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兰姆战纪 > 第九章
  我不属于这里这里没有高山和大河夜晚没有星星我拿什么和它们联络我不属于这里这里的花儿不会唱歌夜晚终将过去只留下功过后人评说我将属于这里忘记我故乡就在此刻夜晚安眠稳睡梦中却再无花满山坡——《一首无题的诗》空荡而破旧的机车厂里,一个美丽的声音在唱着这首歌谣。声音温婉悠扬,出自一位如水般的少女。

  鲜于戍和李尘走下车辆,他们踩在煤渣和铁屑混合的路面上,发出很奇特的吱吱声,像踩在含水很多的雪地。

  身后的列车突然令人吃惊地发出鸣笛的声响,他俩回头一看,牵引地铁列车的竟然是一个旧式的火车头!那车头有非常突出的前端和大得惊人的轮子,轮轴内侧被漆上了崭新的红色,处处展现出大机器工业时代的最高科技的结晶。铁道旁堆满了各种货物和材料,有些用油毡覆盖着,有些没了遮盖暴露在外,里面的物件没了捆扎散落了一地,有轴承、钢圈和小型的钢构件,看起来像是某种大型机器的一部分。

  沿着铁道旁零星分布着三三两两的工人在搬弄着这些构件,可当他们听到这歌谣的时候,却都停下工作抬起头来侧耳倾听。

  “呜!”车头又开始鸣响,牵引着列车朝来时的方向退去。这声音像是提醒,打断了正在聆听歌谣的工人们,他们竟全都放下了面前的工作,慢慢地跟随着列车,朝着远离工厂的方向走去。

  逡巡鱼从口袋里钻出来,停靠在鲜于戍右肩的位置,说道,“这里也有铜,但是和我身上的完全不一样,有一种烧焦的味道。”

  鲜于戍也感觉到了,空气中有一种高温金属炙烤空气的紧张感,他走出几步,转向胖子说道,“对了李尘,你一定觉得又多一个会说话的东西很奇怪吧,这条鱼其实……李尘?”

  李尘并没有跟上来,而是呆立在原地,流露出难以名状的眼光。

  “你怎么了?”鲜于戍返身回去。

  “这工厂,”李尘一字一句说道,“我来过。”

  “什么?你是说我梦里出现的这家机车厂,你来过?”

  “没错,这是我们的父亲工作的工厂,父亲生前带我们来过这里玩。”

  “生前?”突增的信息量让鲜于戍需要时间来消化,“那你们俩现在的父亲……”

  “是我们的继父,生父很久以前就离我们而去了,那年李沫12岁,我16岁。”

  “对不起,”鲜于戍说。

  “没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鲜于戍陷入了沉思。机车厂的记忆应该只属于李伯伯和李氏兄妹俩,可是按照刚才的推论,他们现在应该处于鲜于戍和神秘女人的叠加梦境之中,逡巡鱼也支持这种说法,可是,这里又怎么会出现李尘记忆中的工厂呢?

  正想着,逡巡鱼突然震颤并且闪烁起来,“鲜于戍,我搜寻到了梦境的来源,就是做这个梦的人。”

  “在哪里?”

  “穿过你们眼前的车间,后面有一座冷却塔,那女人就在塔上的水池边。”

  鲜于戍望向前方的车间,大门紧闭。

  李尘这时开腔了,“这是一间吊装车间,你看大门口有轨道延伸出来,旁边有个小门,”他指了指侧面,“那里应该可以进去。”

  “多亏你来过,帮了大忙了,来吧,一起去救出李沫。”说着,两人一鱼向车间的侧门方向奔去。

  到了拐角,小门果然是虚掩的,进到门里,脚下是被煤油和机油浸湿的渣土地面,显出油腻的焦黑色,一个不算宽的走道被水泥柱和钢铁的隔断同巨大的车间主体隔开,这里是一间存放工具和杂物的空间。在这个空间的尽头,坐着一个疲惫的中年人,看到人来,他无神的眼睛突然闪亮了一下,却又黯淡了下去,“我还以为是有工人来,原来是外面的人。”

  “大伯,”鲜于戍礼貌地试探着问,“这里的工人们呢?”

  他们只在工厂外的铁道边见过几个工人,工人们默默朝着鲜于戍他们来时的方向,沿着铁轨走向远方。进入工厂后更是没见到一个人。

  “走了,工人们都走了,工厂倒闭了。可我不走,我一直在这里,一个人慢慢做完所有的工序。”

  “您一个人?”鲜于戍不可置信地问。

  “是的,从冶炼开始,浇铸、铸模、成型、抛光,直到最后组装出成品。旁边车间里的轨道上就停放着一辆崭新的车辆,它只差一道工序了,就是……”

  “父亲?”李尘突然叫道。

  “啊?”鲜于戍回应道。

  “没叫你!”逡巡鱼骂道。

  中年工人突然愣住了,“小尘?”

  “父亲!”李尘冲上前去,但又有某种迟疑,“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您……”

  鲜于戍看着眼前神奇的情景,父子俩本来已经是生离死别了,可是8年之后,却又以这样的方式神奇的再会了。鲜于戍突然无比的感谢梦境,他想到了自己和箕子相隔数千年的精神接触。

  “有些人做梦会梦到自己想念的亲人,”鲜于戍想到,“如果我真的可以自由地控梦,那我可以帮助其他人见到他们想见的任何人,逝去的亲人、崇拜的古人甚至可能存在的外星人。只要是生命必然有精神的凝结,用我的梦境与其相联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