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兰姆战纪 > 第十六章
  意识剥离了一瞬间,又重新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鲜于戍感到自己仿佛从高空坠落,全身一惊,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正躺在一个灌木丛间的空地上,旁边的植物有一人多高,上面结着紫红色的浆果。但是,大地和浆果丛都笼罩在若明若暗的亮度里,这一切的光源来源于天上投射下来的银白色的光,鲜于戍以为是夜晚的月光,他抬头看天。

  “这是什么?!”鲜于戍被深深的震撼了。

  天上确实悬挂着一轮圆月,它视觉上的体积有我们普通月亮的十倍大小,能用肉眼清晰地看到月球上的地貌。

  但是由于亮度较暗,这一轮巨大的星体发出的光亮却只是和普通的月圆之夜相似。

  在满月之外的天空上,则是一片黑暗,看来,这是一个无星的夜晚。

  鲜于戍站起身,银白的地面上投射下他的身影,他看到身下的丛间空地上显示出双旋涡的纹样,像两个相互勾连的字母“c”。

  “这恐怕就是连接上一层梦境的往复地点,我要记住这里。”鲜于戍心想,他拍拍身上的土,走出了浆果丛。

  “现在,让我们召唤小伙伴吧,”鲜于戍来到浆果丛边缘,那里是茫茫无际的原野。

  鲜于戍单手叉腰,将另一只手举高,“出来吧!逡巡鱼,旋涡——”

  死一般的寂静,莽原也为之尴尬。

  没有回音。

  “啊?”说起来,鲜于戍并没有和它俩约定召唤的信号,现在它俩被养在上一层梦境的鱼缸里了,这是什么鬼。

  鲜于戍挠了挠头,只能先回去一趟了。

  鲜于戍又单手叉腰,另一只手举高,“回去吧——!”

  ……

  鲜于戍愣住了,该怎么回去?

  “我有一句mmp我现在就要讲,”鲜于戍心想,这一趟梦游真是哔了狗了,不但没问清楚怎么回去,连点干粮都没带,现在被一个人扔在这荒原里了,这可如何是好。

  鲜于戍站在野地里,楞了半分钟。

  “对了,先试试我的功能还在不在了,”鲜于戍心想,在心中幻想自己悬浮在空中。

  果然,脚底慢慢离地,鲜于戍飘了起来。

  “哦,这还好,”鲜于戍心说,“我不至于控制不了局面,接下来,我得找到有人的地方,问清这里是什么地方,好想办法回去。”

  鲜于戍提升高度,在天空飞了一圈,想象中的飞行的畅快感没有出现,他感到有一股强大的无形的阻力阻挡着他的飞行,耗费极大的精力。而且是越向高空越觉得空气稠密,像在海水中穿梭。

  鲜于戍曾经在想象中无数次的幻想过飞行,那本应该是一种自由自在的体验。佛洛依德说过,“意识是心理的外表”,自由自在的梦境飞行恰是人们在现实生活中被束缚的反鉴,人们想要在伦理和规则上挣脱束缚的心态反映在梦境中异化为挣脱地心引力的束缚。而飞行中略过大地上各种渺小的事物则是代表日常生活中琐碎的事,人们渴望跳出俗务并且从心底里对这些事情不以为意。

  而现在鲜于戍的试验飞行却让他难以名状的不自在,他不明白这一种稠密感来自哪里,如果在这梦境的深处自己还不能自由自在,那控梦本身就已经失去一部分价值了,至少让人的兴趣大为衰减。

  鲜于戍落回到浆果丛边缘,他感到精疲力竭,像在大海中游过泳之后。当他躺下身时,他压碎了几颗球状的浆果,果汁迸溅出来,散发出好闻的酸甜气息。

  鲜于戍感到自己的能力被这个世界粘稠的外膜“封印”了,没有了在冷却塔时的畅快感。

  鲜于戍随手薅了一把灌木,摘下几颗上面紫红色的小球,塞进嘴里。

  “呸!”又酸又涩,鲜于戍吐了出来。手上和胸前也沾上了汁液。他想起晚上校门外的啤酒烤鸡。

  “对了,这是在我的梦中啊,我没必要这么惨,变一个出来不就好了。虽然我暂时回不去了,我也不至于饿死在这里啊。”

  鲜于戍认真地思考门口那家烤鸡的样子。

  “嘭。”一只烤鸡出现在鲜于戍手中,没有包装和餐具,就一只鸡……

  “先吃再说吧,”鲜于戍望着这只烤的金黄油亮的冒着热气的烤鸡,盘腿坐下,不顾形象地大口啃起来了,“反正这里也没有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