。

  柳絮和我再次回讨北王府,柳絮坐在车上,笑着说:“真是想不到羽哥的口才也这么好,我大哥还当过律师呢,轮口才可能也要自愧不如。”

  我笑道:“我哪能和你大哥比啊,今天也只是就事论事,说出了想说的话而已。”

  柳絮忽然皱眉道:“我看得出来公主喜欢羽哥,羽哥和她有了婚约吗?”

  我看向柳絮,问道:“郡主怎么会忽然这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