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他们一定会喜欢的。”慕少凌说道。

  “可是淘淘每次都排斥,我忘记了很多事情,所以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唉,要是我想起以前的事情就好了。”阮白假装苦恼地叹息一声,低着头,露出难过的表情。

  慕少凌想起淘淘对她的排斥,还有湛湛跟软软对她的疏离,这一家子的问题,就在阮白失忆时候开始。

  但是,他并不希望她想起以前的事情。

  慕少凌腾不出手,只能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小白,别想那么多,现在孩子还在叛逆期,他们会懂你的。”

  阮白朝着他点了点头,眼眸深处的委屈完全没有散开。

  在她眼里,那三个孩子就是阻碍她计划的存在,迟早都得铲除。

  慕少凌与阮白回到老宅,淘淘坐在客厅看着动画,看见他们回来,尤其是阮白贴着慕少凌的时候,他立刻上前抱住了他的腿。

  “爸爸爸爸,我作业有些不会做的地方,你教我好不好?”

  阮白闻言,笑眯眯说道:“淘淘,爸爸还有事情,妈妈陪你做好不好?”

  “你会吗?”淘淘狐疑地看着他。

  阮白想说,幼儿园的题目哪有困难的,但是,她现在的确不会。

  她尴尬笑了笑,看向慕少凌。

  “小白,你不是给孩子买了玩具吗?”慕少凌替阮白解围。

  “啊,是的,淘淘,我给你买了新玩具,你来看看,湛湛跟软软也有。”阮白从慕少凌手中拿出几个袋子,这都是给孩子买的衣服跟玩具。

  一旁的湛白听见,站起来,小脸酷酷的,没有露出高兴的模样,“妈妈,我现在不喜欢玩玩具了。”

  软软也说道:“妈妈,我最近芭蕾舞班很忙,也没空玩这些玩具,你都给弟弟吧。”

  说完,姐弟两人一同上楼。

  阮白的表情更加尴尬,他们虽然唤自己一声妈,但是却没有把她当成妈来看。

  她坐在沙发上,拆开袋子,说道:“淘淘,这些都是新进口的玩具,你一定喜欢的。”

  淘淘站在那里看着她献宝似的把一件件玩具递过来,小小的脸上没有一丝欣喜。

  待阮白把最后一件玩具拿出来,他说道:“我已经长大了,这是小孩子才玩的玩具。”

  阮白微微张嘴,想说她昨天才见到他玩这些。

  “这样吗?少凌……”她回过头想要跟慕少凌求救,这几个孩子她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慕少凌走过去,看了一眼摆满桌子的玩具,即使他不经常看到淘淘玩这些,但也知道这些玩具其实淘淘已经拥有了。

  现在阮白重新买一份也是多余。

  “小白,这些玩具先收起来吧。”慕少凌说道,要是淘淘不喜欢,他也不想勉强孩子去接受。

  现在三个孩子对阮白依旧陌生,他这个作为父亲的用了很多办法,也没能让他们亲密起来,但是莫名的,他也不想勉强孩子去接受阮白。

  这种感觉很怪异,就像阮白无数个夜晚暗示着什么,他也假装听不懂。

  “嗯,好。”阮白有些失望,但也习惯了慕少凌向着孩子,所以只是露出不高兴的面容,她没说什么。

  淘淘高兴地拉着慕少凌的手说道:“爸爸,来教我写作业吧。”

  “好。”慕少凌宠溺地摸了摸孩子的头,与他一同上楼。

  阮白看着他们父子两人,目光逐渐阴暗起来,看着满桌子的玩具,她心里赌气,她一片好心好意,但是他们居然不接受!

  阮白气愤地把所有拆开的玩具重新塞进袋子。

  慕老爷子走进来,看着茶几上堆满了玩具,皱起眉头问道:“怎么那么多玩具?”

  阮白回过神来,看着老人家,笑着解释道:“爷爷,这是我给淘淘买的。”

  老人家对淘淘十分宠溺,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对淘淘那么好,相信也会被表扬一番。

  阮白心里美滋滋的,说道:“这些都适合淘淘玩。”

  “这些玩具淘淘小时候就玩过,现在长大了许多,对这些肯定没兴趣。”慕老爷子说道,“这些,都浪费了。”

  阮白愣在那里,怪不得淘淘不喜欢,原来是都玩过了。

  她是给了年龄,按照导购的介绍来买的。

  “我……不记得了。”阮白解释道。

  “罢了,以前的事情你不记得也不能怪你,但是淘淘聪明,比其他孩子懂得都多,以后这些玩具还是少买吧。”慕老爷子并不是心疼那点钱,只是觉得她在做无用功。

  阮白没失忆之前做的事情都挺得体的,现在失忆了,倒是像换了个人一样,慕老爷子越加的不喜。

  “好的,爷爷。”阮白讪讪地把玩具收起来,心里越发的不平衡。

  她努力地讨好这一家子,但到头来,没有一个是体谅她的苦心的。

  慕老爷子离开后,阮白把这些新买的玩具全塞到杂物房,然后上楼。

  慕少凌并不在二楼客厅,她走进书房跟卧室,也没见人。

  阮白走到淘淘的房间,果然看到他们两父子坐在那里。

  她挤出一抹笑容,走进去,“淘淘,你的作业做完了吗?”

  淘淘抬了抬头,又低头继续写着作业,“还没有。”

  阮白见慕少凌身边还有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头搁在他宽厚的肩膀上,说道:“少凌,淘淘今天的作业就让我来签名吧。”

  “不要!”慕少凌还没说什么,淘淘就拒绝。

  “淘淘……”慕少凌不赞同地看着他,“妈妈只是想帮你签名,怎么不要?”

  “爸爸,你的字好看,老师特别喜欢你签名,每次都会给我的作业打高分,但是妈妈的……”淘淘没有说下去。

  以前淘淘看见阮白在哥哥姐姐的作业上签名的字特别好看,与现在的根本不像。

  他本来就觉得这不是他们的妈妈,是爸爸这样坚持认为她是,只是失了忆,所以与以往的不同了。

  他们没有办法证明,所以才没说什么。

  “我……”阮白的眼眶通红,故作体谅地点了点头,“好吧,让你爸爸来签。”

  “小白,你先回卧室,淘淘这些作业还要做好会儿。”慕少凌见他眼眶通红的模样,只有些不耐,没有半分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