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崽崽在人鱼族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崽崽在人鱼族

  “有反应了,真的有反应了。”季沫忍不住惊喜道。

  南宫羽也是一脸惊讶,朝千荒看去,尤其是盯着他早已经恢复正常的胸口。

  “你……你居然能够驱动水晶球?”

  千荒根本没有理会他,他只是看着水晶球内部,微微拧着眉,然后把季沫抱进了怀里。

  “怎么了?”

  季沫双手抵在他胸口上,抬头不解的看着他。

  千荒抿着唇,神情非常凝重,“你别看了,有些残忍。”

  季沫垂眸,她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只是不知道做那么残忍事情的人到底是谁。

  没有亲眼看到,她终究不甘心,于是便对千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道。

  “我没事,我靠在你怀里看。”

  两人目光相对,千荒有些无奈的点头,然后一手握着水晶球举在她面前。

  龙腾跟南宫羽都凑了过来,只见海浪已经席卷了海滩,一头巨大的海兽渐渐露出了身形。

  龙腾死死捏着拳头,一双手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公主还是不要乱动了。”千荒忽然开口道,他抬头,望着正朝他们靠近的一队身穿黑色铠甲的人鱼族兽人,声音冰寒的道。

  “现在你们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何不等我们看完再来解决。”

  此时从千荒抓开的那个洞里已经飞出了很多人,这次的围困,各个种族的人都有伤亡,有些种族甚至全部死在了里面。

  原本的五六千人,如今剩下的还不到三分之一,而且各个身上带伤。

  当然,有些是被千荒跟小白杀掉的,既然敢与他们为敌,那死了也是活该。

  那队身穿铠甲的兽人回头看向明玉公主,明玉公主微微一笑,点头。

  他们便又退了回去。

  此时的水晶球内部,那些人已经显露出来身形,并且都站在了沙滩上。

  “这……这是……”

  所有人都震惊,有人猛的回头看向人鱼族的方向,龙腾更是直接站起来就要去拼命。

  季沫伸手拉住他,沉声道“龙腾,你冷静一点儿,看后面。”

  龙腾缓缓转过身,眼睛却低垂着,不敢再看水晶球。

  季沫强硬的把他拉着坐下,跟千荒稍稍往旁边挪了挪,不至于让他的余光看到水晶球。

  海滩上的人穿着跟现在阻拦他们去路的人鱼族队伍一样,他们全都神色冷峻,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兽人,他上前查看了一下霜儿的尸体,随后目光盯在了她那圆滚滚的肚子上。

  “怀孕两年,真是神奇,可惜被射死了。”他语气中有着几分遗憾,随后站起来道。

  “走吧,龙腾应该就在那间茅屋了。”

  就在他准备带着队伍走向茅屋时,一道童稚的声音忽然响起。

  “父王,你不剖开她的肚子,怎么知道崽崽死了呢?”

  那人回头,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坐在兽人肩膀上的小雌性,那是一个长的很娇俏的小雌性,眼睛亮晶晶的,即便人还很小,可那双眼睛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她的父王回身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命令道,“去,把她的肚子剖开,看看崽子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这些话都是他们兽人大陆的通用语言,所以众人都能看得懂。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人鱼族的队伍,明玉公主倒是一派淡然,对于那些目光并没有丝毫的在意。

  血腥的场面季沫也有些看不下去,她看着兽人的利爪把霜儿的肚子剖开时,血立刻冒了出来。

  她赶紧把脸埋进了千荒的胸口,死死闭上眼睛。

  “啊!找死,你们都该死”

  龙腾愤怒的咆哮声响彻整座宫殿,随后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兽人从霜儿的肚子里抱出了一个小婴儿。

  这婴儿身上满是血污,左胸部位有一道伤痕,但是却并不深,它当时蜷缩在母体中,那支箭只是擦中了他的左胸部位,却并没有重创。

  “父王,这个崽崽还活着,他还活着啊!”

  那个小雌性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那个小婴儿开心的笑着。

  她父王走过去看了看那个小崽崽,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小东西,以后你就是人鱼族的人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此时,平静的海面再次出现浪花,而且极为猛烈,那些原本背着弓箭的黑袍人居然去而复返,随后弯弓搭箭,对着人鱼族兽人便猛烈射杀。

  人鱼族来不及再去茅屋,那个小雌性在她父王跟一众兽人的保护下险险逃了出去,但他们的队伍也几乎全军覆没。

  那些黑袍人看着海滩上还在不断淌血的霜儿的尸体,都没有理会,全部消失。

  “你们都去死吧。”龙腾的声音犹如九幽厉鬼一般,他猛然冲出,对着人鱼族的队伍而去。

  “龙腾”

  季沫试图阻止他,但是喊出口的话根本来不及阻止,现在的龙腾已经是一头崩溃的猛兽了,他亲眼看着自己的伴侣死,看着自己的崽崽从伴侣的肚子里剖出来,正常人都会疯掉的。

  “我的崽崽在哪儿?我的崽崽在哪儿?”

  龙腾每杀一个人都会追问一句,可是没人回答他,人鱼族的队伍前赴后继的朝他围攻而来,他即便再厉害,在这样的围攻之下又能坚持多久。

  季沫抓着千荒的衣领,抬头望着他。

  “我们怎么办?现在能离开吗?”

  千荒垂眸,伸手把季沫额前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柔声道。

  “你真的甘心失掉水龙族这个助力?若是你说不需要了,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先打出去了。”

  季沫抿了抿唇,心中却有些无奈,千荒真的是太了解她了,她还是没都没说呢。

  “那你觉得水龙族这个助力是必要的吗?”

  千荒看着前方勇猛无比的龙腾,微微沉吟,点头道,“或许有用,而且,我也很好奇,他们把水龙族跟无人区的人生的这个崽崽到底藏到哪儿去了。”

  他说话时,眼角余光扫向南宫羽,南宫羽立刻后退,对着他摆手。

  “你别看着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小崽崽是在人鱼族,也是从水晶球看到的,这件事人鱼族的人从未提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