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慕医生,你老婆又闯祸了 > 第1327章 约会的实感
  第1327章

约会的实感

  “你……真美。”等秦溪走到眼前,陆慎的眼神中的爱意几乎化为实质,能把秦溪整个人兜头包起来,藏到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地方。

  秦溪抬起脸朝他笑:“你也很帅。”

  她绝不是随口恭维,因为她能看出来,陆慎也认真为了今晚打扮过了。

  精心整理过的发型,一丝不苟剃干净的脸颊,外面依旧是笔挺的西装,但是里面却把常年不变的衬衣换成了一件质感很好的T恤,看起来正经严肃少了几分,但是多的几分全是英俊和潇洒。

  陆慎淡淡一笑,把手里准备好的花递给她:“给你。”

  秦溪看着怀中热烈盛开的玫瑰,总算有种两个人真的是要去约会的实感了。

  她心中一动,即便很清楚这四周都是监控,还是忍不住凑上前,在陆慎的嘴角轻吻了一下:“谢谢你。”

  陆慎立即转过头来,看着秦溪的眼神很深,看起来似乎是想要把秦溪抓起来囚禁在怀里狠狠吻一通才能罢休。

  但秦溪像是一尾灵活的鱼,在轻轻的吻过之后,就灵活的从陆慎的怀里滑了出去,也不管站在原地的陆慎,自顾自的打开了门,坐进了车里,还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似的,打开了窗户朝陆慎笑:“陆司机,怎么还不走呢?”

  陆慎被她堵的忍不住笑了起来,舔了舔后槽牙,转身走向驾驶室。

  ——没关系,今天的夜还长着呢。

  两个人约会,陆慎没有让司机跟着,而是自己开车来的。

  等他坐下,便发动汽车往外开去。

  秦溪低头看了一会儿怀里的花,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转头看陆慎:“我们这是去哪儿?”

  陆慎一挑眉:“你问问花啊,花可能会告诉你。”

  他语气带着酸溜溜的意味,秦溪忍不住有些想笑。

  不过是上车没有一直看他而是看了一会儿花嘛,陆慎至于这么小气吗?

  陆慎用表情回答了她:至于。

  “但是我想问问送花的人诶。”秦溪放软了语调,撒娇般看着陆慎。

  陆慎本来也就是假意摆脸色,被秦溪这么一哄,嘴角还是忍不住勾勒了一个弧度:“去吃饭。”

  他没有多说,秦溪也就不再揪着问了,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一些琐事,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玫瑰被陆慎从秦溪怀里拿出来,放在车后座,然后牵着她往里面走去。

  餐厅大约是陆氏旗下的,可能是怕秦溪会有顾忌,这会儿已经包了场,经理恭恭敬敬的等在门口,替陆慎和秦溪推开了门。

  秦溪朝他微微一点头,便跟着陆慎走了进去。

  餐厅的装潢很贵,不是那种金碧辉煌的昂贵,而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贵气。

  不过陆慎和秦溪都算是对于这种场合熟门熟路了,所以两个人淡然的走到位置上坐下。

  陆慎点了餐,秦溪要了和他一样的,侍者便点头下去了。

  “在想什么?”陆慎忽然开口问道。

  秦溪一笑:“在想……这真的是我们俩的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对吧?”

  陆慎也不得不点头承认:“确实。”

  秦溪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所以啊……我们俩的故事还真是有意思,先是同居,再结婚,闹腾一场假装离婚了,又在一起了,这才开始第一次约会。”

  陆慎被她说的也淡淡笑了起来:“还真是……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按照应该出现的顺序来。”

  “不过这样也好。”秦溪继续道,“这样一来……我们俩的故事,就是最独一无二的。”

  餐厅的灯光不算明亮,只有借着餐桌顶上的射灯才能看清楚秦溪的脸庞,她今晚本来就美的让陆慎会不经意间屏住呼吸,这会儿在朦胧的光下,看着她带着笑意的侧脸,陆慎只觉得要压抑住自己的冲动,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所以陆慎便不再压抑了。

  他忽然站起身子,弯下腰,捏住了秦溪的下巴,准确的吻了上去。

  他的动作太快,即便是秦溪也没有立即反应过来,等到感受到唇上迫不及待的辗转,她才在心里笑了笑。

  ——恐怕陆慎在见面的时候,就想做这个事情了吧。

  但是她也没有抗拒,而是顺着陆慎的动作,轻轻张开了嘴。

  于是陆慎的攻城略地便更加凶猛起来。

  秦溪被吻的几乎缺氧,这才被放过,她闭了闭眼回归神,便看到陆慎端坐着,优雅的拿纸巾擦拭着自己嘴角蹭到的秦溪的口红,要不是他脸上餍足的神色,秦溪几乎都会觉得刚才的热吻是自己的幻觉了。

  她也忍不住笑了笑,抬手拿起纸巾,把陆慎一直没有擦到的一块口红印擦了个干净,才开口:“就不能等我把口红擦掉一层?”

  陆慎仪态端正,语气正经:“等不及。”

  秦溪嗔怪的瞥了他一眼,把纸巾放了下来:“那你自己擦吧!”

  等陆慎和秦溪整理完口红印带来的麻烦,菜也慢慢上来了,秦溪和陆慎边吃边聊,一餐法国菜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才结束。

  两个人携手走出餐厅,秦溪转头去看陆慎:“接下来是什么安排呢,陆司机?”

  既然是陆慎提出来的约会,那他肯定是做好了充分安排的。

  陆慎一挑眉:“做一些俗气情侣会做的事情啊,去电影院吧。”

  秦溪的脸色却微微一变。

  她已经很久不去电影院了。

  不为别的,就因为……几年前在电影院接到那通秦宅管家打来的电话,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从那时候开始,电影院就成了秦溪的一个禁忌。

  她总是觉得在那里,自己可能会遇到坏事儿。

  陆慎当然不可能知道这种细节,只是笑意盈盈的看着她,等她的回答。

  秦溪不好扫兴,只能深呼吸一口,勉强把心里的不安按捺下去,朝陆慎笑:“行啊,走吧。”

  陆慎没有捕捉到她转瞬即逝的脸色变化,所以也没有听出她话语里的勉强,听她答应了下来,便拉着人往外走去。

  秦溪感受到手掌心传来的属于陆慎的温度,心中暗暗祈祷着。

  ……希望有他在,一切都要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