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兰姆战纪 > 第五十三章
  在鲜于戍出现在泽托之前,听到自己即将嫁给伯爵的消息的时候,埃娃以为最坏的结局不过是自己宁死不从。

  今晚,当她看到鲜于戍被伯爵张开的结界控制住之后,她才发现,还有她自己更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就是鲜于戍被伯爵杀死。

  所以,只要能救鲜于戍,埃娃放弃了自己比生命还宝贵的贞操。不!她没放弃,她因为此而变得更有贞操了,忠于自己爱情的贞操。

  长裙的衣扣解开了,衣裙如丝般滑落。露出里面白色的内衣,空旷的大厅和身上少得可怜的布料形成鲜明对比,埃娃在肃杀的战场中间被寒气弄得微微颤抖。

  她慢慢褪去上面和下面仅存的布料,一手环在胸前,一手垂在身下,尽量遮挡自己的身躯。她赤足踩在自己的连衣裙上,胴-体在满地刀枪剑戟的残垣断壁中间,白得耀眼。这场景,简直就像是那幅泡沫中诞生的维纳斯的油画了。

  在古代欧洲,考文垂的伯爵leofric为增兵决定加税,他的夫人godiva同情百姓,劝阻自己的丈夫。伯爵说到如果她裸-身骑马绕遍全城,自己就减税。第二天, godiva夫人真的出现在城中,全城百姓关门闭户,以示尊敬和感谢。

  更重要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埃娃义无反顾地献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去换取。爱情和心爱的人的生命,只要他活着,能不能和自己在一起竟然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此时的赫尔姆霍茨和阿克洛夫二人组同考文垂城中百姓的心情是一样的,他们感觉到埃娃身上如圣母般放出耀眼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他们低下了头,不再看向埃娃那边。

  与她相比,伯爵的要求是多么的邪恶,结界中的鲜于戍是多么的可怜,躲在石柱后的自己又是多么的渺小。而埃娃的形象,竟变得如此高大伟岸了。

  “哈哈!好,你已经证明你能做一个顺从的妻子了,我亲爱的埃娃,那么过来,到我身边来吧,我好放下动弹不得的可怜虫,和你一起回去。”

  埃娃听话地向伯爵走去,双足踩在冰冷的黑曜石地板上,这石板冰冷了几百年,兵士们的鲜血也无法将它暖热。但如今,这黑曜石竟有一丝温热。像是对救人的人的温柔。

  “果冻”中的鲜于戍几乎不能保持自己残存的意识,处在昏厥的边缘。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想要阻止埃娃走近伯爵身边。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陷阱,也不理解自己是否被埃娃的献身所救。

  残存的意识,只有一个声音在说,不要,埃娃……

  伯爵抬起的手轻轻扬起,道了声,“破!”

  “果冻”应声变成西域的黄沙,随风飘散,刚才紧紧束缚、粘黏在鲜于戍身体并刺入皮肤的梦境结界,一瞬间飘散如烟。

  被结界托举的鲜于戍突然撤去了浮力,从半空中狠狠地摔了下来。

  “嘭!”根本没有疼痛的叫喊,遍体鳞伤的肉-体直接砸在了黑曜石地面上。鲜于戍早已失去了意识,昏死过去了。

  “啊!”埃娃急得捂住了嘴,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

  “哈哈,好了,”伯爵说道,“接下来是死是活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不,”埃娃焦急地说,“不救他他会死的。”

  “什么?我只答应不杀他,难道还要我给他治好病再给他带些盘缠干粮再送他走吗?这已经不是你考虑的范围了,我的妻子呦。”

  埃娃低下头咬住了嘴唇。

  她悄悄抬起头,看了看石柱二人组,对面向她丢来一个眼色,示意一会儿会去救鲜于戍。

  她刚稍稍放心下来,他们的计划就立刻破灭了。

  “鲜于戍就算了,半死不活的应该也命不久矣。只是,还有两个小伙伴,你们给我出来!”伯爵浑厚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捣乱的总共四个人,你们当我不识数吗?!”

  埃娃呆然,石柱后二人组吓的瑟瑟发抖,原来你还记得我俩!

  两人抖如筛糠地从石柱后走出来,几乎走不了路。

  “伯,伯爵,你你,想干什么?!”两人明显底气不足,“我俩,是不会轻易狗带的!”

  “哈哈哈——想干什么?我饶这位鲜于戍先生不死是有我可爱的妻子求情,你们两位也有人求情吗?”

  “有!”大厅墙壁的破洞处突然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刚才在鲜于戍星汉灿烂的全力一击下,伯爵虽然通过自噬躲过了蓝火黑洞,但是他身后的器具和城堡的墙壁都在巨大的爆炸中被损毁殆尽。

  现在,这声洪亮的背书就是从刚才爆炸在墙壁上留下的巨大豁口处传来的。

  众人皆惊,转头一看。

  此人银须银发,平时驻的拐杖早已丢掉,身体周遭饱满集聚的精神力呼之欲出。

  不是别人,正是泽托的老星象师——布拉德利·吉尔莫。

  伯爵看到老星象师,仿佛早就熟识,但是他也不觉流露出对星象师所散发出来的精神力的忌惮。看来,他们虽然早就认识,但久未见面,星象师的能力可能有极大的提升。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老东西,吉尔莫!你看看我的城堡变成什么样子了!”

  “吉尔莫?”赫尔姆霍茨奇怪地问道,“和我一个姓?”

  “南锡吉尔莫家族副家主,布拉德利·吉尔莫,正是老朽。赫尔姆霍茨,我是你的大伯。”

  “什么?!”赫尔姆霍茨感受到一万点暴击,“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我有个大伯?还是副家主?我一定是捡来的孩子,竟然没人告诉过我!”

  “所以!”老星象师布拉德利转而对伯爵说,“我要带这三个孩子走。”

  伯爵恨得牙齿咬的脆响,“好你个老东西,多少年来,你跑出你们家族,到我的地盘泽托来开什么星象店,我早觉得你是违法经营,只是不想和你正面冲突,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这几个年轻人打砸我的城堡是不是就是你唆使的!”

  “亲爱的里希,”星象师管弗里德里希叫里希,“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怎么会干这种事呢?我在镇上观察到星象运行受到极大的扰动,想到城堡里可能出事了,我才过来看看的。”

  “你能观察到个鬼!”伯爵咬牙切齿,“除非有飞星,星象有啥可看的?!”

  “哈哈,你说对了,今夜真的有飞星……”

  作者 鲜于戍 说:weibo:赵沫尘,解梦、控梦、联机的交流。北京的小编一只,真·爱做梦的文青。

  人的心中一直有一片荒芜的夜地,留给那幽暗又寂寞的自我。————弗洛伊德北京小民的控梦史,请戳:鲜于戍著《兰姆战纪》!

  qq:1512436114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