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军婚绵绵:首长,体力好 > 正文 第626章不负如来不负卿
  得知萧墨跟云初要去参加祭祀大典,作为萧墨的朋友,巴鲁跟夫人玛利雅亲自送来了参加庆典的本地传统服装,云初的是一套本地的丽莎,只不过是大红色的,领口还裹着金线,扣子都是红珊瑚的,裙摆上还点缀着各色的珍珠,看上去很华丽,玛利雅还送给她一套华贵的头饰,多是用黄金做的,而且做工很精致,云初很喜欢,不停的跟玛利雅道谢:“让你破费了。”

  玛利雅笑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的命都是你给的,送这点东西算什么。”

  云初关切道:“你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玛利雅显得很开心:“好多了,一点也不喘了,而且我还胖了几斤呢。”

  “这就好。”

  玛利雅拉着她的手:“云小姐,你真是菩萨心肠,如果我没有遇到你,指不定已经入土了,哪里能陪着我们家的老头子继续走下去。”

  “你跟我是有医缘,医者仁心,哪里有碰到了病人却不医治的?”

  玛利雅哭了起来:“可怜我大儿子巴本,我本以为至少我会走在他前面的,没想到却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云初听萧墨说过,他刚刚来这里的时候被人算计了,有人杀了巴本的儿子嫁祸在他的头上,企图挑起他跟巴鲁之间的冲突,而后来不知怎的,巴鲁知道了凶手不是萧墨,可偏偏不肯揭露凶手的身份,似乎对这个人很是忌惮。

  如今她见玛利雅重提旧事 ,就忍不住问道:“夫人,你可知道杀死你儿子的真凶是谁?”

  玛利雅显得很忌惮,她紧闭着嘴巴,什么也不肯说。

  “夫人,难道你不想让巴本泉下有知?”

  玛利雅唇色发白:“那个人太厉害了,你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云初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夫人不要怕,只要你们跟我们能够齐心协力,就算再强大的敌人也会被我们击垮。”

  玛利雅有些担忧的看向云初,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口忽然闪过一个黑影,玛利雅脸色苍白,吓得一句话也不肯说了。

  云初连忙追了出去,却只在走廊里看到一只黑猫,那只黑猫跳上窗口扭头瞪着黑森森的眼睛看着她,随即一跃,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云初再回到屋里,怎么问玛利雅,她什么也不再说。

  书房里,萧墨跟巴鲁正谈着大典的事情。

  巴鲁将大典的大致情形告诉了他:“其实这祭祀大典主要是感谢海神,我们岛上的人都指望着大海吃饭,希望能够讨个好彩头,来年风调雨顺,让我们多收获些肥妹的鱼虾。”

  他又告诉萧墨,大典主要分三个流程,第一是大巫进行祭神,第二便是奉给海神的歌舞和祭礼,第三就是吃斋饭,萧墨是贵宾,去了只需要走走过场就可以了。

  萧墨也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既然是这种场合,那我的人是没法带进去的,你也知道赫特对我颇有怨言,还希望你帮我看好他。”

  巴鲁随即打了包票:“你放心,我会派我的族人盯紧他们的人。”

  “那多谢了。”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送走了巴鲁夫妇,云初便将自己与玛利雅的谈话告诉了萧墨:“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他们如此忌惮?”

  萧墨凝眉:“纵观我们来这里的所有的事情,我总觉得有一双手在背后推波助澜,可对方狡猾的狠,每次都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从巴本被杀,再到老鱼头一家五口的灭门惨案,甚至是后来徐方舟好巧不巧的出现在岛上,萧墨都觉得是有人在算计着一切,而这些参与计划的人都是那个人的棋子。

  “对方在跟我们捉迷藏?”

  “嗯,而且隐藏的很深。”

  “那我们要不要把他引出来?”

  “现在可不是成熟的时机,因为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只有找到了他的动机,我们才好撒出鱼饵。”

  祭祀大典很快就到了,云初跟萧墨穿上了巴鲁夫妇送来的盛装。

  那套红色的衣裙穿在云初的身上,更衬得她莹润如玉,楚楚动人,火红的颜色,跟她白皙的肌肤,乌黑的发丝相纠缠,碰撞出一种绚烂到极致的美。

  她把玛利雅送给她的那套黄金头饰戴在发髻上,像黄金饰品那样俗气的东西插在她的发髻上竟然有了一种灵动美。

  阿夏忍不住赞叹道:“夫人,好漂亮啊,你这哪里是去参加祭祀大典,明明就是去砸场子的。”

  云初被她逗笑了,捂住红唇笑了起来,阿夏再次感慨道:“笑起来就更美了,那里的男人还不都被你勾去了魂?”

  门外传来了萧墨的声音:“说什么呢?谁把谁的魂勾走了?”

  他穿上了那身白色的长衫,更显得他身材修长,这一身白褪却了他身上的戾气,竟然多出几分淡然的儒雅。

  云初忍不住感慨道:“果然是人靠衣服马靠鞍,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萧墨看着她一身的火红,惊艳在眼眸中次第绽放,让他的心砰砰直跳,他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与她咬耳道:“我后悔了。”

  云初抬起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后悔什么?”

  “后悔答应玛利雅带你一起去,这样你的美只能让我一个人享用。”

  云初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你这是再变相的夸我么?”

  “我的女人就算是不打扮也勾魂摄魄,更别说盛装出席了。”

  云初笑得更厉害了:“那你最好给我打造一个金笼子,把我一辈子关在里面,这样你就能慢慢欣赏了。”

  萧墨低笑道:“那是最低劣的方式,我要把你宠坏,让你无法在别的男人身上得到满足,得到幸福。”

  云初伸手扭了他一把:“原来你早有预谋,真是坏透了。”

  她觉得她现在真的被萧墨宠坏了,再美的风景不及他,她的心里眼眸里满是他,似乎一睁开眼就是他的世界。

  她忽然动情的揽住他的脖颈:“萧墨,你一定不要负我,否则我的余生该怎么过?”

  萧墨深深的吻了她一下:“不负如来不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