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盛世为凰 > 第3113章 她跟你的关系
  过去了那么多年,风雨冲刷,这块石碑倒是不见改变,南烟上了一炷香,正打算去收拾一下,就发现这座石碑周围非常的整洁,一颗杂草都没有。

  她微微蹙眉:“嗯?”

  离得不远的若水听见她的声音,立刻直起腰来问道:“娘娘,有什么事吗?”

  南烟想了想,回头指着他们身边的几个石碑说道:“那几块,也是高皇帝生前最信任的几位大臣,你们把这些都收拾好。本宫去那边看看。”

  “是。”

  若水便又带着云童去擦拭另外几块石碑。

  而南烟转身往更远的地方走去。

  脚下的路,已经是杂草丛生,在平时是几乎没有人走过的,可过去那么多年,南烟却还记得,是当年阿日斯兰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带着她走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在那里,看到了一块被风雨侵蚀得几乎快要辨不清碑文的石碑。

  很快,南烟就走到了这里。

  那块石碑,也仍然在那儿,甚至,南烟还能勉强认清上面篆刻的倓国的文字——塔娜公主。

  不过,她这一次过来,却不是为了这块石碑。

  她走到石碑旁站定,回头看了看,若水他们已经看不到这边了,这才回过头来,慢慢说道:“出来吧。”

  周围一片寂静。

  不要说没有人,甚至连一丝紊乱的风都没有,好像一切都凝固了一般。

  南烟的脸上也是一片平静,显得仿佛一切也都尽在掌握,慢条斯理的说道:“若是不想见本宫,也无妨,本宫也不会出去说。不过你来这里,难道就只是为了收拾一下那座石碑吗?”

  仍旧没有一点回应。

  南烟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本宫也就不强求了。”

  说完,便转身要走。

  可就在她刚一转身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个低沉的,有些苍老的声音:“贵妃娘娘可知道,那座石碑,是属于谁的?”

  一听到这个声音,南烟的眉头不由自主的就皱了起来。

  她立刻回过头来。

  这个地方比起刚刚秦贵妃他们的石碑的所在地要稍微偏僻一点,甚至都能看到山脚下的郁郁葱葱和已经布满了水雾的湖面,雾气蒸腾,也开始往上飞升,这周围渐渐的凝聚了不少的水雾。

  雾气缭乱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的走了过来。

  看到这个人,南烟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

  这是一个穿黑衣的老人。

  之前她进入星罗湖,在天罡连环坞中见到了骆星文和他手下的四大长老,其中穿黑衣的这位,最是沉默寡言,从头到尾都没说过几句话,比起之后跟随祝成瑾前往金陵的李忱和方震,还有狡诈多疑的傅知秋,这个人算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

  以至于看到他的一瞬间,南烟差一点记不起他的名字。

  而这位老人似乎自己也知道他的不起眼,在面对南烟的沉默时,他淡淡一笑,说道:“老夫石天禄。”

  “……”

  南烟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

  从刚刚看到秦贵妃过分干净的石碑,她就猜想到有人来收拾过,但不可能是皇陵观的人,若是上善师让人过来收拾,应该对所有的石碑一视同仁,可秦贵妃的石碑,显然是有人特地过来收拾的。

  她也猜想到,骆星文虽然带着他的人马都走的走,散的散,但那么大一个天罡连环坞,不可能一个人都不留下。

  所以,这座石碑,很可能是秦贵妃的故人前来收拾的。

  可是,这位黑衣长老石天禄实在是太过不起眼,以至于看到他,听到他说话,南烟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沉默着看了他好一会儿,南烟才说道:“石长老……?”

  “……”

  “怎么是你?”

  石天禄平静的看着她,脸上好像还带着一点微笑:“贵妃娘娘认为,不应该是老夫?”

  “……”

  这话一说,南烟觉得倒也不是。

  天罡连环坞的四位长老和骆星文,算起来都是秦贵妃的义兄。

  李忱和方震已死,剩下的骆星文和傅知秋,还有他,都是有可能过来的。

  只是没想到是他罢了。

  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能到这里来。

  要知道,皇陵观就在旁边的岛上,那个地方有上善师,还有他那些武艺高强的徒弟,连天罡连环坞最如日中天的时候,都不敢染指这里,怎么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散了,走了,他反倒来了这里。

  而且,还真的来到了这里。

  看着南烟疑惑的样子,石天禄微微一笑,说道:“贵妃娘娘不必怀疑。”

  “……”

  “上善师把皇陵观守得很好,曾经,骆星文也想过打皇陵观的主意,可怎么都过不了他那一关。”

  南烟道:“既然如此,那你一个人,是怎么敢来?又怎么来的?”

  石天禄道:“这就是灯下黑。”

  “……”

  “皇陵观我们的确是不敢碰,可周围的水域,我们辖制了那么多年,太熟悉了。”

  听到这话,南烟倒也不再多问了。

  但是,她又从石天禄的话里听出了什么,眯着眼睛道:“看来,石长老不是第一次来了。”

  石天禄道:“人老了,老了,就喜欢回想往事,想想故人。”

  “……”

  “有些故人,已经不可追。”

  “……”

  “唯有在这里,能想想她的往事……”

  说着,他的目光就看向了远处,那已经远得看不见的石碑。

  南烟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但很快,又看向他。

  这位老人的沉默寡言,换来的就是深邃得仿佛融入了千言万语的漆黑眼瞳,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能看出许多的故事来。

  想来,这些故事里必然是有悲伤和别离。

  但,也一定有过幸福的时光。

  否则怎么能让一个人那么多年过去了,还念念不忘呢?

  南烟道:“刚刚石长老问本宫,知不知道这座石碑是属于谁的,那石碑上的碑文刻得清清楚楚,长老为什么会有此一问?”

  石天禄看着南烟,说道:“碑文写的,是她的身份。”

  “……”

  “老夫问的,是她跟你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