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白热化
  恐怖的攻击落下,空间顿时变的混乱不堪,虚空能量倾泻,毁灭世间的一切。

  面对自己的强大攻击,六道仙人严正以待,背后的求道玉顿时分散,形成一个圆环将他围绕在正中,

  主世界内的自然能量疯狂被求道玉所吸收,随即源源不断的传入六道仙人体内,

  昔日创立忍宗,分立阴阳与五种查克拉本源,成为完整的十尾人柱力,六道仙人在火影的主世界内本就占据着地利,这是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优势。

  “仙法,天地同流!”

  汇聚主世界内的自然能量,强悍的仙法赫然发动,一掌朝天空的毁灭能量拍去,登时天地倒退,万物不存。

  玄站在远处,喘息着恢复自身消耗的查克拉,无论是之前将自己的存在置身过去躲避,还是现在发动的“回溯”,对他本身都有着极大的消耗。

  有些时候,玄也常常感慨自身的能力,偏偏是空间与时间,强大固然是强大,可想要发动对查克拉的消耗简直不是人能提供的。

  特别是时间的能力,战国时的万花筒能力每次发动都让他有中拿命去拼的感觉,更别提现在。

  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动手一直使用空间能力的原因,相比神秘莫测的时间,空间的能力起码在消耗方面会少一些。

  他没有尝试着此时去攻击六道仙人,能否成功先且不说,光是卷进现在恐怖的余波中都是十分恐怖的事。

  六道级顶级的实力,再加上火影主世界的加持,让六道仙人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动手至今,玄也唯有感慨,辉夜姬如果对上现在的六道,就算真的是全盛实力,也只能被吊打。

  “要不要这次过后我也死一次,去冥界感悟下生死?”此时,玄的脑中仍不由冒出奇怪的想法。

  轰隆!

  虚空的破灭能量与六道仙人的一掌相撞,无声无息的,荡起一层涟漪,并非是空间震荡,而是直接破碎……强如主世界的空间壁垒,竟无从抵挡这股恐怖的余波。

  好在主世界广大,空间壁垒本身就具备着强大的恢复能力,破碎的这些仅需要不长时间便能自然恢复。

  混沌色的能量在空中交汇,两个世界的最强力量彼此相撞,最基本的规则在相互激荡,脚下的深渊雷霆交织,万丈海啸在所有的海洋中咆哮,水之国的国土到此时已消失了近三分之一。

  大地出现裂痕,并以六道仙人脚下千里的深渊为中心迅速蔓延,整个火之国的大地同时凭空降低三寸,世界的尽头……沉眠万年的火山再次爆发,比之前更加恐怖的地震出现在整个主世界之内,甚至有的城池整个陷落地底,真正末日的景象开始出现。

  轰隆!

  火之国,木叶村中,突来的强大地震让众人措不及防,漩涡水户连忙大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漩涡一族的大长老朝远方瞭望,哪怕相隔万里,他仍能感受到那股破灭的虚空能量,不……不是他能感知到,而是整个世界的所有人都能感知到,一股大难临头之感出现在心间,好似灭顶之灾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不清楚,不过因该是玄大人那边发生了什么,竟然又这么恐怖的力量,这是真正的灭世之力啊!”

  漩涡水户没有说话,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她猛的扭头,对漩涡族人大声道,“封印阵布置的怎么样了!”

  “完成了!”

  随着一名漩涡族人完成最后的勾勒,木叶村的正中心顿时出现了一个繁复到极致的封印阵法,渐渐的,恐怖的地震开始减弱,主世界的自然能量开始往封印阵中流去。

  云隐村,大蛇丸在恐怖的灾难中勉强站稳,看着远处,他低声道,“还真是恐怖啊这种感觉,哪怕相隔这么远,我都能感到我如蝼蚁般弱小的实力,六道仙人么……不愧创世神之名啊!”

  “封印阵还需要多久完成?”

  “正在努力,大约还需要十分钟。”

  “启动阵法的宇智波族人呢,都赶来了么?”

  “已经到达了,只等封印阵绘制完成。”

  而在混乱的最中心,六道仙人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他强大的查克拉竟被天空中的虚空能量一点点的压回,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虚空毁实”是他最强的攻击招式之一,虽然还有更强的招式,但那是要撼动本源才能发动,如无必要他并不想动用。

  本质上,这招是借由阴阳遁的强大力量贯通混乱的虚空,将其中的能量引导,化为最恐怖的攻击打击对手,是借助了无穷无尽的虚空之力,如果控制力不够,将虚空之力引导过多,可能会直接将自身连同所在的世界覆灭。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玄会说他会玩火自焚的原因。

  六道仙人的控制力很强大,之前引导下的虚空之力刚好是他能控制的极限,可也正是因此,他现在自己对抗起来也异常的吃力,他甚至不禁产生了一丝后悔,早知如此当时就少引导一些能量,也不至于现在如此狼狈。

  当然,他也不可能想到玄竟能发动这种逆天的忍术,直接回溯了时间。

  “不行,不能继续硬抗,这种攻击世界还能够承受,哪怕是破碎一些,只要击败了宇智波玄重新获得神树和查克拉的本源,就能修复!”

  感受到越来越沉重的压力,六道仙人心中一凝,手上的动作陡变。

  阴阳遁全力爆发,他的双手沉重而缓慢的朝一旁引去,像是其上坠了千钧。

  在他的引导之下,天空中的虚空能量仿佛找到了宣泄口,轰然朝他脚下深不见底的深渊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