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我的老公是冥王 > 第615章 花灯节2
正月十五上元节。

  大部分地方都是过正月十五的,也有少部分沿海地区是过正月十四,因为有些地方正月十五要吃素,所以提前一天过。

  我们先去找那位易显旸大师,结果扑了个空,他的小院儿锁了门,江起云召唤出呆萌小鬼差进去看,小鬼差回答里面没人,江起云不放心就亲自进去查看。

  我站在门口等候,寒风凛冽,我来回踱步,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帝都大概是普通群众思想觉悟最高的地方,一位红袖章大妈盯了我半天,扯着嗓子喊道:“姑娘你找谁啊!”

  “呃,我找易大爷。”我顺着她的语气回答。

  “这孤寡老头没啥亲戚,这宅子是他租的,他没什么钱,你来找他做什么?”

  汗……我又不是上门争财产的,我管他有没有钱啊。

  大妈絮絮叨叨的盯着我,我只好走开几步,到一旁等候江起云。

  江起云很快出来:“里面有生活的迹象,应该还在这里居住,可能只是暂时出门,让阴差们盯着。”

  我点点头,看了一下时间道:“这时候都去城隍庙了,咱们也过去逛逛吧?”

  最热闹最地道的庙会就在那边,江起云看了看我戒指上的血絮,还没有凝结成形,他还不能显化实体。

  “好,等我一下。”他要去换个身体。

  我站在巷口跺着脚躲风,萌萌哒小鬼差站在我旁边说道:“小娘娘,我们也想去看看这里的庙会……”

  “干嘛跟我说?去呗,小孽和小星都去了,你们也去吧,不用跟着我。”我说道。

  “……可是我们怕帝君大人不高兴。”

  “没事,他不会怪你们的,去吧,别闹出乱子就好。”我点头道。

  萌萌小鬼差露出一个十分讨好的笑:“小娘娘您真好,那我们就偷偷去逛逛了!”

  他扶了扶帽子,跟呆呆小鬼差一起消失了。

  江起云就穿着一件风衣、里面还是衬衫西裤,天寒地冻零下好几度,他穿成这样美丽冻人,惹得四周的人频频侧目。

  “怪我……没给你烧羽绒服和呢子大衣……这两个太大件,不好烧!我拍了拍脑袋。

  江起云瞪了我一眼:“不需要,走吧。”

  仙家吸风饮露、不食五谷、不知寒暑,我看着他眉间沾染到的一粒雪花,忍不住抬手将自己的围巾给拆了下来。

  “你是无所谓,但我看着都觉得好冷……本来你身上就冷……好像抱着大冰块。”我一边嘟囔一边给他围上围巾。

  江起云微微皱眉,伸手捏着我的手:“你觉得很冰?”

  我点点头,补充道:“不过春天夏天秋天都挺舒服的,就是冬天摸着你的身体,觉得更冰了。”

  他笑了笑:“以后会好的……”

  嗯?这还可以变化的?

  免费完整版网址:ωωω . ω u r u o . c o 

  如果说大年夜是家人团聚,那上元节就是守旧人出门游玩的节日。

  商家可以把除了年三十以外的所有节日都变成购物节——尤其是西方的节日,经常可以看到年轻人过西方的节日,然而对节日的内涵一无所知。

  现在渐渐好了,在庙会上能看到不少年轻人、或者年轻父母带着孩子来逛街。

  灯笼、小摊、民俗、传统、烟火、乐声……

  这样的节日让人不自觉的沉淀下来。

  花市灯如昼。

  我身边这个人,默默地看过多少繁华和苍凉、向荣与腐朽?

  庙会街熙熙攘攘,但是我一眼就看到了小孽和小星,小孽可以伪装成大猫咪,可是小星不行啊,它可是妖兽,长着一张丑丑的人脸,就算它遮着脸,带着一只疑似猩猩的动物逛街,也很容易惹来警察叔叔。

  所以小星很聪明的变化了人形,这是它的特长,它变成一个古装美女,趁人不注意去偷了一串糖葫芦,躲在一旁慢慢舔。

  庙会上很多女孩子穿着古风的衣服,它这打扮没毛病,可是!!

  你不能蹲到树杈上去啃糖葫芦好吧!!

  我正想给它挂个项圈名牌,然后用链子牵着它。

  我哥已经提前发现这问题了,站在树下骂道:“小星,快滚下来!再这样就把你锁家里了啊!!”

  围观群众陆续准备掏手机,我无语的看了看江起云。

  没等江起云施法,我哥就祭出了杀招——

  林言沁举着好几只炸香蕉跑过来,我哥接过一根,对蹲在树上的小星举了举:“快滚下来!”

  小星立刻顺着树干滚下来,惹得周围的人一阵低呼。

  “女侠好身手啊!”

  “这是练杂技的吧?”

  “该不是街头表演吧?想当网红?”

  我哥揪着小星的耳朵,狠狠的拽了一下:“小混蛋你再不听话!下次别想出门了!你看小孽多乖!”

  小孽高傲的站在树枝上昂首挺胸:“别把我跟这个低等的妖兽相提并论。”

  “你住嘴!再说话我给你上嚼子了!”我哥气得不行,这两个东西一个傲娇、一个蠢萌。

  我远远的听到这些话,赶紧挤上前去帮着照顾这两只小东西。

  林言沁摸着“古装美女”小星的头发,一边递过去第二只炸香蕉,哄道:“对嘛,乖乖吃,不要乱跑,你要装得像女孩子一些,不能跳到树上,知道吗?”

  小星拿着两只香蕉拼命点头。

  小孽直接跳到我怀里,这家伙不轻啊!撞得我胸口闷疼闷疼的。

  江起云立刻伸手拎着小孽的后脖颈,他冷冷的盯着小孽,小孽明显没料到江起云会跟着来逛庙会,吓得瞪大了眼、前后爪子缩成一团,那模样太可爱了!

  “好了好了,起云,让它下来吧。”我帮小孽求情。

  江起云冷哼一声将小孽扔下地,它蹭的一声就跑,慌不择路的踩到一块绒布上,直接带翻了一个书画摊子!

  “哎哟、哎哟,这是谁家的猫!”摊主是个老头儿,气得直跺脚。

  我和我哥一脸无语问苍天的表情。

  好好的花灯节,我们就来当驯兽师啊?

  “唉……大爷抱歉啊,我帮您收……什么东西弄坏了?我赔给您。”我哥弯下腰帮着收拾。

  我哥瞄了一眼落款,愣道:“易显旸?”

  老头乐呵呵的笑道:“嘿嘿,正是老朽,小友,买画吗?”

  他就是易显旸?

  林言沁按捺不住,低声问道:“你给了我爸什么东西?为什么有阴气?!”

  老头和颜悦色的脸突然一凛:“你们是什么人?”