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 十六:皇帝反悔
  白心碧整张脸都失了颜色,呆愣又不解的僵硬着。白心染是谁啊?府里没有白心染这个人啊......

  “公公,是不是弄错了啊?小女姓白名心碧。”自报上名讳,白心碧看向那肃然冷峻的男人,美目泛着水光,含羞又委屈的说道,“王爷,白心染不是小女的名讳,小女名唤白心碧,碧海蓝天的碧。”

  老公公德全呆了,不解的看向身侧风华绝色的男人,问道:“承王,这、这......老奴该......”这怎的回事啊?皇上居然把人名讳都弄错了?!那这圣旨......如何处理?

  淡漠的视线从白心碧楚楚动人又楚楚委屈的脸上扫过,落在一家之主的白翰轻身上,偃墨予凉薄的唇微微勾勒,回着话:“德公公不必慌张,本王要娶的白心染此刻并不在场罢了。”

  啊?!德全回过神,看向地上跪着的白翰轻,严肃的问道:“白大人,这圣旨到了,怎的不把人唤来接旨?”对于白翰轻的做法,德全就觉得他是在藐视天子,这自然就不会施以好脸色了。

  白翰轻和贺兰氏母子俩瞪大眼,从惊骇和不可置信中回过神来,那面色一个苍白,一个铁青,特别是贺兰氏,一听到德全的催促,竟一时忘了礼数,张口就喝道:

  “我们白家没有白心染这个人!”

  因为她这一嗓子,顿时就让场面尴尬了起来。这让德全眼底厉光一闪,与先前的温和摸样宛若两人。这老太太竟如此态度,难道皇上和承王所做的事是儿戏不成?

  只是不等他开口,就听到身旁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是吗?太夫人可否随本王一同进宫面圣,将所言之词告知皇上?”

  贺兰氏神色更加难看了,年迈的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生了那么一个孽畜出来,是他们白家的耻辱,如果可以,他们白家肯定不会当那孽畜存在,可是要是闹到皇上那里,即便是不想承认也得承认,否则就是欺君!

  “承王!”白翰轻苍白的脸有些不解的朝偃墨予拱手,问道,“下官敢问承王殿下这是何意?”

  偃墨予目光一转,冷视着他,突然轻扬嘴角,笑道:“白大人可是年老糊涂,忘了自己还有个女儿的事了?”

  贺兰氏有些激动的正要开口,却被白翰轻眼明手快的阻拦了下来。

  “下官再问承王殿下,是从何得知下官还有一女的?”

  “无可奉告。”转头,偃墨予看向身旁的德全,说道,“有劳德公公辛苦跑一趟了,可惜我想娶之人不在这里,可否请公公将圣旨交由我,让我亲自向她颁昭?”

  德全看着白翰轻的反应,算是有些明白过来,敢情这家子人把承王想娶的人给藏起来了,想让另一名女儿代嫁?!

  认定了白家人的想法,德全冷着脸,更是看都不看百家众人一眼,直接将圣旨给了偃墨予。

  “时辰不早了,老奴该回宫了,既然白家并无诚意嫁女,那承王也回去吧,此事老奴定会帮衬着承王殿下向皇上说明情况的。”这白家人太不知好歹了,承王殿下是何许人?那可是皇上最疼爱的......他们居然敢如此藐视天威、藐视承王殿下!

  看着手中的玉帛,偃墨予微不可查的勾唇,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光泽,抿唇,他与德全同时转身离去,半分留恋也无。

  宣旨的人走了,白心碧这才回过神来,顿时焦急的朝白翰轻嚷了起来:“爹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何不是我白心碧?”抓住白翰轻的手臂,她开始猛烈的摇晃起来,指着门外,急切的责问道,“爹,你快让他们回来啊!你怎么能让他们走呢?皇上颁错了我的名讳,你怎么能不纠正呢!”

  “碧儿!”贺兰氏被人扶着站起身,头一次对着自己喜欢的孙女板起了脸色,“这事你不用操心,随后就让你爹进宫面圣,问问皇上到底是何意思?!”

  “母亲......”白翰轻一脸的纠结,头上冷汗连连,此刻的威严不在,有的全是发自内心的紧张和无措。

  如不是圣旨提到那个名字,他险些都忘了那个人的存在。这是他白家的耻辱,这让他如何向别人说明情况?

  皇上是如何得知他还有一名女儿的他不知道,但他知道此事并未完。承王已经替那灾星接下了圣旨,就等同于这门亲事已定,除非皇上亲自下令撤毁圣旨......可是,这可能吗?

  要他把那灾星接回来,这如何能行?

  可是眼下不承认那灾星的存在,那就是欺君,不接回人,又是抗旨,这欺君、抗旨之罪,谁能承担?甚至他们白家与承王府由此交恶......

  皇上到底知不知道那灾星是个废人?

  “母亲,你且先进屋休息,我这就进宫面见皇上!”带着满面愁容和紧张,白翰轻朝贺兰氏匆匆说了一句,丢下白府众人就让人备马去了。

  “祖母......”看着白翰轻匆慌离开的背影,白心碧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泪,无辜又可怜。这到底出了何事?为何承王说他想娶的人不在此?明明就该是她嫁给承王为妃才对,为何会出现另一个人的名字?

  “碧儿,你先回屋,此事等你爹从宫里回来祖母再与你细说。”贺兰氏皱着眉头安慰道。冷静下来之后,也懊恼刚才自己有些冲动了,那名公公显然对她恼了......她也是一时没控制住才会顶撞那名公公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在皇上面前嚼舌根,要真如此,那岂不是连累的自己儿子?

  沉沉的叹了口气,贺兰氏让丫鬟搀扶着,也无心情理会众人,哀愁又懊恼的离去。

  。。。。。。

  皇宫

  御书房

  坐在龙椅上,看着跪在地上风华卓绝,甚至比自己年轻时还出色不少的年轻男子,夏高是不忍发怒,可是又不得不发怒。

  “你、你简直是胡闹!你可知道那名白家女子自幼身残?你竟然让眹把一名身残之人指配于你为妃,你是想戏耍眹不成?!”要不是听白翰轻把当年实情说出来,他还真被蒙在鼓里!

  偃墨予掀了掀眼皮,目光深邃的迎上那道怒火,不急不慢的问道:“皇上,自古君无戏言,难道皇上是想撤旨?”

  “撤!眹当然要撤!那样的女子别说为妃了,就算是嫁一般人也无人会娶!”夏高气性当头,就差没被气得跳起来了。本就威严肃穆的脸因为火气太大,活生生就跟要吃人似地。

  他要是让那种女子过门,待他百年之后有何颜面去见盈儿?

  闻言,偃墨予俊脸微沉,拱手拜了一礼:“皇上,容臣不赞同。此乃臣的私事,臣感激皇上促成这段良缘,但臣所娶之人,必定是臣欢喜的,否则臣宁可终身不娶也不会任人妄加干涉。”

  ------题外话------

  冒泡~潜水的妞也多冒泡,混脸熟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