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阿柔的眼中一片冰寒,从此,她的软肋之中再无那个叫做皇甫齐的男子。

  阿柔看着张钰的目光冷漠如斯,悄然间,掠过杀气。

  打女人的男人,都该死!罪该万死!

  若是堂堂正正的战斗便就罢了,张钰这是单方面的屠杀,虐待。

  张钰把手从禁制中抽回后,他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

  还不等他说话,浮在小香身前的禁制,开始扭曲变形,随着强盛的光芒闪烁,禁制覆向了张钰。

  点点寒霜覆满了张钰的身,凝结出了一层冰,像衣裳盔甲般贴合着张钰的躯体,彻骨的冷沿着肌肤和毛孔朝脏腑、血肉的深处渗透而去,冻坏了张钰的骨头。

  张钰的身体动弹不得,即便他动用了丹田和真元当中的气力,也无法冲破这一层犹如枷锁般禁锢着他的禁制、

  谭世休的脑子高速旋转,却是找不到解决之策。

  轻歌扛着刀,靠着城墙,淡漠地看着在冰霜里边满面惊恐的张钰。

  自从有了阿柔,她完全不需要自己动手了,即便亲自出战,也能为她减少掉许多麻烦。

  阿柔的阵法能力太逆天了,从虚空禁地得到了金骨后,就更加的强大、逆天。

  由此,轻歌得出了结论:阿柔是个宝。

  皇甫齐当初真是瞎了狗眼,才放着这么好的宝不要,被一个贺兰春用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迷了心智。

  真是可怜又可嫌。

  轻歌所站的地方,面前垂放着的,恰好是玄清的旗帜。

  轻歌眸中冷光骤闪,手起刀落,动作迅猛无比,一刀锋锐斩下,自旗杆横切而过。

  旗杆断裂,随着沉重的一声响起,旗帜从城墙上掉了下去,旗帜飞扬下去,背后是轻歌妖冶的脸。

  旗帜倒下之后,还在发愣状态的士兵们握紧了兵器,谭家军、金甲卫两支军队结合起来的足足数百士兵将轻歌团团围住,气势骇然,血气弥漫,一双双冷血的眼睛藏在头盔背后,怒气冲冲地瞪视着轻歌。

  剑拔弩张。

  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谭世休身为谭家军主,事已至此,只好拔出一杆红缨枪,爆发出十二阶圆满期强者的气力风暴。

  谭世休手中的红缨枪,蓦地指向了轻歌,急道:“夜女帝,我很欣赏联盟,也非常的欣赏你,但是你今日所为,实在没有女帝风范。世人常说女帝爱民如子,你更应该珍惜自己的羽毛才对,你虽有神月都七殿王为外公,但谭某知道,你能有今朝辉煌,背后必然是不可或缺的努力、拼命!联盟各大位面土地上的子民信仰着你,如今联盟才熬过了深渊天劫,你难道要联盟以现在的这种状态来应战兵力饱满的玄清吗?!胜负乃兵家常事,而今日,是玄清、海棠之争,于情于理,联盟都不该插手此事的。”

  “废话真多。”

  轻歌轻阖着眸,言语冷漠,毫无温情可言。

  谭世休喋喋不休一大堆,听到轻歌寒冽的声音,皱紧了眉峰。

  女帝就是一块臭石头,软硬不吃,谭世休无计可施。

  谭世休的的确确是个胸有谋略之人,只是如今事出情急,根本就不给他时间坐下来细细盘算。

  “谭世休是吧,给你两个选择,一则,带着你们的人滚出长安城。”轻歌语气淡淡。

  谭世休心惊,眼皮不停地跳动:“夜女帝,那第二个选择……”

  “关门打狗,一个都别想走,活?不可能的。”

  轻歌勾唇一下,跃到了城墙上边,手执明王刀,冷眼看着谭世休等人。

  “你们,怎么选?”

  谭世休掌心发汗。

  关门打狗……好狂妄的人!

  对于夜女帝给出的选择,谭世休也不知该如何抉择,不论选择哪一条,都是不好的。

  夜女帝既然能说出关门打狗四个字,那就肯定做得到,那阿柔姑娘只要再给出一道禁制阵法封闭长安城,两支军队绝对走不出去的。

  张钰被冰霜封着,选择权在谭世休的手中,他一个头有两个大了。

  冰层寒霜中的张钰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下也没有动,只能艰难地转动眼珠子,以目光告诫谭世休。

  长安城是玄清军队的,绝对不能任由夜女帝说了算。

  谭世休低头看着战靴,沉吟许久都没有开头说话,头疼欲裂。

  “夜女帝,这座城,乃玄清的,已经插上了玄清的旗帜,不可能拱手相让。如若夜女帝想要拿下,那就以……战争的方式吧。”谭世休道。

  如若就这样落荒而逃回到玄清,他没有皇亲国戚的祖家,也没有权贵世家的出身,玄清王一旦知道是他放弃的长安城,肯定拿他是问。

  他不是张钰,不能做出第二个选择,情愿战死在长安城前,绝对不能两手空空,以败北的姿态回去!

  “很好。”

  轻歌抬起了右手,“阿柔,关……城!”

  “是!”

  阿柔懂得了轻歌的意思,立即凝结手印,聚出新的阵法禁制,不让一只苍蝇从长安城中飞出。

  就在此时,东侧的天边,掠来了好几只位面神兽。

  “轻歌。”一道苍老有劲且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整座长安城都听得清清楚楚。

  轻歌半眯起眸,侧眸看了过去,只见位面神兽之上,有着数道身影,其中便有莫叔和罗三公,还有在和风岛屿给她下跪过的紫云宫主。

  位面神兽悬浮在城墙的上空,莫叔等人来到城墙。

  另一边,又一头位面神兽掠来,只见儒雅和善的玄清领主站在上侧,纵然跃到了长安城上。

  轻歌微抬下颌,挑起了眉,一笑……日月无光。

  真是热闹呢,人都来齐了。

  阿柔停下了凝结禁制阵法的手,略带茫然地看着这群人。

  “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莫叔说道:“我听说了海棠、玄清的战争,连夜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阻止。轻歌,一百零八陆经不起王侯国的战争了。”

  “经不起?”

  “战争的硝烟之气,会加快深渊之火降临的速度!”莫叔沉声道。

  罗三公点了点头:“夜丫头,一百零八陆,不可有纷争,务必和平熬过此天劫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