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都市绝品神医 > 第五百二十章 另有玄机
  韩凌天望着那个方向,见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彻底消失,才缓缓收回目光,顺手将脖颈后的两枚龙簪摘掉。

  一阵强烈的疲倦袭上大脑,他身子微微一晃,咬牙硬生生坚持下来。

  最后时刻,先用无上剑垒挡下薛妄忧全力一击,再调转天地能量用碧落掌将其抹杀,显然,与那样的大敌交手,他也并不像表面那么轻松。

  “咔嚓!”

  一声脆响传荡而出,覆盖在他右手上的赤红色晶化物破碎消散于空气中,露出的皮肤上,血肉早已被撕裂开来。

  显然,在那股强大的力量下,以他的身体素质并不能完全承受的住。

  鲜血涌出,滴答滴答的如同流水般顺着指尖流淌下来,很快在地上汇聚成一小滩。

  剧痛如潮水般不断席卷而来,韩凌天疼的嘴角抽了抽,纵然有着旺盛强大的生机,一时半刻也并不好受。

  好在,用不了多久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与此同时,各方势力从刚刚震惊的一幕中,渐渐反应回来,一时间,倒吸冷气的声音响彻在周围。

  原本树木繁茂古老森林,如今变得一片狼藉,一条巨大的裂痕横列在大地上,狰狞可怖,若非亲眼所见,他们很难相信刚刚爆发的那场激烈战斗,最终会以如此结果落幕。

  顾灵岚望着那个负手而立的年轻身影,咬了咬红唇,如秋水般清澈的双眸中神采莫名。

  在最开始的时候,她承认自己有赌的成分,而且知晓赔率极高。

  韩凌天固然展现出了不低的实力,可要和成名已久的老牌强者薛妄忧相比,却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但当时那个情况,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选择。

  薛妄忧为人阴险毒辣,与其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真等到古月商会被杀绝的那一刻,只怕缥缈宗也不会落得什么善终。

  所以,她才会将一切筹码,都压在了韩凌天的身上。

  本以为输局以成,但万万没有料到,在薛妄忧用尽一切手段,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最终却依旧死在了韩凌天的手里。

  邢庆宇与黄友民愣愣站在那里,只觉得眼前现实冲击太大,令得他们脑子里一片发懵。

  若非亲眼所见,他们实在很难相信,自己队长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凶悍无匹,有着无为境六重巅峰横练宗师体魄的薛妄忧,就那么硬生生的被拍死,而且尸骨无存,如同凭空消失一般。

  笼罩在黑袍中的柯荣瑞猛的抬头,露出一张僵硬面庞,他嘴角使劲的抽了抽着,半响后好不容易才恢复清醒。

  一丝丝冷气从背后油然而生,让他身子不自觉的颤了颤,再看向韩凌天时,目光中充满惧色,头皮有些发麻。

  那青年,简直深不可测。

  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不仅挡住了被暴血丹强化数倍实力的薛妄忧,更反手将其给轻易解决掉。

  柯荣瑞与一旁的朱熹袁对视了一眼,再也没有多少犹豫,直接转身暴射而出。

  “撤!”

  咆哮声传荡而出,当薛妄忧尸骨无存的结局出现时,已经代表着此行机缘争夺彻底失败。

  薛家武者见状,立即仓惶四散,再也不见半点先前的张狂。

  散落在周围的各方势力中,诸多目光带着敬畏的盯着那个年轻身影。

  江北的韩先生,再一次用自己强悍的实力刷新了所有人认知。

  对于汇聚而来的视线,韩凌天神色漠然,望着薛家人灰溜溜撤离的背影,并没有下令围剿。

  顾灵岚双臂骨折,战斗力骤减,他现在的情况也并不好,反观薛家那头,柯荣瑞的实力不弱,手段也颇带几分诡异。

  双方如果硬拼到最后,无论出现什么样的伤亡他都不能接受。

  而且,眼下最先要做的,自然是接收胜利果实。

  “嗡!”

  突然,在古月商会队伍所在,有着一抹白光冲天。

  众人回头看去,正见聂东哲沐浴在茫茫的雾气中,若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其中偶尔有着水光流转。

  懂的人自然明白,那代表着劲力液化。

  代表着,聂东哲的修为再登一个台阶!

  聂东哲双目闭合,张开双臂站在那里,身上气势节节攀升。

  “观韩队一战入了无为境,你小子可好命啊!”

  黄友民惊呼出声。

  “哈哈哈哈,我古月商会从今以后再添一名无为境长老!”

  邢庆宇爽朗大笑。

  聂东哲厚积薄发,如今实力不容小觑。

  等到突破结束,茫茫雾气尽数收敛回去,聂东哲睁开双眼,其中充满喜悦,他一把将破阵枪插到地上,来到韩凌天面前,深鞠一躬声音郑重:“多谢先生!”

  “你自己的机缘,不用谢我。”

  韩凌天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

  聂东哲卡在太初境多年,修为一直在那个极限的零界点上,如今突破,既正常,也不正常。

  所以在人群中,并未掀动什么太大的波澜。

  “韩领队果然深藏不露啊。”

  顾灵岚轻抿着红唇,美目直勾勾的盯着韩凌天,依旧难以平复刚刚所受到的极大冲击。

  而在此刻,缥缈宗的女弟子们也围了上来,徐婉俞站在队伍最前方,瞪着大眼睛反复打量着韩凌天,惊叹开口:“小天天,你不会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吧,竟然变得那么厉害!”

  薛妄忧的实力强横到自家长老都难以抗衡,如今却死在了韩凌天手中,自上次一别到现在,才几天时间,当初跟在自己后面的小屁孩,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强到了如此地步。

  韩凌天冲她笑了笑,有些事情实在不好解释,紧接着,他目光环视周围,缓缓开口:“时间不宽松,大家先去湖泊吧。”

  在他的率领下,两支队伍再度对着能量湖泊疾驰而去,其他势力见状纷纷识相的离开,生怕慢上一步再被找麻烦。

  此时,有几个名缥缈宗的女弟子将祁亦柔从碎石废墟中挖了出来,后者脸色苍白,衣裳被鲜血染红大半。

  好在,无为境武者生命力比较强大,她尽管重伤不能动弹,但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却都看在眼里。

  再见到韩凌天的时候,祁亦柔立马羞愧的低下脑袋,不敢与其直视。

  先前百般瞧不上的小子,如今却力挽狂澜,若非如此,她们缥缈宗最后即便能够脱身,也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韩领队,先前怪我有眼无珠,说了些不好听的话……”

  祁亦柔被人搀扶着,声音虚弱无比。

  “无妨。”

  韩凌天神色淡漠,纵然不在乎那三言两语,但对于祁亦柔,他也没什么好印象。

  祁亦柔也明白,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并不讨喜,不由得讪讪一笑,去往队伍最后面养伤。

  此时,韩凌天站在湖泊旁,目光扫向顾灵岚,笑了笑:“大家都出了不少的力气,所以我就不在搞什么分配了,能从中得到多少,就看各自的能力吧。”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众人立马精神振奋,眼中冒出精光,倾力拼杀那么久,终于等到了收获成果的时候。

  顾灵岚巧笑嫣然,声音轻柔:“和韩领队合作果然愉快。”

  她其实明白,自己一方损失虽然大,但做出的贡献却少的可怜,譬如祁亦柔,作为高端战力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出力。

  韩凌天的面子,多半给在徐婉俞身上。

  湖泊上的抗拒力,在黑灵虎蟒死后就已经消失。

  古月商会与缥缈宗的武者毫不犹豫,一个个如下饺子一般分散落入湖泊中,距离拉开,保证不会互相影响。

  “好精纯的能量。”

  在那落水的一刻,所有人都不由得惊呼出声,只觉得身体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韩凌天找了个偏僻位置,脚步一动来到湖泊中,赤红色劲力将他身形托住,体内瞬间有着强大吸力爆发出来,能量历经大小周天不断化作劲力汇入丹田中。

  不得不说,此地能量极为精纯,比死人谷宫殿中的辰晶柱都要强上许多。

  在其背后,再次出现的赤红色湖泊,似乎有着壮大的架势。

  水浪翻涌,整座湖泊都在此刻荡漾,突如其来的动静将众人目光吸引而去,当望向那个鲸吞般吸收精纯能量的年轻身影时,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如此大肆的吸收能量,他不怕把身体撑坏么。”

  顾灵岚看的目瞪口呆,喃喃自语。

  与韩凌天的狼吞虎咽相比,她简直就像拿勺子吃饭一样。

  “韩队果然怪物。”

  黄友民、邢庆宇与聂东哲同时对视一眼,已经有些见怪不怪。

  经历的多了,如今在那个年轻人身上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觉得很正常。

  与此同时,韩凌天将得到的那枚伴生源拿了出来,望着手中黑青色的晶石,他眼中浮现出丝丝精光。

  其中蕴含的特殊能量,应该可以代替锻劲石,将他体内的劲力全部锤炼完。

  而在如此大机缘的推动下,韩凌天的修为再次开始暴涨,直至来到太初境八重……

  正当他准备继续借助湖泊能量继续突破的时候,突然,一丝极其轻微的波动,荡漾在他铺开的灵魂力上。

  “咦?”

  韩凌天眼中闪现一丝异样,低头看向一片幽暗的湖底,喃喃自语:“难不成此地另有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