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端木宪祖孙俩就见小狐狸又敏捷地从落地大花瓶里跑了出去,漫不经心地舔了舔爪子,那毛绒绒的蓬松大尾轻快地甩了甩。

  涵星兴冲冲地拉着端木绯往仪门方向走去,飘飘扬扬的雪花很快就在两人的斗篷上染上了几分雪白色,连端木绯长翘的睫毛都沾了几朵雪花。

  寒风凛冽,吹得端木绯睁不开眼,直到她与涵星上了朱轮车,才有机会好好说话。

  “涵星表姐,你总该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儿吧。”端木绯一边以帕子掸去袄子上的雪花,一边问道。

  涵星的小脸上因为方才的疾行泛着健康的红晕,眸子亮晶晶的,“绯表妹,你还没去过大皇兄的府邸吧?”

  “本宫和大皇兄已经给母妃择了一个院子,也修缮得七七八八了,你今天陪本宫去看看还要不要添点什么。”

  “好好好。”端木绯一下子被挑起了兴趣,兴致勃勃地直点头,又顺口问道,“贵妃姑母打算什么时候搬进去?”

  “最快也要年后了吧。”涵星亲自给自己和端木绯都倒了热茶暖身,“母妃前几天搬到千雅园去了,本宫也去过一趟千雅园,母妃都没怎么收拾屋子,就想着能够赶紧搬出来。”

  “母妃早些搬出来也好,本宫就可以经常来找母妃玩……陪母妃说话了!”

  涵星美滋滋地说着,脸上笑开了花。

  朱轮车在两人说话间拐了弯,外面的街道上热闹喧哗。

  今日已经是腊月十九了,春节一天天地临近,街边的店铺酒楼全都张灯结彩,挂起了一盏盏大红灯笼,街上除了路人外,多是那些采买年货的人,不时可见百姓大包小包地提回家,喜气洋洋,空气中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涵星也被这种气氛感染,这一路,还让赶车的小內侍停了两次车,使唤从珍下车给她们买了两回的点心,一路说,一路吃。

  半个时辰后,表姐妹俩就抵达了位于金锣巷的府邸。

  这府邸原本是宣德侯的府邸,宣德侯的爵位只传三代,去岁自最后一任宣德侯过世后,这府邸就被朝廷收回了,空置了近一年。

  礼部给几位皇子挑的府邸都是保管完好、且没有空置太久的府邸,如此只要稍微修整一下,就可以直接住人了。

  宣德侯府的这座旧宅亦然。

  朱轮车停在了宅邸的仪门处,下了马车后,涵星走在前面给端木绯引路,她来过好几回了,对这里的布局还算熟悉。

  涵星一边走,一边脆生生地说着:“给母妃备的院子叫碧水苑。这院子位置好,格局也好,就是这名儿太普通了一些,本宫又想了十几个名字,但还是不满意。”

  “绯表妹,你要不要也给本宫参谋参谋?”

  端木绯偶尔应一声,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座府邸。

  这宅子虽然年份久了,但是原来的主人将其保养修整得很好,只需稍微修缮,把该重漆的地方重新漆了,该打扫的打扫了,就已经是像模像样了。

  大皇子还没搬进来,现在府中空荡荡的,端木绯一路走来,连一个下人也没看到。

  表姐妹俩在庭院中的游廊、小径间穿行了一盏茶功夫,一座写着“碧水苑”三个大字的院落就出现在前方。

  无数雪花飞飞扬扬地落了下来,碧水苑倚水而建,透着几分清幽,几分雅致,令人看着就觉得心情静谧祥和。

  院子西侧的湖畔修了一个新的八角亭,亭子就在碧水苑的入口附近,很显然,是为了方便端木贵妃可以在此赏湖景。

  表姐妹俩手挽着手进了院子,端木绯环视了庭院一圈,一眼就发现庭院中的花木是重新整过的,种的还是端木贵妃最喜欢的山茶花。

  这院子虽然并不华丽,但是显而易见,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大皇子都花了些心思的。

  因为屋子里没有炭盆,所以表姐妹俩就没脱下斗篷,直接进了屋,从堂屋、次间、稍间、抱厦、内室……一间间地走了一遍,端木绯偶尔给涵星提一些建议:

  “涵星表姐,你说这里养一缸鱼怎么样,鱼缸里还可以放一些莲叶。”

  “我最近得了一幅观音像,正适合挂在小佛堂里。”

  “对了,还有罗汉床边,可以铺一块羊毛地毯……”

  “……”

  表姐妹俩说说笑笑,最后又回到了堂屋。

  涵星抬眼看着庭院中迎着风雪怒放的山茶花,唇角微翘,道:“母妃肯定会喜欢的。”

  外面的雪更大了,那娇艳的山茶花在寒风中摇曳起舞,不畏风雪。

  端木绯也笑了,用力地点了下头:“嗯,我也觉得贵妃姑母一定会喜欢的。”

  这时,院子口又出现一道披着鸦青色滚貂毛斗篷的青年,青年剑眉星目,俊朗不凡。

  他正好听到了表姐妹倆的对话,笑着接口道:“大年三十前肯定能整理好,母妃随时都能搬来。”

  “大皇兄。”

  “显表哥,”

  表姐妹俩都给慕祐显见了礼。

  慕祐显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屋檐下,微微一笑,戏谑地问道:“你们两个丫头怎么没去看热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