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逆转重生1990 > 1189【命运共同体】下
  宋志超觉得自己最近运气很差。

  索罗斯突然来韩国,单单报上名号,就让韩国股市打了一个很大的寒蝉。

  最主要的是,殃及池鱼---宋志超就是那条倒霉的池鱼。

  他收购的三星电子和三星石化,因为没有改名字的缘故,可以说与三星集团成了“命运共同体”---一损皆损,一荣皆荣。

  于是,在三星股价大跌的时候,三星电子和三星石化的股票也跌得一塌糊涂,宋志超粗略计算,损失超过三成。

  宋志超赚钱很有一套,却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亏钱也这么厉害。

  三成计算下来就是十亿美金,短短一天时间,亏损掉十亿美金,除了世界上那些有名的冤大头外,也没谁了。

  换做别人,一天亏掉这么多钱,估计连饭都吃不下去,只有宋志超不但心情很好,似乎胃口也很好,他甚至打电话回家,通知小保姆金三顺,今晚他想要吃皮蛋瘦肉粥,另外,让金三顺做几个粤菜,剩下的鲍鱼燕窝翅肚什么的,也都料理一下,不要放坏了。

  ……

  韩式庭院---

  小保姆金三顺挂断电话,足足愣了三秒钟。

  鲍鱼鱼翅这些东西早被她这几天给“咪西”光了,谁让宋会长老不回来,她看着冰柜内那么多名贵食材快要放坏,于心不忍之下就主动把它们煮了炖了,也算让它们物有所值物尽其用。

  可是现在---

  宋会长竟然还惦记着这些东西?

  他不是记性很差吗?连家里有几根葱都不知道,怎么还知道家里省有鲍鱼鱼翅?

  小保姆金三顺害怕了,急忙丢掉电话,寻思着怎么办。

  现在跑出去买么?

  都这么晚了,海鲜市场估计已经关门了。

  找别人借吗?谁家有这些东西呀,屋塔房那个韩佳人平时都不在家,在家吃的也是香肠火腿,又怎么吃得起鲍鱼燕窝?

  金三顺心里彻底丧气了。

  不过马上她就又想到,宋会长这么久没回家,说不定今晚也不会回来,打电话这种事儿也是长有---打了电话不回家的概率超过韩国中“男主是总裁,女主是穷人”的设定概率。

  想到这里,金三顺心里头就有了底气,开始求神拜佛,求宋会长今晚继续待在外面不要回家,然后她又亲自动手开始准备饭菜,算是有备无患。

  还别说,自从伺候宋志超以后,小保姆金三顺的厨艺大有长进,虽然还不如她妈妈朴春花那样得心应手,随便做出来的都是绝世美味,却也有几样拿手好菜,比如说粤菜中的“脆皮烧鹅”,“广式烧乳猪”,以及“白斩鸡”等等。

  一顿操作猛如虎,当小保姆金三顺把这些东西准备齐毕,看看天色,才晚上七点多钟,就在她忐忑难安的时候,门铃响了。

  “不会回来了吧?”金三顺吓了一跳。

  跟兔子一样,又害怕又小心地跑出去开门,一看,却原来是老妈朴春花回来了。

  这些天,朴春花一直都在宋氏集团做“保洁员”,因为韩式庭院距离公司太远缘故,朴春花就一直待在职工宿舍。

  今天也是情况特别,听说最近集团公司效益不景气,遭受股市影响,股指什么的大跌,因此公司气氛比较凝固。

  为了缓和气氛,让公司重新活跃起来,上峰就决定提前排班休假,就这样才在公司工作不到一周的朴春花就有了休息的时间。

  朴春花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宿舍,又担心女儿金三顺---实际上她内心深处更加担心的却是宋会长宋志超,毕竟这次那什么股市影响这么大,作为公司会长,她认为宋志超一定会很辛苦,很难过。

  ……

  再说小保姆金三顺,开门一看来人是朴春花,就猛松一口气,说:“原来是你呀,阿妈!”

  朴春花就说:“那你以为是谁?”说着随手把买来的礼物递给了金三顺。

  金三顺一看,却是一个从东大门买来的女式包包,按照金三顺的眼光来说,顶多几万韩币,属于廉价货中的廉价货。

  换做以往,金三顺看到这样的礼物一定会欢呼雀跃,可是现在她可是挎过“LV”名牌包包的人,又怎么会把这种从东大门买来的廉价货看在眼里。

  “哦,谢谢。”金三顺接过礼物,却显得心不在焉。

  朴春花哪里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还以为她这些天在家太劳累,就心疼道:“是不是累住了?饭菜做了没有,没做的话我来做。”

  “已经做好了---我还以为是宋会长回来了。”

  “怎么,会长大人他还没回来吗?”朴春花走进屋子里看了看,确认宋志超还没回家,就一声叹息道:“宋会长怕是今晚不会回来了……”

  听朴春花这么一说,金三顺却是高兴了,忙问:“为什么?”

  朴春花就把公司的境况说了一下,然后道:“现在公司有了困难,宋会长一定很忙,又哪里会惦记着回家吃饭。”

  金三顺就更高兴了,嘴上道:“那可就惨了,我做了这么多好吃的,怎么办,要不咱们先开动,把它们消灭掉吧!对了,到时候阿妈你可要给我作证,我可是做了鲍鱼鱼翅什么的……”

  “鲍鱼鱼翅?”朴春花狐疑地看了一眼餐桌上摆放着的“白斩鸡”和“烤乳猪”,虽然她对海鲜菜式不是太懂,却也知道这些和那些名贵菜品不沾边。

  “哎呦阿妈,您就别看了,我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总之,做女儿的不会害你的来说!”

  “你呀,是不是又偷吃了?”朴春花哪里会不知道金三顺馋嘴贪吃的毛病,当即质问道。

  金三顺就憋红脸,吞吞吐吐道:“什么呀,我是怕那些食材放坏了,所以才……没想到宋会长点名了今晚要用!我晕啊,你说巧不巧?”

  “晕你个头!”朴春花一个板栗敲在金三顺脑门上,“从小你就是个贪吃鬼,还和你妹妹宝儿抢糖吃---现在可好,变本加厉,竟然把宋会长冰柜里的东西给吃光光!”

  金三顺忙抓住朴春花的双手,晃动道:“我忍不住嘛!原本我想要明天买回来塞回冰柜的,可谁知道宋会长今天要回来……”

  金三顺“回来”两字刚落地,就听见外面的铁大门响了。

  “糟糕!他不会是真回来了吧?”金三顺直想抽自己的嘴,好的不灵坏的灵,又对朴春花说:“你说的也不准,说他不会回来的,可是现在---”

  “我回来了!”突然,清脆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

  猛地一哆嗦,朴春花和金三顺顿时吓了一跳。

  ……

  “咳咳,你们俩没什么吧?”来人用清脆的声音询问道。

  金三顺和朴春花扭过头看着院子里的人,面面相觑。

  一袭白色的连衣裙,玉腿修长,亭亭玉立,手中提着广告商赠送的紫色坤包,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后面,然后用金色的发卡束起来,斜耷在左肩膀上,明眸皓齿,粉面桃腮,不是住在屋塔房的韩佳人,还会是谁?

  韩佳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们俩,不明白两人为什么要用那样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难道说自己当了模特跟以前不一样了?

  韩佳人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脸,问她们:“怎么了,难道我哪里不对劲儿?”

  “哦,没有!”朴春花和金三顺摇着头,异口同声道,心中不禁暗松一口气,心说,还好是韩佳人回来,不是宋会长---不过宋会长呢,他难道真不回来了?

  韩佳人鼻子很尖,原本觉得这母女俩有些奇怪,模样神神道道的,不过她耸了耸鼻子,就闻到了房间内的饭菜味儿。

  “哇,真香!”韩佳人垂涎欲滴,这段日子不断在外面拍戏,动不动就是盒饭便当,已经好久没好好吃过东西了。

  “我做的多,要不……你也进来吃点?”金三顺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到时候东窗事发,这个韩姐姐怎么着也得替自己美言几句。

  朴春花哪里会不知道女儿的鬼主意,就用手掐了金三顺手臂一下。

  金三顺吃痛,哎呦一声,还没等她改口,韩佳人已经嘴馋地说:“好啊!”竟然直接进屋,那模样生怕被拒绝。

  见韩佳人这么容易上钩,后面金三顺就摊摊手对朴春花说:“不怨我哈,是她贪吃!”

  ……

  韩佳人,朴春花,金三顺三人面对着满满一桌饭菜,喉咙滚动,却不敢动筷。

  “到底可不可以吃?”韩佳人急切道。

  朴春花:“要等宋会长回来的。”

  金三顺:“他不会回来的,都八点钟了---他说八点钟要回来的,要是不回来的话,就让我们自己先吃。”

  “那就再坚持一分钟,他不会来咱们就动筷。”韩佳人咬着牙,忍着垂涎欲滴的食欲。

  墙上钟表滴答,滴答地走动着。

  须臾---

  一分钟过去。

  “不管了,好歹我也是客人,他回不回来我都要动筷子!”韩佳人再不犹豫,直接拿起筷子开吃。

  金三顺看看时间,又看了看大口开吃的韩佳人心里松口气,默念:“又逃过一劫!”

  忽地,她像是想起什么,忙起身去酒柜那边,很快就拿了半瓶茅台过来。

  上次这瓶酒宋志超喝掉三分之一,小保姆金三顺又忍不住偷喝了一些,所剩不多。

  金三顺怕宋志超追查起来自己倒霉,就拿了酒盅给金三顺和朴春花两人一人倒上一杯,模样鬼祟,嘴里说道:“这可是好酒,你们尝尝看!”

  “什么呀,没见过这酒……”韩佳人嘴里与白斩鸡战斗着。

  朴春花:“我不喝酒。”

  金三顺就端起酒盅故意诱惑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知道不,很多韩国大明星都喝这种酒的,在中国这种酒叫茅台,就是很高级的意思……”

  韩佳人有些动心了,不要忘了,她的心愿就是成为超级大明星。

  金三顺继续诱惑,“还有啊,听说喝了这酒可以美容养颜,还能让你飘飘欲仙……”说完对着酒盅轻抿一口,模样陶醉。

  韩佳人:“……”

  再也忍不住,端起酒盅喝了一口,然后---

  “妈呀,辣死我啦!咳咳咳!!”韩佳人被高度白酒辣的死去活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难喝死了!”韩佳人端起酒盅就要把剩下的半杯倒掉。

  “别倒!”金三顺喝止住她,表情严肃。

  韩佳人被金三顺给吓住了,看着金三顺。

  金三顺:“你估计还不知道这瓶酒的价格……”

  韩佳人噗嗤一笑,轻蔑道:“还能多贵?难道还要百万韩元?”

  “不是百万,是一千万!”金三顺郑重道,“准确地说,这瓶酒价值一千万韩元!”

  “咝---!”韩佳人倒抽一口凉气,惊讶地看着杯中白酒。

  连朴春花也吓了一跳,表情不可以思议地看着那瓶茅台。

  金三顺心中得意,对韩佳人说:“所以说,从刚才那一刻起,你我已经是命运共同体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我都偷喝了宋会长的这种酒!”

  韩佳人:“……What???”

  金三顺嘻嘻一笑:“就是说,我做了贼,现在把你也拉下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