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六十八章 毒计再生
  第六十八章 毒计再生

  子安回到府中,已经将近酉时了。

  杀了阿发之后,她去了皇太后宫中辞行,自然,是在杨嬷嬷与侍卫的护送下去的。

  皇太后与她说了好一会儿话,才让她走。

  梁王回府,她得先跟去梁王府,安置好梁王,且叮嘱了随行御医要注意的事情,才可以回相府,所以,她先着杨嬷嬷送小荪回去。

  进了相府,天色便慢慢地沉下来。

  按照规矩,她外出回来是要去给老夫人请安的,但是,她径直就回了夏至苑。

  袁氏见她回来,轻轻地抱住她,“受苦了。”

  子安抱住袁氏,心头的酸楚蔓延开,痛楚也直击心扉,疲惫不已地道:“母亲,霖霖死了。”

  袁氏浑身一震,推开子安看着她,“你说什么?”

  子安把今日一早发生的事情告知了袁氏,袁氏听后,跌坐在椅子上,泪水随即就滑落。

  那孩子,多好的孩子啊,他是这个藏污纳垢的相府里唯一一个纯净的人,却就这样没了?

  袁氏想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子安,“在宫里也敢下手?她们竟这样大胆?阿发是梅妃的人,他没看清楚就放箭,意味着有人下了杀令,但是,梅妃一向谨慎,不可能会这样做。”

  “夏丞相在梅妃宫中。”子安冷冷地道。

  袁氏眼底一派冰冷,“他一大早入宫,不为其他,只为杀你。”

  “却误杀了霖霖。”子安心头说不出的愧疚。

  袁氏握住她的手,“子安,不必自责,不是你的错。”

  子安亲眼看到夏霖死去,这份悲伤狠痛的情绪,压根无法排去。

  “对了,你的毒怎么样?我知道他们对你下毒了。”袁氏忽然想起此事,急忙问道。

  子安道:“御医给我开了解毒汤药,我喝了两天,好多了,只需要再多服几天药就可以好了。”

  “那就好,以后在府中要小心点,我们母女都要小心点。”袁氏说。

  子安坐下来,心道:就算小心,也躲不过密集式的暗算,不过,在为梁王医治的这段日子里,她暂时还是安全的,至少,就算有算计,也不敢这般明目张胆。

  夏丞相到晚上才回到府中,他离开宫中之后,便去了酒馆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才回来。

  刚到府中老夫人那边便来传话了,让他过去。

  他脸都没洗,直接就过来了,玲珑夫人瞧了瞧没见夏霖,便以为他在院子里玩耍,也顾不得他,急忙跟着夏丞相便去了。

  老夫人坐在廊前,廊前风灯映照得她面容深沉。

  她手里转着佛珠,抬起头,眼睛眯起瞧着夏丞相,不悦地道:“一大早入宫去,如今才回来,回来便罢了,这个时候还喝得那么醉,一点事都不懂。”

  说完,又愠怒地看了玲珑夫人一眼,“你也是,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夫君,怎不为他煮一杯醒酒茶?”

  玲珑夫人委屈地道:“这不还没煮便被您传过来了吗?”

  老夫人看着她那种肿得跟猪头的脸就生气,她在宫里丢脸的事情早就传了回来,气得她打翻了一杯茶。

  “行了,你一边呆着去。”老夫人厉声道。

  玲珑夫人如今也不敢造次,只得退到一边站着,偶尔抬头怨恨地看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瞧见也当瞧不见,这等肤浅无知的女人,若不是念在她为夏家生了一子一女的份上,压根就容不得。

  “你那好女儿回来了,但是架子大得很,连该来给我这个老婆子请安都不愿意,今天你入入宫,就一事无成?”老夫人厉声问道。

  夏丞相一向惧怕这个老母,听她责备,又想起今日竟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威胁,不由得更觉挫败,这种挫败很快就变成愤怒,他咬牙切齿地道:“这小贱人十分狡猾,竟连梅妃娘娘都收不住她。”

  “这十几年来,她在府中一直都是畏畏缩缩的,忽然就变成这个样子,我本就怀疑了,袁氏这种女人怎可能会生出那样畏缩的女儿来?如今回想,怕是心机深沉,一直隐忍等着爆发而已,我夏家不可败在这样的人手中,你斟酌办吧。”

  夏丞相何尝不想灭了夏子安?

  “但是,母亲,上次下毒她竟然没死,这未免过于诡异,还有,她入宫为何就得了赏识?连悔婚一事都不怪罪她。”

  老夫人淡淡地瞟了玲珑夫人一眼,“上次下毒失利是人为,若不是她说想收拾那小贱人一顿,减轻了毒的分量,早就没了。”

  玲珑夫人听她的语气有责怪的意思,不禁委屈地道:“谁知道忽然会杀出一个杨嬷嬷来?再说,母亲当时也是默许的。”

  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戾气,“总之,对敌人稍有迟缓,就会被反制,这种错误以后不可再犯,要么不做,一做就得彻底。”

  夏丞相这两天都鼓着虎皮装老虎,但是他心里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握之中,如今见了母亲,又见母亲如此强势,便生出了依赖之心,“母亲,以你见,如今该怎么办?”

  老夫人沉吟了一下,道:“如今皇后派了杨嬷嬷来府中看着,夏子安是决计动不得的,但是你那夫人,你看着办吧,如今你的名声已经臭了,唯有证实她真的偷人,才可以得正你的清白。”

  “儿子如何不知道?但是……”夏丞相心里执恨,本以为这个只是一个虚构的罪名,却没想到是真的,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彻头彻尾的被人当成傻子。

  他可以把袁氏打成罪人,但是她不能真的是罪人。

  这种无耻的想法,来自于他这么多年高居相位,霸道惯了。

  玲珑夫人上前献计,“母亲,那陈二还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陈二?”老夫人蹙眉想了一下,“此人上次已经知晓我们的计策,怕是不能再用了。”

  玲珑夫人道:“上次我们并未与他说明白,但是这一次,只要给他点银子,保他事后平安无恙,他一定会答应,此人为媳妇办事多年,媳妇知道他极为贪心。”

  老夫人看向夏丞相,“你认为呢?”

  夏丞相想起那陈二总是来府中,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他看着玲珑夫人,“此事便由你去谈,这一次不可再出纰漏了。”

  玲珑夫人就想将功补过,见他答应,连忙道:“不会,我一定会跟他说得明明拜拜的。”

  老夫人嗯了一声,忽然问道:“对了,夏霖呢?怎回来也不过来跟我请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