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兰姆战纪 > 第五章
  夜晚的北京,华灯初上。胖子李尘无精打采地坐在路边,听着不远处的鲜于戍打电话给他和自己请假。

  周末,李尘李沫兄妹俩和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鲜于戍一起来北京接鲜于戍的亲戚,现在不但亲戚没接着,妹妹也丢了。这到底是什么操作啊。李尘无精打采的,有生以来第一次没了吃饭的胃口。

  “怎么了,无精打采的,去吃饭吧,明天还得接着找人呢。”鲜于戍故作轻松地说。

  毫不掩饰地,鲜于戍喜欢李沫,她给自己枯燥的图书管理员生涯染上了一片色彩,鲜于戍有时会盼着李沫来借书,再普通地交谈,他很享受这种过程。

  这一天半的时间,鲜于戍四处寻找李沫,也就在脑海中一遍遍重复回想李沫的形象,以致原本清晰的形象渐渐模糊但却又渐渐清晰了起来。在热闹的市场和繁华的大街上寻找李沫时,鲜于戍好像忘记了她的长相和走时的穿戴,仿佛自己只是在找一个不相识的少女。但是强迫自己抽回游离的意识时,熟悉的形象又重新清晰起来,清爽无辜的短发少女、和形象不搭配的粗糙嗓音以及走起路来轻快的脚步。一次次追上前去,认错了,转身回望,不是她。由热忱慢慢变到机械再到失望。鲜于戍仿佛感觉丢掉了身体的一部分。

  鲜于戍拍了拍李尘,“走吧。”周六下午走散的,几乎没休息地找了一整天,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遍了。今天,周日的下午去派出所报了案,做了笔录,又打电话请了下周两天的假。那时再找不到怎么办呢,算了,想不了那些了。

  李尘应该比鲜于戍还伤心,他不但走完了鲜于戍的心路历程,还得外加瞒着父母的压力,宝贝女儿丢了?二老不得先把他给吃了?

  两人就这么坐在地铁上。时间已经很晚了,过了下班的高峰期,中间的区域出现了空地,但两旁还是坐满了加班晚归的人们,他们脸上的疲惫并不亚于两人,鬼知道他们这一天的工作经历了什么。

  鲜于戍看着对面车窗上反映的自己的影子,和车外闪烁的灯箱广告,感觉这个城市是如此的陌生,地铁、乘客和窗外的光亮,都像放电影一样,没有一点身在其中的真实感。

  从小到大,鲜于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旁观者。他最喜欢坐在路边观察行人,在他眼中,每一个从眼前匆匆而过的行人都拉着一条长长的人生线,或者叫生命轨迹。他们短暂地在这个路口相交,又通向四面八方,通向无数个饭店、宾馆和家。但是他们不会注意,在这个路口坐着的鲜于戍,是他们生命“线”中一个会观察的“点”,他正看着他们。

  鲜于戍拿出半瓣儿铜鱼,放在手中搓弄着,“日居月诸,东方自出……男女之间,究竟为什么会产生感情啊……”鲜于戍默默道。

  突然,车厢里的色调突然明快了起来,对面的车窗光亮得耀眼。鲜于戍一抬头,只见窗外烈日当空,正是正午时分!

  阳光透过每一面车窗,在长长的列车车厢内投下一个个方形的亮斑。可刚才的乘客却都消失殆尽,车厢里空无一人。

  列车在微微晃动显示在高速行驶中,明明阳光正好,一个人身处这诡异境地的鲜于戍还是觉得浑身恶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鲜于戍百思不解,北京的地铁到了郊外就会变成在地面飞驰的城铁,见到户外的景象也并非不可能。可这时间不对啊,还有周围的乘客呢?难道我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鲜于戍扭身回望窗外,倒吸了一口凉气,吓得站了起来!列车在荒凉的原野上飞驰,远处强烈的日光下,褐黄色的岩石山仿佛要被晒得冒出火来,这就像美国西部的场景,亦或是河西走廊的戈壁,反正离北京估计是很远了……

  “我到底在哪里。”鲜于戍脑筋已经转不过来了。他迫切想找到一个人问问清楚,就开始在车厢里快速地跑起来了。

  穿过一节又一节的车厢,还是一个人影都见不着。突然,鲜于戍被地铁门上张贴的广告吸引了,这是一幅饮料的广告,地铁里常常能见到,代言人是一个当红的女明星。鲜于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凑近一看。

  广告上的人是李沫!

  鲜于戍疯狂地检视其他招贴画,有各种房产、电器、手机应用的广告,无一例外,那上面的明星都变成了李沫,就连男士代言人的脸也换成了李沫,说不清的诡异。

  这是李沫的世界。

  欲想控梦,必先知梦,即知道自己身处梦中。这又叫清醒梦或清明梦。鲜于戍知梦是箕子进入他的梦境直接告诉他的,属于很“暴力”的强行知梦。这次,鲜于戍第一次在没有箕子的带领下明白自己身处李沫的梦境当中。

  至于为什么会进入李沫的梦中,鲜于戍猜想或许是自己太累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