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而另一边,连着好几天被慕朝烟这么折腾,白莲教的人真是哑巴吃黄连,心里有苦却说不出。

  倒真是应了那句话,打碎的牙只能往肚子里咽!

  这连日来夜里他们都提心吊胆地睡不踏实,即便慕朝烟那边没有动静他们也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心有余悸。

  晚上睡不好白天自然没了精神,从上到下个顶个都是熊猫眼哈欠连连没精打采的模样。

  白莲教的人苦不堪言,跟慕朝烟斗智斗勇耗了几天后终于集体崩溃了!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一个教徒对着他们这次的主要头目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话还用你小子说,老子都已经好几天没睡过踏实觉了,老子都没说话你在这放什么屁!”

  白莲教的头目听到他的抱怨立马气不打一处来,他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厉声喝道。

  动作突如其来也波动很大,桌子震了三震茶杯翻倒,里面的茶水也跟着洒了一桌子。

  “老大,那您倒是给咱们拿个主意,我们可是白莲教,岂能被慕朝烟这个小丫头片子耍得团团转!”

  刚才抱怨的人随着他的动作旋即也立即站起身来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啊,老大,这口气我是咽不下,把我们当成什么了,想怎么捉弄就怎么捉弄,他太不把咱们当回事了!”

  屋子内其他白莲教徒听到那人的怨怼之后也立马忍不住跟着附和几句。

  他们这段时间被慕朝烟的对策皆折磨地不轻,这次既然有人带头开了口他们也不想再将心里积怨已久的想法再隐瞒下去。

  “哼!”

  白莲教的头目冷哼一声。

  他眯着眼看着不远处门外的已经有些擦黑的天空道:“这个不用你们几个说,我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白莲教的人一向骄横跋扈惯了的,不管走到哪都是吃香的喝辣的,还从来没遇到过有这种让他们吃瘪的状况。

  吃了这么大的亏岂能就此善罢甘休,他们个个都不想就此输给慕朝烟这个女流之辈。

  “老大,您的意思是?”

  刚才带头起哄的那人听到他们的头领发了话便知道他肯定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他身子前倾上前一个箭步凑过去疑惑不解地问道。

  “你们几个既然对慕朝烟早就恨之入骨,不如都来说说看看怎么还击她才能扳回一局。”

  头目听后转过身子环顾四周询问道。

  “我看废话不多说,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宰了那个小娘们!”

  “我觉得也是把她掳了来给咱们几个快活快活,哈哈哈……”

  白莲教的人七嘴八舌讨论怎么惩治慕朝烟没有一个让他们的头目满意。

  他觉得这些办法虽然歹毒但并不可行。

  直到有个人的话醍醐灌顶般点醒了他。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白莲教的人商量怎么报复慕朝烟的事争得面红耳赤不相上下,突然从里面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呵呵!”

  头目听后冷笑两声道:“不就是玩火吗?又不是她慕朝烟一个人会玩,这次非得叫本大爷礼尚往来送她一把火便是,哈哈哈……”

  说完他便仰头大笑起来。

  “对,这丫头不是给咱们玩火,这次咱们也送她一把火,保证烧得她外焦里嫩!”

  旁边的手下听到头目的话纷纷附和说:“我看事不宜迟,咱们今天晚上直接点起大火把这座城一把火烧他个根干二净!”

  “左右不是咱们自己的国家就是烧个精光也不心疼!”

  “放了火烧起来咱们就快点撤退,留下这个烫手的山芋给她做贺礼!”

  头目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对反击慕朝烟对策的一己之见。

  他也是集思广益全都采纳,来者不拒一般只怕少不嫌多。

  一锤定音,头目当机立断站出来喝止住了他们道:“就这么办,你们快去叫手下的人准备,半个时辰后还在这碰头!”

  白莲教的人商议之后有了应对之策。

  焚城的命令一下,顿时整座城池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白莲教的人见火势起来随即快速撤退扬长而去。

  火势之大,方圆百里皆可见城池上空犹如白昼一般灯火通明。

  不知道的以为是城中热闹非凡,慕朝烟却看出来了其中的端倪。

  “不好,这可不是他们庆祝,更不是什么篝火宴会,城中走水,快去救火!”

  慕朝烟指着城池上空有些急切地说道。

  她眸子一沉心中便开始思忖起来。

  白莲教的人既然下定了决心置城中百姓安危于不顾,自绝于人把事情已经做到了如此惨绝人寰人神共愤的地步,势必就不会这么简单!

  随着城中的大火必然还会有什么动作。

  慕朝烟眼前一亮旋即就想到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

  “来人,快点多带几支队伍和人手去看看粮草那边有没有事?务必一定要确保粮食安然无恙!”

  “是,王妃,小的这就带人去救粮!”

  应声前来的手下对其应声回答道。

  此时一直在一旁未发一言的墨玄珲也开了口。

  “来人!”

  他一双英气的剑眉紧紧蹙在一起,清冽的眸子里尽是森然。

  “王爷有何吩咐?”

  墨玄珲的手下听到他的声音旋即冲上来复命道。

  “白莲教的人必定会等火势大起来再走,你速传本王的口谕,叫本王的轻骑从小路包抄,必须把白莲教撤走的人给本王抓回来!”

  他的手背在身后握成了拳头捏地咯咯作响。

  “是,属下立刻去办!”

  墨玄珲的手下听后连忙退出去小跑着传话。

  白莲教的人机关算尽却唯独没有想到墨玄珲能够算出他们撤退的路线。

  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放火烧城孤注一掷也是一时起意并不是一早制定好的计划,有些纰漏也是正常。

  白莲教的人怎么也没想到墨玄珲的轻骑精兵如此勇猛,竟然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判断他们的方向还追上来截杀。

  一行人毫无心里准备,更别提什么防备,被墨玄珲派去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