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时光有你,花开如许 > 第六百五十八章 只是一个替代品
  “小瑕,你误会了,你妈妈只是想保护弟弟,不是想争夺家业,陆家的继承人是谨言,这是谁也动摇不了的。你妈妈只是想让我给小昭留一些家产。他也是我的儿子,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尽到过做父亲的义务,分给他一些家产也是应该的。”陆宇晗低沉的说。

  “如果只是想要一点家产,为什么要买凶杀人?为什么要阻止我嫁给振烨哥哥?为什么要一天到晚在家里兴风作浪?把好好的一个家弄得四分五裂。”

  陆初瑕感到忧伤,父亲是撞伤了脑子吗?英明睿智都到哪里去了?

  陆宇晗觉得她是因为小昭的事,才对司马钰儿产生了不满的情绪,觉得司马钰儿不爱她了。

  “小瑕,你妈妈是无辜的,她什么都没有做,虽然她偷偷生下了小昭,但并不代表她就不爱你。”

  陆初瑕低哼了一声:“是她自己亲口跟舅舅说的,女儿都是没用的赔钱货,她骨子里就有重男轻女的劣根性。”

  陆宇晗叹了口气,“你都不要她了,要嫁到遥远的星城去,她能不担心老了以后孤零零的没人管吗?”

  陆初瑕无语了。

  嫂子说得没错,父亲对妈妈是深信不疑,无论她怎么说,他都能替她找到借口。

  “你真的要为了她,让自己妻离子散,众叛亲离吗?你不要奶奶,不要老大,不要小遥和小烨了?”

  陆宇晗的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

  他只是想要给司马钰儿一个妻子的名分,并不是想要抛弃陆家。可是老夫人非要让他在陆家和司马钰儿之间选择,他也是左右为难。

  “如果我不带你妈妈走,她就要被关进静安苑。你就不怕永远都见不到她了吗?”

  陆初瑕摇了摇头,“一个人只要犯了罪,就必须要受到制裁。如果她真的和舅舅买凶杀人,不被关进静安苑,也要进监狱,还不都是一样。”

  在陆宇晗看来,司马钰儿是受到了司马宏远的牵连。她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只会受到陆家最严厉的惩罚。

  老夫人、伊楚薰、包括陆谨言夫妇,都已经动了杀意,她进了静安苑,绝对不可能活着出来。

  “小瑕,无论你是怎么想的,我还是希望你能跟我们一起走。孩子应该跟父母生活在一起。”

  “不会跟你们走的,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后悔。”陆初瑕极为坚定的说。

  陆宇晗的心收紧了。

  他没有想到,连最疼爱的小女儿也要离开他了。

  “小瑕,谨言他们知不知道小昭的事?”

  “不知道,但我会告诉他们。我原本以为只要我不说,家就不会散,可是我错了,我应该早点告诉他们的。”陆初瑕后悔的说。

  陆宇晗抓住了她的肩,“你不能说,一个字都不能说。你大妈和伊家一旦知道了这个秘密,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陆初瑕吸了吸鼻子,“你都要跟大妈离婚了,不做陆家的执掌人了,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司马小昭的存在了。”

  “你大妈恨我,恨钰儿,谁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做出可怕的事情来。”

  陆宇晗深思熟虑的说。

  一旦大女儿的事情被揭开,伊楚薰和伊家肯定会疯狂的报复司马钰儿。

  他们断了张家儿子的命根子,让那个护士的一家人都在地球上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对于始作俑者,他们更加不会手下留情。

  这个世界上,各种“意外”分分钟都在上演,想要制造意外,除掉一个人并不是一件难事。

  伊楚薰是个聪明的女人。

  小瑕已经跟司马钰儿闹翻,过继给她了,她是不会伤害小瑕的。

  但小昭不同,动了他,就等于要了司马钰儿的命,她很清楚这一点,当然不会放过小昭。

  陆初瑕撇撇嘴,“那是你们的事,跟我没关系,你们离开了陆家,就跟我不是一家人了。”

  陆宇晗知道女儿是在说气话。

  “小瑕,无论我们在哪里,你都是我们的女儿,是小昭的亲姐姐,就算爸爸求你了。”

  “爸爸,希望你不会后悔。”她一甩头,跑了出去。

  她对父亲很失望,失望极了。

  半夜里,陆宇晗偷偷去了静心阁。

  司马钰儿正盼着他过来呢,她要说服他狠下心来,把陆谨言一干人等,通通囚禁起来,这样他们就不敢逼他了。

  “宇晗,你不能把执掌人的位置让给陆谨言,你要为我们儿子的未来着想啊。只要陆谨言掌管了陆家,一定会对我们赶尽杀绝的。”

  陆宇晗摆了摆手,“已经晚了,老夫人发了邮件,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再是陆家的执掌人了。”

  司马钰儿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你还没有把股份交给陆谨言,陆氏财团的股份还在你的手里啊,只要你不愿意退,他们也拿你没办法。”

  陆宇晗点燃雪茄,默默的抽了一口。

  “你不明白,从前在父亲的心目中,我并不是最合适的继承人选,他觉得我感情用事,担心我会作出对陆家不利的抉择。倘若当初我没有娶伊楚薰,而娶了你,他早就把我废了。之后,我为了你,要跟伊楚薰离婚,父亲很生气,立刻就把谨言定为了下一任继承人。倘若我执意离婚,他就把我赶出陆家,将来直接由谨言来接替他的位置。在去世之前,他已经对陆氏进行了规划,我只是一个过渡人,除了可以由执掌人灵活掌控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之外,我无权动用其他的股份,一旦老夫人的邮件发出,它们就会全部被冻结,我不再有管理的权限,只能全部移交给谨言。”

  司马钰儿气得在心里尖叫,每根神经都在翻滚。

  老狐狸,太狡猾了,连死了都在防备她。

  她原本的计划是得到一半的股份,让儿子成为仅次于陆谨言的第二大股东。

  这样等陆谨言一死,儿子就能顺势继位了。

  现在虽然只剩百分之十,但总比没有的好。

  其余的部分,她再想办法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