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超级桃花运 > 第5739章 抽烟的规矩
  “只是这个三步走的策略,走起来真的好累!”聂飞哭笑不得,搞这个养老产业,是他在工作的这五年多时间以来,做得最辛苦的一个工作。

  一直在不停地计划,然后又不停地变化,以前聂飞做事情,基本上就是计划好了,按部就班地推进,这次不一样,比如说最开始,他只是打算把郴阳县人民医院给发展起来就好了,但是一想到养老保健人民医院可能不行,他又得把中医院给拉扯进来。

  中医院一添加进来,他就要想办法多凑一分钱,这也才有了后面去搞基金会凑钱的事情,本来聂飞当初只想着市里和省里凑够三个多亿来建设人民医院,那是足之够矣,也就是把中医院给考虑进来之后,才有了今天的这个基金会。

  所以聂飞觉得这个工作做起来真的是好累,万幸的是舒景华那个货色还没有像以前那样跳脚捣乱,要不然聂飞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当然这也跟聂飞一到郴阳县就没有急着收权有关系,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急着收权肯定会出问题,所以聂飞没有这样做,得知舒景华在这里,聂飞也选择了谢光波来当这个一把手,为的就是给自己创造出一个相对安静能够大展拳脚的空间。

  他知道舒景华最厉害的,不是陷害,而是合纵连横,万一要是跟一把手之间联合起来了,那他这个二把手真的就寸步难行,更别提搞这些工作了。

  看着眼前这两位封疆大吏,再想着自己做的这些工作,聂飞突然觉得,自己对于体制里的工作,有些累了,有些疲了,不想再干了。

  甚至他都在想,自己家里有这么多钱了,讲难听点,哪怕工厂不开了,几个亿的资产放在银行吃利息,只要华夏不倒闭,每年都有几百万的利息给他们,还这么劳累做什么?

  “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情况,具体的一些分析都在计划书里,我也没办法全面地汇报。”聂飞笑着说道。

  “不用了,你也汇报得很不错了,我们也了解了。”张自涛笑呵呵地说道。

  “那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不打扰二位领导休息了,现在时间也不早,都八点了。”聂飞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道。

  “陪我到楼下小区走走吧,顺便抽根烟,说说机场的事情。”郭洪昌笑着看了张自涛一眼,“在大班长的房间里,我这烟瘾都憋了好一阵子了啊!”

  郭洪昌个笑着脸,张自涛也笑了笑。

  “你们去嘛,想必都已经憋了很久了!”张自涛哈哈笑道,其实他不太乐意聂飞跟郭洪昌呆在一起,但是不让,那样又显得自己小气了。

  而且郭洪昌也知道,张自涛可以容忍他这个搭班子的人在他办公室少量地抽烟,但是绝对容忍不了任何一个人在他住宿的房间抽烟。

  而且郭洪昌说的是出去讨论争取机场的工作,张自涛就更加不可能把两人给留下来了,太危险,有时候郭洪昌也焉儿坏,大的套不会给张自涛下,但是小的套,他却是能下的,万一给搞出什么不好解决的困难,郭洪昌直接甩到张自涛这边来,那这事儿就好看了。

  你说你全力帮忙,那这个忙你是接还是不接?张自涛不想染指机场的事情,接下来,他就得去做,不接,那所说的全来帮忙就是一个笑话。

  “聂飞,我们就出走走,抽根烟吧!”郭洪昌笑着说道,聂飞也赶紧起身跟张自涛告辞,他笑着挥挥手,聂飞才跟着郭洪昌一起出门,走到了楼下。

  “来一根吧!”郭洪昌从兜里把烟给拿出来,是一包软壳的没有标识的烟,郭洪昌伸出一根手指头,将烟盒倒立,放在手指头上磕了磕,一根烟头便从里面磕了出来,他才将这烟盒地过去,让聂飞自己拿。

  以前在郭洪昌那里,都是烟盒放在茶几上自己拿,这是第一次让郭洪昌亲自递烟,聂飞能察觉得出来,这位大领导虽然比起张自涛来说,很豪放,更加容易接触。

  但从递烟的这个场景来看,郭洪昌也是一位心思很细腻的人,不是谁都能够接受递烟之人的手指,捏着烟嘴递给自己的,然后自己又把对方用手指捏过的烟嘴塞进自己嘴巴里吧嗒吧嗒地吸着。

  “谢谢郭省长!”聂飞笑着道谢,伸出食指和拇指将那烟头给夹住,抽了出来,郭洪昌这才又磕了一下,磕出一根烟头,自己取出来放进嘴里。

  聂飞赶紧把双手凑上去,吧嗒一声点燃打火机,郭洪昌把脑袋凑了过去,双手捧着聂飞的手,两人这动作,完全就好像是市井之中的两个老烟民,很平常的一次散烟点火,点燃后,郭洪昌的手指头很是自然地在聂飞的手背上轻轻地敲击了几下,意思是表示感谢。

  聂飞这才松开打火机开关,将手拿回来,吧嗒一声又打燃了,将自己的烟给点燃,最后才把打火机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站在不远处时刻等着服务的张秘书羡慕地看着这一幕,他虽然是郭大老板的心腹秘书,但真做不到跟大老板如此熟络。

  招待所三楼的窗户边上,张自涛正站在那里,看着小面小院里,聂飞跟郭洪昌如此熟络,他不禁心中叹了口气,心道自己这种做派,还是做不出来的。

  看了一下,等郭洪昌和聂飞走到了小凉亭里,看不到两人了,张自涛便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开始看新闻。

  楼下小凉亭,两根烟也抽得差不多了,聂飞没说话,郭洪昌也没说话,不过这场景则是把聂飞给弄得有些尴尬了,不知道郭大老板把自己叫过来说机场的事情,又不讲,是个什么意思,搞得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时不时地看看郭大老板。

  “别看我了,其实把你叫下来,没想着谈机场的事情。”郭洪昌笑着说道,眼睛往招待所楼上瞟去,“在上面谈事情,太累了,烟瘾犯了也不能抽烟,下来解解瘾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