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奶爸兵王 > 第四千六百章:有诈
  余雅丹是怎么逃出来的?

  还是她那堪称造极的催眠术,她只用了一双眼睛就把胡班给催眠了,当然前面也有铺垫,比如她的紧张,她那无助绝望的呼喊声……

  这一切让胡班放松了警惕,本来时刻提防着的胡班,认为自己找到了折磨余雅丹的法子,却未想过,自己正是一步一步地着了余雅丹的道儿。

  刀子只是凭空在挥,距离这余雅丹的脸还有至少三十厘米的距离,如果有第三人旁观,看杵在那儿僵硬挥着手中刀子的胡班,一定会认为他发了疯,或者是得了某种肢体僵硬的疾病。

  余雅丹本来想要趁机杀死胡班,可她的一双手腕被折断,脚底下还被捆着,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她只能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撞开了那个地下室通往外面的铁盖子,好在外面有那几个环卫老大爷的接应,其中一个老大爷的儿子恰好是警察。

  当警方将那个地下室团团地围住,派了一整队的特警下去,并没有发现胡班的踪迹,现场也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特别行动处随后接到了消息,也赶到了现场查看。

  当夜幕降临,整个城市处在了一片灯火繁华之中。

  白天的匆忙与喧嚣,在夜里披上了另一层的伪装,白天的城市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少女,到了夜里就变成了一个浓妆艳抹,魅惑撩人的成熟女人。(一零)

  在五环外的一个写字楼里,年老的保安打着瞌睡,这写字楼的档次不高,所以也甭想有什么高的配置,电梯、走廊里都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广告,更夸张的是桑拿洗头房的广告都贴进来了。

  保安室的门口,放着一个脏兮兮的猫食钵子,一个大的流浪猫带着三个小的流浪猫,正在吃东西。

  吃的都是些剩饭剩菜,看起来脏乎乎的,但对于流浪猫一家来说,已经是一顿很丰盛的晚餐了。

  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一件黑色冲锋衣,身上挎着个公文包的男人走了进来,直奔电梯。

  保安室里的年老保安抬头看了一眼,马上就要拦住,工作所在职责所然,他偶尔还是要问上一嘴的。

  “哎……”

  年老的保安开口,只不过不等他说出来后面的话,鸭舌帽的男人便指了指楼上说:“东西忘拿了。”

  “你哪个单位的呀,几零几啊?”年老的保安追问。

  鸭舌帽男不开口,只顾着往电梯的方向走,年老的保安本来只是随口一问,鸭舌帽男只要随便说一个,这老爷子也不一定有那闲心思去核实。

  可现在年老的保安极度怀疑鸭舌帽男有问题,便立马从保安室里追了出来,“你到底干什么的,给我等等!”

  鸭舌帽男的一只手伸进了包里,那里面有一把钢锥,年老的保安越来越近,鸭舌帽男手里攥着的钢锥也越来越紧,眼角的余光扫了扫四周,不见有其他人,另外的一边又是走廊铁门。

  “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问你话没听到么,你到底是不是这个楼里的,你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年老的保安追问道,冷着一张脸表情严肃。

  这鸭舌帽男不是别人,正是胡班,他手中的钢锥,只要这老保安再往前走一步,就扎进他的喉咙里。

  呼啦!

  贴满了小广告的电梯门突然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的男人走了出来,看到了胡班脸上一愣,又看了一眼满脸严肃的老保安,马上道:“让你出去帮我买个东西,怎么磨蹭了这么半天,我上面就等着你这东西干活呢,你特么死哪鬼混了!”

  说着,夹克衫的男人冲老保安笑了笑,“刘大爷,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吧,我这儿新招来的伙计,不太懂咱们这里头的规矩,你见谅。”

  一根烟递到老保安的面前,是一根软玉溪。

  “哦,是你的人啊,嗨……新来的不懂规矩也正常,我也是怕咱们这儿进了乱七八糟的人,前些天丢了东西,我们经理格外强掉了纪律。”

  老保安接过烟,脸上的表情也缓和。

  “刘大爷,你这工作也是不容易,我先带人上去了。”夹克衫男道。

  “得嘞,你忙。”

  老保安夹着烟离开了,胡班也跟着夹克衫男进了电梯。

  电梯的门关上,两个人也没什么交流,电梯的上面挂着摄像头,等到了这写字楼的顶楼,两个人从电梯里出来,胡班便沉声问道:“东西准备好了么?”

  夹克衫男咧嘴笑道:“胡爷放心,您让我办的事,必须利利索索,六个护照三真三假,真的是假的,假的也可以是真的。”

  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前,夹克衫男掏出钥匙就要开口,胡班突然握住他的手腕,“刚才为什么不带下去。”

  夹克衫男脸上微微一愣,马上又恢复了笑容,“嗨,胡爷,你是知道我这儿规矩的,陌生人只远程交易,找一个公共的地点,我把东西放在那儿,然后让对方去取,这关系到位的熟人,我才会带到我的工作室来,一来可以拿东西,二来还可以喝个茶,可从来没有到楼下交易这一说,倒不是因为别的,楼下的大堂还有电梯里,哪儿哪儿都是监控,兄弟我为了赚这钱,再把自己给折进号子里可就不值当了,是不?”(零一)

  咔嗒……

  夹克衫男说话的同时,黑漆漆的防盗门已经被打开了,“胡爷,里边请,东西已经备好了。”

  写字楼都是公寓式的格局,五十多平的面积,里面乱七八糟的,沙发上有好处烟烫的洞,地面上到处是废纸、布条,靠着窗边的位置摆着一个工作台,整个屋里头就工作台的灯光亮着。

  “胡爷,先喝茶。”

  夹克衫那接了一杯水,端过来了一个茶杯。

  “东西呢?”

  胡班没有去接茶,夹克衫男就将茶叶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笑着说:“东西在里屋呢,我去拿,这茶叶可不赖,胡爷你开个金口尝尝。”

  夹克衫男转身进了里屋,胡班打量着房间,又看了一眼身旁的茶,嗅了嗅鼻子,的确挺香。

  他端起茶杯,刚要抿上一口,里屋忽然传来咚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